>动漫>>正文

《葫芦兄弟》之父“胡进庆”逝世,中国动画路在何方?

原标题:《葫芦兄弟》之父“胡进庆”逝世,中国动画路在何方?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在轻盈律动的曲调伴奏之下,相信在座的每一位8090后脑海里也都会不自觉的浮现出七个色彩斑斓能力神奇且迥异的小男孩,为了拯救养育自己的老爷爷而与蝎子和蛇精对抗的一幕幕场面。

这是一部诞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叶的国产动画,虽说故事看似简单直白,但截至今天为止的30年时间当中,《葫芦娃》也都一直作为国产动画的代表,成为不可被取替的经典之一。

对的,我们一直铭记着这部动画的名字,也清楚记得制作该部动画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名衔。

但是,对于真正赋予《葫芦娃》灵魂生命的幕后总导演的名字,你们又有多少人能够记住呢?

33年过去了,一把手缔造葫芦娃世界的“胡进庆”导演也终究在2019年5月13日离开了人世,生命最终定格在83岁的这个夏天当中。

对于这则突如其来的消息,隔夜君相信N多小伙伴在微博或朋友圈给胡进庆导演点上蜡烛悼念之前,都一定会先在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句话:“哦,原来葫芦娃是他创造的呀!”

是的,任凭胡进庆导演在当年的制作历程里煞费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心---

原本美影厂希望对《十兄弟》进行动画改编,但胡进庆导演在对制作资源进行盘算后发现,制作十个形态各异的超级英雄对抗原著中数不胜数的反面角色的戏码,那完完全全是异想天开的事情。于是就强势的用“罢导”条件作为说辞,希望美影厂能够让他改编成《葫芦娃》的模样(七个形态相似只有颜色不同的小娃娃,并且敌人也简化成了蛇蝎两人)。

也竭尽了一切可能调动的精力---

为了能够在稀缺资金约束下保证制作的进度,胡进庆导演在制作《葫芦娃》的两年周期里基本都过着“夜不能眠”的生活。工作至深夜,而且往往也会因为在睡梦中的灵机一现而翻身起床,给动画的剧本,人设,场景等等进行优化修改。

在整部《葫芦娃》动画中,胡进庆导演足足担纲了“导演”,“编剧”,“形象设计”等工作。但如果你们观看动画足够细心以及足够记性良好,那想来一定会奇怪为何“制作名单”里只有导演一栏会有胡进庆的名字,而其它岗位却看不到呢?

这个事情同样是胡进庆有意为之的,他不是不存在于其他岗位上,而是改用了诸如“进庆”,“墨犊”等简写或笔名,目的在于不营造出“全都是自己名字,那多难看”(胡进庆导演原话)的窘态。

是的,在那个时代不仅受众如此,即便是制作者本人揣怀的也只是“集体创作”的意识,绝无一丝的自私性顾虑。

那不是一个推崇个人的时代!

站在上帝视角去纵观美影厂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发展,我们很难给出“集体主义”是优还是劣的评判。

从上个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这整整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当中,国产动画的制作基本都是冲着“国际电影节获奖”的目的来进行作的---《大闹天宫》如此,《金色的海螺》如此,即便是那部曾让吉卜力创始人宫崎骏和高畑勋言说过“看得都傻了”的《小蝌蚪找妈妈》也同样如此。

制作人满怀着对艺术的追求,以及为让国产动画能够在世界动漫舞台上获得立足之地的宏愿,便络绎不绝的投身进艰苦卓绝的动画事业当中。

而面对美影厂吐苦“水墨形式动画制作成本高昂,吃不消了”,万古蟾导演便带领着包括了胡进庆在内的一大批优异动画人革新性的创作出了“剪纸动画”(一种糅杂了皮影戏和民间剪纸艺术的形式),并在1958年时推出了第一部剪纸作品《猪八戒吃西瓜》(其后登场的一系列经典《人参娃娃》《金色的海螺》《葫芦兄弟》等都是应用此等手法创作的)。

此外,虽然动画制作人的收入一直以来都稍显微薄(比方说胡进庆导演知道《葫芦娃》上映后曾在全国范围营造出了现象级热度,也知道美影厂“赚了一些钱”,但这个事情似乎与他并无多大关系,紧挨着就接到了美影厂给予的续作《金刚葫芦娃》的制作任务)。

但那个时代的制作人们却一如既往的抱着“掏空身体”的热忱去赋予每一部动画可能的“内涵”---

《大闹天宫》所呈现出来的压迫与反压迫斗争的旨意,《天书奇谭》对权力应当赋予每一位民众的暗喻,《魔方大厦》对人性和社会糟粕境况的映射,以及在《葫芦娃》当中的“穿小鞋”,“打闷棍”等等剧情都内含醉温之意不在酒的意味在里面。

这种内涵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经典国漫”不可被超越的真相,而同一时间也对当下粗制滥造的国产动画进行了不留情面的鞭挞。

犹记得胡进庆导演在谈及《喜羊羊》和《蓝猫》两部国漫时所言说出的这样一番话:“虽然对白、编排都不错,但动作太简单,虽然能赚些钱,但艺术生命力不会太长”。

其实在隔夜君看来,胡进庆导演还是太含蓄了,如果非要我遴选一段最恰如其分描述国产动画的评价,那就绝非宫崎骏的这句莫属:

“对于中国动漫,我失望至极,无以复加”。

说白了,在国产动画进行市场化转型后(90年代中后期以来),我们能够在市场上看到的大多数作品都均一抱以着“掘金”为目的来创作的。

而这种转变也就自然而然的会让一众动画制作人日益趋于保守创作,甚至通通都往低幼年类型去扎堆---毕竟能否上映,能否获得可观的收视,能否进行周边化二次盈利决定了他们饭碗的稳妥性嘛。

此外,在这个转变过程中我们也能够看到一些“错位认识”的事情发生---

你们有没有奇怪过《黑猫警长》为什么会在第五集后就没有制作下去呢?或许血腥恐怖会是一大解释点,但现存的五集内容可一点儿都不低龄呢,为何不仅在当时拿奖拿到手软,而在如今的视频平台上也能够轻易翻找来看呢?

事实上从最近几年针对戴铁郎的报道可以了解到,此位《黑猫警长》导演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就因为美影厂内部的利益斗争而遭到了辞退,再加上《黑猫警长》动画曾与原著作者“诸志祥”闹过的版权纷争而暂停了数年时间,故而也就导致后续剧情不得不遭遇难产的厄运咯。

另外,时间到来2009年,作为葫芦娃之父的胡进庆也和昔日的东家美影厂就该部动画的版权归属闹起了沸沸扬扬的纠纷(原因为在08年时候美影厂推出了一部经由周克勤导演拍摄的电影版《葫芦兄弟》)。

当然最终结果如何隔夜君也并不知道,网络上关于这段纠纷的后续报道已经很难找到了。

但毫无疑问,上述两件事情都可以归属为“美影厂仍旧带有深厚的集体主义理念,认为个体创作者对于作品的贡献并不至关重要,从而认为没有了他们也都能够继续产出佳作”的想法,与“创作者们意识到市场风向的转变,希望在创组过程中彰显个人能力的重要性,以及获得自己该得的报酬”的想法,这两者之间存在错位所导致的。

这种“错位”的影响是深刻的,就在中国动漫市场步入90年代后期之后,面对着一大批从海外引进的优质动画作品的挤压以及合资在国内经营的知名动画公司抛出的橄榄枝,原本在美影厂工作的优秀制作人也就做出了跳槽的行动,让整个美影厂都陷入了自作能力匮乏的状态。

《大耳朵图图》《新葫芦兄弟》《黑猫警长2:翡翠之星》《阿凡提之奇缘历险》等等,在2000年以来美影厂就再无推出过哪一部能够对得住“曾经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动画制作公司”头衔的作品,甭管数量还是质量都陷入到惨不忍睹的囹圄当中。

而如今面对着老一代动漫人“胡进庆”导演的离去,隔夜君也情不自禁地陷入了迷思,为中国动漫的未来抱以了困惑和忧忡。

难道说,世间真的不可能再有《葫芦娃》了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胡进庆 美影厂 十兄弟 墨犊 金色的海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