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道协会长家里有钱与公职无关?调查清楚了再说

原标题:海南道协会长家里有钱与公职无关?调查清楚了再说

在加被绑中国留学生被找到:轻伤送医 疑自己逃出

文丨杜虎

新闻连连看总能有新发现。

两个月前, 23岁的中国留学生陆万祯在加拿大被人绑架。幸运的是,案子很快侦破,人幸免于难,几名绑匪全都落网。而匪徒之所以选择陆万祯,是因为这位张扬的富二代一直在社交媒体上炫富,比如有7辆豪车,穿戴都是世界大牌。

这事如果就此结束,无非是常见的新闻:富二代在海外触了一次霉头。非富即贵的他们大多数在国外过着低调奢华的生活,偶尔发生意外,留下的也无外乎是“财不能外露”的古训。

可到了陆万祯这,事件有了意外的、戏剧性的进展。绑架案直接牵扯出他父亲陆文荣的身份:既是海南道教协会会长,同时也是中国道协副会长、海南省政协委员。在加拿大警方的描述中,陆文荣是一位靠兴建庙宇发财的富人。

一边是道协会长、一边是海南富豪,这两头衔合到一个人身上,感觉很奇特。在人们的看法中,道士不都是安贫乐道的嘛,道士打招呼也喜欢用“贫道”自称,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如果这事就此打住,那就打住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任何财富似乎都可以用“生财有道”来解释。但就在这个时候,海南省宗教事务局局长接受时间视频的采访,称:据目前了解,“孩子炫富家里有钱”与陆文荣公职无关,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

海南宗教局局长的讲话可以视作道教协会主管部门的立场,这个立场暂时不认为陆文荣家的财富与他担任的道教职务有关系。这本来是一个很严肃的结论,但就这么轻飘飘地说出来了。

因为局长的表态是有些矛盾的,既然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怎么“与公职无关”?如果与公职无关,不就不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了吗?

实际上,在陆万祯被绑架前后,他父亲陆文荣的事迹就被媒体报道了,只是这次的传播更加广泛。

其中,有一些事实是无法否认的:

陆文荣经营的海南文笔峰玉蟾宫,背后的公司法人就是陆文荣二哥,公司和道协在一起办公,而陆万祯也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换句话说,被海南认定为4A旅游景点的玉蟾宫文笔峰,既是海南道协的道场,也是陆文荣家族的产业。陆文荣身为道协会长,与隐居身后的家族生意人,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一个是公职,一个是私产。

这能说“炫富”与公职无关吗?

陆文荣二十年前到海南从事旅游开发,精明地发现当地人信仰道教传统,于是在当地进行道教的商业化运作,将复兴道教与振兴商旅熔于一炉,很快经营出一方发家致富的广阔天地。

陆文荣的故事可以分两个版本来讲,而这两个版本是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的。

一个版本是他从一个不知道“老子”是老子、以为只是湖北人口头禅的道家门外汉,成长为被各种赞颂的“高道大德”。现如今他陷入儿子炫富、家族财富来源存疑的舆论漩涡,其实多少会打击宗教的诚信度,不知道那些善男信女们了解这一切后会怎么想?

(陆万祯发布在社交平台的炫富照片,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另一个版本则是陆文荣因势利导,看见宗教商业化的大好机遇,不惜肉身深入道场一探究竟。哪知,因为天时地利人和——文笔峰可以大展拳脚、海南对商旅开发有着偏执爱好、二十年深耕人脉关系网络——陆文荣在道教领域竟然站稳了脚跟,成为一方道教掌门人兼大型景区的定海神针。

而跟随陆文荣在道教道场南下的,正是其家族商战的亲兄弟、父子兵。所以,围绕陆文荣前世今生的两个故事版本,最终合流,就像海南道协与陆家产业的关系那样。

庙宇、道观这些实体建筑,借助儒释道的文化名义,进行商业旅游运作,都是最平常的官商合作模式。如果不是陆万祯被绑架、随后牵扯出陆文荣,闷声发大财,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也就不知道了。

可现在海南宗教局官员将舆论怀疑的指向公开挑明,凝聚为一个结论:“陆家财富与陆文荣的公职无关”,事情就不得不转向为另外一个性质与方向,亦即:海南宗教局需要在确凿证据的基础上论证“与公职无关”这个判断。

陆文荣家族的财富来源不一定是全部出自文笔峰玉蟾宫,但文笔峰云蟾宫在陆文荣家的财富版图中处于什么地位?既然宗教局那样表态,就需要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也好让民众相信陆文荣除了一心信奉老子,其他别无所求,亦无所得,是一尘不染的道家明镜。

陆文荣二十年前在海南开启他家族的新大陆,为陆万祯在北美洲的炫富埋下了伏笔。这些年来,陆文荣苦心孤诣,上下经营,靠一尊道教塑像编织他本人的传奇、他家族低调的财富扩张。

如今,海南宗教局局长站出来,为陆文荣及其家族的清白辩护,这开启的不是私人宴席上的客套,而是白纸黑字的官家背书,所以不能没了下文,舆论有理由期待海南宗教局“进一步调查核实”,以真正地论证陆文荣的无辜,也好让善男信女继续崇拜陆道长,拂去玉蟾宫上空笼罩的阴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