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对于骑士来说比禁限摩还严重的问题?

原标题:对于骑士来说比禁限摩还严重的问题?

先给大家分享个有意思的事情:

鳄鱼骑车一直是属于比较激进的那种,在纽约骑车的时候,只要有汽车“别”我,或者靠我特近开,我就一定要超到汽车前面,减速,打手势,告诉他我对其鲁莽的驾驶行为有多不满。我能看出来,汽车司机对我表示愤怒的方式接受得也不是特好,但基本上都会默默接受。

回国后,在国外部分骑行习惯自然是延续回来了。国内开车不看摩托车的司机比美国还要多,当我用美式骑士表示愤怒的方式和汽车司机“交流”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今年年初,鳄鱼在北京试驾本田X-ADV。夜晚,几乎无人的公路上,最内道行车,一台宝马5系完全没有看我,直接横着“别”进来,差点给我怼在隔离带上。愤怒是必然的,按喇叭,超车,表示愤怒,宝马5系的司机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差点别到一台摩托车是做错了,他反倒怒了,直接冲我撞了过来,我躲开,5系继续变道跟随,多次想要撞我,直到我靠边停车,和他理论。

鳄鱼此时突然意识到:国内司机和国外有本质上的不同,他是真敢撞摩托车的!

当摩托车与汽车发生冲突时,无论何时,汽车都不应该像和其它汽车发生冲突时那样“硬刚”。摩托车/骑士是那样的脆弱,环路上,汽车撞上汽车,无非是车损,而汽车只要碰到摩托车,造成骑士摔车,就有可能是重伤。此时,不论事情起因如何,过程谁对谁错,最后的结果都是双方不能面对,也不愿意承担的。

是国内的司机坏吗?是国内的司机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吗?鳄鱼认为并非如此,至少大部分汽车司机不是如此,此时,他们缺乏的是和摩托车相处的经验,和对摩托车事故发生后果严重性的认识。

鳄鱼曾仔细观察过三个地区摩托车和汽车的相处情况:

我居住了八年的纽约市,骑摩托车的人并不多,当地汽车司机对摩托车并不是很熟悉,少数汽车看到摩托车钻车会让,但让得有些惊慌,明显是不习惯有摩托车从两台汽车之间通过的。

加州洛杉矶是全美摩托车环境最好的地方,摩托车存量大,汽车和摩托车相处时间长,摩托车钻车合法,在加州,汽车不会主动给摩托车让道,但也不会收紧挡着摩托车。似乎在两条汽车道之间给摩托车留出了条高速公路,摩托车可以非常放心的高速通过,你要是第一次在洛杉矶骑车,肯定适应不了。

泰国清迈,经济和文化都不是很发达的地方,却是鳄鱼见过摩托车/汽车相处最和谐的地方。这里摩托车的行为方式甚至可以用过分来形容。清迈城墙边的道路拥堵异常,经常堵得水泄不通,但摩托车可以随意在汽车群内穿行,随意“别”汽车,而不用担心被撞到,甚至不用担心汽车司机会生气。

反观国内,摩托车正常行驶都有被撞的危险,稍微和汽车发生点冲突就有被“干掉”的危险!

摩托车和汽车相处和谐与否和当地经济文化水平高低的关系不大,而和当地摩托车数量,摩托车和汽车司机相处/磨合时间长短有巨大的关系。

所以,当人们认为中国摩托车发展现在遇到最大的障碍是禁摩时,鳄鱼反而更担心禁摩政策放松和真正解禁后我们将要面对的问题。

当大排量摩托车数量成几何倍数增加,我们将遇到更难的事情是:摩托车和其它公共道路使用者相处的问题,这个问题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激化,在未来甚至可能成为影响国家对摩托车政策的重要因素,

那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呢:

骑士群体发声

告诉这个社会我们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大排量摩托车,全套装备+头盔或许让我们从外形上看起来特别另类,但骑摩托车真的只是个爱好,骨子里,骑士都是普通人,有人爱着我们,我们是某人的丈夫,某人的兄弟,某人的孩子,别撞我,你撞了我,有人会伤心的。

争取和汽车司机交流的通道

汽车司机和摩托车相处过程中发生的很多问题是因为“汽车并不了解摩托车的行为习惯”,举例:明明看到对面有一台摩托车直行过来,为什么汽车司机还要抢着左拐?在很多汽车司机的思想中,摩托车的速度是很慢的,自己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在摩托车到来前完成左拐。

摩托车钻车而行在欧洲被全社会认可,并立法通过的一件事情,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安全,并可以极大提高城市交通效率,所以汽车司机很乐意给摩托车留出空间钻车;国内则不是如此,大部分司机看到摩托车钻车就很不爽。

在享受权利的同时承担对应的义务

有些骑士,不堵车时是机动车,走机动车道;堵车时是非机动车,走自行车道;北京有很多骑士,在早高峰时,会走应急车道,这些都是不行的,机动车就应该遵守机动车的法规。

时间

就算我们做好了以上的一切,汽车司机仍然需要足够的时间去适应摩托车的存在。

以上是鳄鱼在9号壳牌爱德新品上市会发表演讲的一部分,我诚恳的认为“摩托车如何和其它公共道路使用者相处”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作为骑士和媒体从业者,希望能为此做出一份贡献。

壳牌爱德王子在搭建骑士和公众交流的桥梁上也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壳牌一路向南冒险车训练营,壳牌环塔赛车队,冠名赞助鳄鱼今年的视频节目《鳄鱼Show》。只有在愿意回报行业的良心企业支持下,我们媒体才能为行业做更多的事情,在此必须给壳牌点个赞。

我有一个梦想,所有的骑士都能被当作普通人看待,骑摩托车只是一个普通的爱好,而不是一个标签,骑摩托车并不能决定我是什么样的人,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摩托车可以和汽车和平共处,共用道路,你搭载多人,温暖舒适,我解决单人汽车出行占用道路资源的问题,虽然风吹日晒,但是亲近自然。

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摩托车可以真正的解禁,只要我兜里有驾照,胯下的摩托车合法,我想上环路,我想骑京B走长安街,我就能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实现骑士渴望的真正自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