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艺术现场:解读身体的智慧,遇见艺术,发现自己

原标题:艺术现场:解读身体的智慧,遇见艺术,发现自己

永恒是纯粹的今天,是无限的即刻。——博尔赫斯

解读身体的智慧

身体是西方当代思想的重大关切问题。现代性的身体观念,正是在确立身体的自主性和主体地位的基础上展开的,而不再将身体视为一种被压制、管束和观看的对象。舞者是身体语言的探索者,也是身体与生命的觉者。

与古典舞相比,现代舞的变革性在于它不再将身体作为一种叙事工具来看待,而是回到身体本身。身体成为舞者表达自己、探索自己的语言,在身体的律动中传递情绪和能量,在身体的建构中理解时间和空间。通过身体的舞动,我们改变了对空间的感受和认知方式,身体与空间共同建构成一个思想场域、情感场域,给了观众无限的想象空间,并完成与观者的精神对话和能量交换。

对身体问题的探讨,不仅仅局限于舞蹈范畴。对我们每个人而言,身体的存在确认了我们的物质性存在,同时是精神性存在的前提。身体不仅仅是物质性的,也是精神性的,更是能量性的,它是每个个体与外部环境和宇宙万物的沟通媒介,是个体理解自己、理解生命、理解世界的入口。

侯莹作为享誉国际的现代舞蹈家,成长于广州现代舞团,活跃于美国现代舞界,她通过身体始终在探索身体、生命、能量与人的主题。作为一名舞者,她不断寻求身体表达的可能性,拓展身体表达的边界。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她始终在思考身体与生命能量、情感传递的关系,思考身体与现代社会中的个体的关系。在长时间的东西方文化的浸染中,她也在渐渐领悟东西方身体科学、艺术观念的异同,探索着一种汲取西方现代舞对身体探索的语言经验,传递东方哲学中的身体气息和能量的全新身体语言。

侯莹现代舞团最近的一些探索性艺术实践,比如《静默行走计划》《坠入内在》跨界演出,试图在开启现代舞介入公共空间,通过身体与每个个体进行情感连接的可能性,引导我们普通人开启对身体的思考,以及如何与身体对话。

现代社会,在高度加速化、物质化、人工化、挤压化的生存处境下,我们每个个体的身体都在被有形和无形的手规训,从而使得身体碎片化、瞬间化、感受麻木化、无知觉化,最终身体越来越远离自己的感受。在可预见的未来,人工智能、生物工程、虚拟现实等技术发展,必将促生人工合成身体、虚拟身体和智能身体的出现,我们的身体与身体感知又会迎来一些新的变数和可能性。

无论是现代还是未来,无法很好地与自己的身体对话,我们将很难真正把握自己的命运。

让我们一起跟随侯莹,回到身体本身,从现代舞重新打开和感知自己的身体,从身体出发认识世界、时间和空间,认识那个已经陌生了的自己。

——策展人:肖怀德 张俊杰

身体 · 空间 —— 建构后的感性

“见地 · 一合相 | 艺术现场”由见地沙龙与一合相联合发起,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创意实验室、今日美术馆共同策划,首期“身体 · 空间 —— 建构后的感性”将于5月19日晚上七点在今日美术馆1号馆2层举办。

该活动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肖怀德、一合相联合创始人张俊杰联合策划并首发,分为三个环节:首先由国际知名现代舞蹈家侯莹进行“身体、空间与现代性的”主题分享和示范表演;其次,将由侯莹现代舞团为观众带来沉浸式的现代舞蹈欣赏体验:《涂图》;最后是圆桌讨论环节,国际知名现代舞蹈家侯莹、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汪民安、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祁海、艺术批评家、策展人唐尧将从艺术、哲学、科学的多层视野,从个体的文化实践经验出发,以“身体”为核心进行开放性的讨论。

在此次艺术现场中惊艳登场的现代舞《涂图》由侯莹独立编舞完成,曾在国际舞台上颠覆了人们对中国现代舞的认知)。《涂图》以纯肢体动作为主,没有设立主题,直接对话和每个人切身关注的内容:人与人、与物、与宇宙之间以及在时间、空间上的关系;人从心灵到身体,对外在的世界有着什么样的感知、是如何产生的、又是如何相处的。

5月19日,我们期待与每一双渴望飞翔的眼睛、每一个想要流淌的身体,在这样一个舞蹈、艺术、科学交叉感染、相互碰撞的自由场域里,跟随我们自己身心的想象去感知、去连接、去探索身体的无垠智慧和精神的无边活力。

策展人特约评论:《坠入内在》

如果说《文明:当代生活启示录》呈现给观者的是一种反观文明的视角,它把我们抽离出日常的局部经验,营造了一种后观或者远观的视角,让我们得以重新“审视”我们一手创造的文明,我们身在其中不自知的文明生产过程。这种“审视”不是将文明作为一个对象的他者,而是我们每个人不仅参与其中,也被文明所裹挟,我们每个个体既是文明的缔造者,也是文明后果的承受者。

侯莹的《坠入内在》从空间与视角、连接与流动、呼吸与时间的关系切入,规避了宏大叙事,而从具体的呼吸、感受、冲突、反抗等身体语言出发,营造了视觉与身体的流动视线,以及两者之间的对话空间。

《坠入内在》启示我们,人类在疯狂地向外求索,加速、生产、征服,以文明的缔造者自居,塑造的是一个高度人工化、物质化、机器化、挤压化的世界,人似乎被某种协定、规约、集体欲望所控制、所规训,无法逃离,甚至无法呼吸。当我看到一群舞者拖着身体从视线中滑过时,我看到的是废墟。

艺术是否可以让我们逃离?这是《坠入内在》的发问。其实我们无法真正的逃离,但是艺术可以让我们在此刻回到内心,完成即刻的逃离。

也许,内观自身,向内在探索,可能才是文明拯救之道。

——肖怀德(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见地沙龙召集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侯莹 广州现代舞团 静默行走计划 坠入内在 肖怀德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