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世界老年人口首度超过幼童 全球年龄结构发生颠覆性变化

原标题:世界老年人口首度超过幼童 全球年龄结构发生颠覆性变化

参考消息网5月14日报道外媒称,联合国的数据显示,世界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超过幼童,这在历史上尚属首次。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5月10日报道,数据表明,2018年底,65岁以上人口超过了5岁以下的。如今全球65岁以上的人口大约有7.05亿,而0到4岁的大约有6.8亿。

依照目前的趋势,最年长和最年幼两组人口之间的差距直到2050年都会不断增加。届时,65岁以上人口的数量将是0到4岁人口的两倍还要多。

逐渐扩大的差距体现了人口统计学家们追踪了几十年的一个趋势,即在大多数国家,人的寿命正在增加,而新生儿数量却不足。

日本人均预期寿命接近84岁,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新华社)

1960年全世界的生育率为每名女性生育将近5个孩子。不到60年,这一数字减半到2.4个。

人口老龄化问题在发达国家更为突出。这些国家的出生率往往更低,而更高的生活水准意味着人们活得也更久,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日本,人们出生时的预期寿命将近84岁,是世界上国民预期寿命最长的。日本5岁以下的人口占多少呢?联合国的数据是大约3.85%。这两重挑战已经困扰了日本数十年,去年日本政府宣布将退休年龄从65岁上调到70岁。

人口不均衡也同样威胁着发展中国家。中国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比日本低得多,但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出生率同样较低——每名女性平均生育1.6个小孩。

人口数量下降以及老龄化会导致劳动人口减少,从而造成经济生产力下降,妨碍经济增长。去年1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警告,由于人口老龄化,日本经济在未来40年将下滑超过25%。

虽然各方一致认为,政府已经开始采取行动来拆除老龄化这颗“定时炸弹”,但由于各种原因,收效甚微。比如育龄女性人口下降,一些家庭也因为经济原因推迟了生育计划。当家庭中的女性受过较高教育、不想担当主要看护人这一传统角色时,生育计划更会推迟。

人口专家告诫我们,在减轻人口老龄化影响的过程中,应该采取改善长者健康状况的政策。身体更健康就能工作更长时间,并降低医疗成本。

此外,让劳动力更加多元化的问题经常被忽视,国际劳工组织的经济学家埃克哈德·恩斯特说:“如果女性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比例较高,则经济增长下滑的速度会较慢。更多女性劳动者不仅能让经济体更有抵抗经济冲击的能力,也是对抗贫穷的有力手段。”

另据美国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5月11日报道,根据每个国家从2000年到2050年的年龄结构划分,可以看到每一个5岁年龄段的人群在本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例如,你可以在人口金字塔底端看到尼日利亚持续的婴儿潮;然而,中国和德国60岁至85岁年龄段的人群在全国人口中的比例是庞大的。

不断变化的经济动力、对女性的社会期望和宗教因素已经颠覆了全球的年龄结构——我们才刚刚看到这一年龄结构的开端。

报道称,发达国家的婴儿数量在减少,这意味着供养退休和老龄化的婴儿潮一代的劳动力人口在减少。与此同时,非洲人口在激增。

数据显示,越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生育率越低。在较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妇女受到的教育和获得的除养育子女外的其他机会都落后于较富裕的国家,这导致生育子女的妇女多于发达国家的妇女。

全球老龄化研究所理查德·杰克逊说,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女性越来越多地接受高等教育并在劳动力大军中找到更多机会,大部分地区的生育率一直在下降。这种机会还在继续增加,从而使欧盟、美国、中国或日本女性生育的孩子数量进一步减少,而且她们的生育年龄也往后推了。

【延伸阅读】为分享兴趣驱散孤独 西班牙老人兴起“拼房”潮

参考消息网4月23日报道外媒称,61岁的玛丽韦尔和63岁的伊格纳西奥住在塞维利亚郊外的一栋带花园的两层别墅内,这似乎是任何即将退休的夫妻都想要有的生活环境。不过,这对老夫妻在人生新阶段的计划是与其他朋友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分享兴趣爱好,从而保持积极的生活方式。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4月20日报道,伊格纳西奥对记者表示:“我们拒绝成为子女们的负担,我们也不想孤独终老,或在一个我们掌控不了的环境中居住,我们希望周围都是了解我们的人,大家在一起可以分享兴趣、彼此照顾。”

玛丽韦尔和伊格纳西奥与其他同辈人一样,希望能够驱散年事渐高后出现的孤独、与世隔绝和依赖等消极的感觉,他们找到的最佳解决方案就是“拼房”。

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两位老人在欣赏毕加索的画作。(新华社)

报道称,所谓的“拼房”指的是一种共同居住的方式。居住者或合作伙伴自己设计或自我管理他们的住宅,其中包括了独立的私人空间和充足的公共区域。拼房搭档们协调和分担各项任务,达到合作和彼此照顾的目的。

塞维利亚巴勃罗·德奥拉维德大学心理学家、“拼房”问题专家何塞·桑切斯·梅迪纳对记者表示:“老不再是衰弱的代名词,而和青春期一样是一个新的阶段,有新的身份任务。”

这位专家认为:“‘拼房’让你可以自由选择想和谁一起生活。这种住房解决方案可以抵御孤独,因为它可以恢复睦邻关系并促进一种积极的老龄化趋势。”

(2019-04-23 11:39:20)

【延伸阅读】“长生不老”不再是梦?美媒揭秘“生物黑客”

参考消息网4月8日报道美国《一周》周刊网站3月24日刊登题为《人类长寿奥秘能破解吗?》的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一群非主流科学家和技术大亨认为,他们正在接近“长生不老”的秘密。以下是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什么是生物黑客?

硅谷建立在这样一种理念上,即技术可以优化或“破解”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那么为什么不破解人类的长寿奥秘呢?

直到最近,任何兜售据说能恢复青春活力的药物或疗法的人还被认为是庸医。然而越来越多的“超人类主义者”相信,人类迟早会通过生物工程得到改变,衰老会像其他疾病一样得到治愈。

鉴于基因编辑、纳米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的快速进步,一些未来学家预计,这一代生物黑客将使他们的寿命延长一倍。

一些未来学家预计,这一代生物黑客将使人类的寿命延长一倍。新华社记者谢秀栋摄

技术大亨彼得·蒂尔支持的再生医学研究者奥布里·德格雷认为,今天在世的某个人将活到一千岁。

韩裔医生和金融家尹俊(音)设置100万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2元——本网注)奖金,奖励任何能恢复一个试验室动物的年轻心率并将其寿命延长50%的人。尹俊说,对人类来说,20岁时的死亡率是0.001%,“因此,如果你能在一生中保持这个年龄的自我平衡能力,那么你的平均寿命就能达到一千岁”。

如何才能做到?

这是一个关键而难解的问题,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可能知道从何入手。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类肌肉中的血管减少。据认为,这会导致重要器官逐渐衰竭。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小白鼠身上。2018年,哈佛大学研究人员给小白鼠喂食一种化学物质,从而可以操纵与血管生长相关的基因。

研究人员发现,老年小白鼠在跑步机上跑动的时间随后延长了56%。虽然这项研究还在继续,但生物黑客们被“聪明药”、氨基酸以及其他所谓增强认知能力和防止大脑老化的补充剂所困扰。到2024年,预计这类自称能增强认知能力的补充剂市场将价值110亿美元。

采用哪些技术?

生物黑客运动的一个著名人物是“防弹咖啡”品牌创始人戴夫·阿斯普雷。他最近刚满45岁,坚信会活到至少180岁。2018年,一名医生从阿斯普雷的骨髓中提取了干细胞,并将它们注入他全身器官和关节。

生物黑客希望将技术融入自己的身体。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阿斯普雷打算每年重复两次这一过程,他相信他正在用全新的细胞更新自己的身体。他每天服用100片补充剂,并在家里配备了一些装置,比如高压氧舱和一个可以每秒震动30次以刺激肌肉的平台。

规模有多大?

在美国,生物黑客运动企业家和业余爱好者数以万计,其中许多人每年在奥斯汀(美国得克萨斯州首府)召开大会。一些生物黑客甚至用基因编辑技术进行实验,并发布自我注射自制药物的视频。德格雷说,生物黑客运动的最大障碍是“公众对这场运动的性质有误解”。

在2016年的一项调查中,69%的美国人反对使用大脑芯片来提高认知能力,63%的人反对通过用人工合成血液提高血液含氧量来使人变得更强壮、跑得更快。调查显示,人们普遍不相信这些增强手段会被以负责任和安全的方式使用。

我们中的生化人

最狂热的生物黑客不仅仅使用技术——他们希望将技术融入自己的身体。

“研磨者”——这个词改编自一本反乌托邦漫画书——在自己体内植入硬件,以获得某种超级力量。

40多岁的犹他州木匠里奇·李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小臂上植入一枚可以监测体温的芯片,在手指上植入可以打开汽车车门的磁铁,在耳朵上永久植入耳机。

“研磨者”运动始于1998年。当时英国教授凯文·沃里克在他的手臂上植入了射频识别装置(RFID),这样他打个响指就可以打开校园的照明系统。

在过去几年里,数以千计的瑞典人把米粒大小的RFID植入手臂中。这种设备可以取代钥匙、密码和电子客票,成本约为180美元。

生物黑客运动的企业家们正在设计能监测血压、心率、血液中葡萄糖含量和其他生命指标的RFID。对“研磨者”来说,有一个不利之处是:不挖出旧设备,就无法对设备进行升级。

(2019-04-08 11:30:19)

【延伸阅读】除了养老金和健康,俄罗斯老年人还面临这个担忧——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俄罗斯《莫斯科时报》网站3月25日刊登题为《“不可避免的人生阶段”:俄罗斯老年人对抗孤独》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当莉迪娅·孔德拉绍娃的老伴1994年去世时,她的养老金不足以维持生计。所以,她搬离了常年居住的、位于俄罗斯南部地区的家,搬去莫斯科郊区梅季希,与最小的女儿同住。

然而,20年后,这种安排走到了尽头。这位老妪需要的关怀逐年增多,而女儿忙于照顾自己的孩子们以及工作。孔德拉绍娃决定住进养老院。

俄罗斯诺夫哥罗德州一个城镇的养老院。(新华社/俄新)

一个午后,94岁的孔德拉绍娃坐在她的房间里说:“我这一辈子周围曾经都是人。以前每天清晨,我都会给邻居一个早安吻。等我搬走的时候,周围已经没有可以亲吻的人了。”现在,她住在梅季希的一家养老院。

2018年,俄罗斯老年人成为关注焦点。在养老基金数额逐渐减少的情况下,政府通过了立法,逐步将男性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到65岁,将女性退休年龄从55岁提高到60岁。这项法律2019年生效。此举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因为俄罗斯人担心必须工作更长时间,同时还面临俄罗斯预期寿命短以及养老金不足的问题:每月平均14144卢布(约合人民币1468元——本网注)。

但在关于俄罗斯老年人财务困难的讨论中,忽略了另一个困境:孤独。

据俄罗斯舆论研究中心最近的调查,俄罗斯人认为,本国老年人面临的最大担忧除了养老金和健康问题外,就是孤独。2019年早些时候,NAFI研究中心公布了一项研究结果,发现22%的老年人因担心孤独而选择在退休后继续工作。该研究还查明,俄罗斯全国有900多万名养老金领取者为独居状态。

对于孔德拉绍娃来说,解决生活中长期没有人的方法是住进国家养老院。该养老院的费用是居民养老金的75%,或者参战老兵养老金的50%。

该养老院院长奥克萨娜·克拉申娜说:“大多数情况下,当亲人整天或整夜工作时,人们会来这里住。他们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发生状况时,也没有人可以依靠。许多人搬来这里是因为他们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尽管如此,养老院也有自己的困扰。在大型养老院(可以接纳多达1000人),社会服务人员常常不知道住户的名字。

这正是“安享晚年”志愿者组织介入的地方。过去11年间,该组织与全国多家养老院合作。该组织有33名专职工作人员,还吸引了数以百计的志愿者。志愿者们定期与养老院住户通信或进行探访,组织音乐会和艺术课等活动,或者走进每间屋子进行交流。他们尤其注意进行有身体接触的互动,比如握手或拥抱。

该组织莫斯科地区协调员巴拉绍娃说:“这些老人曾是战争儿童,他们中许多人从未学会如何正确去爱。”

大多数周末的早晨,“安享晚年”组织的志愿者们会出发去全国各地的养老院。一个周六,在该组织探访位于克利莫夫斯克的一家养老院时,一个民间音乐团体加入了志愿者的队伍。

在午餐前,志愿者们为养老院约60名住户表演了节目。该养老院可容纳多达600人。有些观众随着音乐用拐杖敲打着节拍,仍能站立的人跳起舞来。

87岁的尼娜·格里戈里耶娃在音乐会后说:“我们老了,许多人行动不便了,但看看这些人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生命力啊!”

对于27岁的志愿者阿廖娜·梅德韦杰娃来说,这些探访活动同样令人感到充实。

她说:“他们只是等着释放全部的隐忍的爱。”

(2019-03-28 12:54:5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阿克西 奥斯新闻 玛丽韦尔 伊格纳西奥 国家报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