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逼”同性恋男生自杀的社会土壤急需改良

原标题:“逼”同性恋男生自杀的社会土壤急需改良

文丨陈墨

5月14日深夜,青岛一名初中生微博发布“遗书”出走。微博内容显示,他是因为自己的男同性恋身份遭到欺凌和家暴后产生自杀念头,“决定用最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微博发出后数万网友转发,包括同志机构成员在内的许多网友帮助报警。15日早上警方确认该学生已平安。目前,该学生再次出走。

(遗书的一部分。 微博截图)

(再次出走,网友帮忙寻人。 微博截图)

类似事件上月也有发生。4月27日凌晨,浙江湖州练市镇一名同性恋公务员在微博上发了一封绝笔书,走进家里的厕所,吞下十几颗安眠药,烧炭、自杀。还好最终他被发现后得到抢救。

从“遗书”中看得出来,他们在学校、职场、家庭以及亲密关系中受到的暴力,慢慢侵蚀着生命、消磨着意志,致使他们最后走向意欲自杀,放弃生命。同性恋身份成为危险因子。所以,还有些人选择“治疗同性恋”。澎湃新闻4月18日报道,记者暗访多地医院和心理诊所,发现不少机构仍以“治疗同性恋”为名收取检查费和治疗费,“患者”被殴打、电击等方式治疗。

都2019年了,还有人认为同性恋需要治疗,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中国在1997年废除了将同性性行为入罪的流氓罪,在2001年《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移除。

同性恋不是疾病,是性少数群体的一种。性少数群体包括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跨性别者Transgender和疑性恋Questioning,简称LGBTQ性少数群体。2018年6 月 18 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表的最新《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版》(ICD-11),首次把“性别不一致”(Gender Incongruence)从精神病中除名,改列于性健康的章节(在此之前,WHO 所出版《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中把跨性别人士列为“性别认同疾患”)。

同性恋、“性别不一致”先后被除名精神病,这样的进展与变化,使得性少数群体在全球的讨论声浪逐渐高涨。加上如今网络资讯的发达,一部分人能接收到一些先进有用的信息,再加上有比较开明健康的成长环境,能提前较好的完成自我认同。

(2018年6月,华盛顿同志大游行里的跨性别者队伍 图片来源:Ted Eytan@flickr)

但需要看到的是,社会观念的转变确实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仍有很多性少数群体面临着来自各方的排斥甚至严重歧视,生存处境依然很艰难。人民网在2006年发布了《中国3000万受歧视同性恋者生存状况调查》,揭开一个沉重的事实,不少同性恋者都曾考虑过自杀。

这份调查中,专家曾对生活在大中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相对年轻和“活跃”的男同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同志的心理健康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因为受歧视,30%~35%的同性恋者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9%~13%的人有过自杀行为,67%的人感到“非常孤独”,63%的人感到“相当压抑”。超过半数人由于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并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

让人绝望的是,十几年过去了,情况却并没有好转。2019年1月,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的研究团队发表了针对中国大陆性少数学生的研究报告——《在中国大陆出柜:全国LGBTQ学生问卷研究》(《Coming out in Mainland China: A national survey of LGBTQ students》)。报告通过在线发放调查问卷的形式,收集了来自全国29个省份的732名性少数学生(包括本科、硕士、高中、职高)的有效反馈。研究发现,中国性少数群体学生存在高心理健康风险:大约有85%学生感到过抑郁和40%学生有过自杀想法。

性少数群体依旧没有得到社会的尊重和家庭的认可。而这是因为相关知识与常识上没有进行更加完善的普及。错误的知识会不断加深社会偏见和歧视。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途径就是,普及相关知识,让大众客观正确认识性少数群体,消除偏见。

但是,目前我们甚至缺乏一个相对开放的自由讨论性少数话题的空间。今年4月13日,微博宣布“清查”同性恋内容,展开针对违规漫画、游戏及短视频内容的集中清理行动,“les”(女同性恋)微博超级话题被微博封锁。在引发争议后微博才宣布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

而学校和老师对此问题也缺乏关注。前述北师大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大陆提供LGBTQ相关信息服务的学校数量较少,多数受访学生所在学校缺乏LGBTQ相关的校规制定、教师培训和课程支持。研究同时发现,拥有一个更包容的校园氛围和更多学校资源与LGBTQ学生自杀想法的减少显著相关。所以,强烈建议学校完善和发展与LGBTQ有关的有效咨询和活动。而就在五月,中国台湾板桥高中和​​​​台湾大学举办了主题为“裙聚效应”的“男裙周”和“男裙日”活动,借此鼓励大家打破性别刻板印象,提高性别平等意识。

(5月6日至11日,中国台湾板桥高中举行“男裙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两起自杀事件中,本来可以依靠的家人,却恰恰是对性少数接纳程度最低的,他们都不敢向父母出柜,初中生男孩甚至出柜后遭到父亲的家暴。这是因为父母对于性少数群体知识和常识更加匮乏,便无法理解自己的孩子。

在正确认知的基础上,才能有效达成理解和认同,从而得到尊重和认可。而社会的尊重和家庭认可才能彻底改善性少数群体面临的困境。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希望大家能去更多地关注性少数群体的恐惧、他们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遭受的暴力及不公平对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墨 练市镇 性少数群体 icd 裙聚效应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