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微音从来不是绝响,街谈应当悠远长鸣”——老中青三代记者谈新闻“四力”

原标题:“微音从来不是绝响,街谈应当悠远长鸣”——老中青三代记者谈新闻“四力”

  2019年5月15日,羊城晚报社举行“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许实同志新闻实践研讨会。

文/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

图/金羊网记者 梁喻

5月15日,羊城晚报社举行“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许实同志新闻实践研讨会。老中青三代羊城晚报新闻人,从微音的新闻精神中吸取营养,相互勉励不忘初心,努力践行“四力”,共同推动新闻事业前进。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羊城晚报社总编辑林海利。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羊城晚报社总编辑林海利介绍,许实出生于1919年,2004年逝世,曾任羊城晚报总编辑等,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先后采访过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开国元勋,写下了一系列影响广泛的报道,改革开放后,参与复刊羊城晚报,并长期担任羊城晚报首席评论员,以微音为名,写下了大量讴歌改革开放、鞭挞社会丑恶现象的“街谈巷议”,深受广大读者喜爱。

现场,思想在一个个故事中碰撞与传递。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羊城晚报社社长刘海陵。

刘海陵说——

微音先生,在我们脑海里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羊城晚报社是一条长河,不是哪一个人的,又是哪一个人的。每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为这张报纸、这条河流添砖加瓦,既为党的新闻事业,也为报纸的文脉、历史。我们要牢记自己的使命。

微音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庞大的遗产,我觉得有几个方面:

第一,对新闻事业的追求与热爱。时代虽然不同了,但这一点是永恒的。他一生和党的新闻事业紧紧相连。

第二,本真,对真善美的追求,对假丑恶的鞭挞。党的媒体是社会的医生,是要为社会治病的,这种精神不会因为铅字时代还是互联网时代而改变。媒体人给社会治病,不要夸大其词,好就是好,不好就拔“刀”。

第三,脚踏实地,贴近民生。如今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四力”。现在互联网很方便,但还是需要深入实际,多方面调查,掌握事件真相。而不仅仅是传说,不仅仅是眼见为实,还要发现内在规律。技术手段越先进,越应该把新闻工作者武装起来,要看到事件全貌而不是局部,文章才能药到病除,刀下病除。

当年羊城晚报一纸风行大江南北,这是历代羊城晚报人的努力,我们一点点地,为这条有影响力、饱含着深厚岭南文化底蕴的长河,一代代接棒相传,为之做贡献。

今天这个座谈会,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闻工作者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的重要指示精神,通过“四力”,深入实际、深入基层,同时要政治过硬、本领高强、求实创新、能打胜仗。微音先生给我们做了一个榜样,今天我们要增加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全媒体的影响力,加强公信力,扩大传播力,需要向微音等老一代羊城晚报人不断学习开拓,永远站在时代的潮头,永远和人民在一起,微音从来不是绝响,街谈应当悠远长鸣。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陈心宇。

陈心宇——

今天回到羊城晚报这个大家庭,看到今天羊城晚报的版面,都感觉是微音又回来了。在八九十年代,微音就是羊城晚报的一个符号和一张名片,他一直是关注民生的新闻工作者,歌颂真善美,鞭挞假丑恶。羊城晚报形成了关注民生的风格,一直延续到今天。

90年代,广州市筹备慈善医院。他把他的书拿出来义卖,卖了20多万元。老爷子一分不要,全部捐给了慈善医院。由此可见,他不仅用笔关注弱势群体,自己也身体力行。

他是一个率真的老人。广州最早出现卡拉OK时,我写了一篇特稿,说卡拉OK悄悄在这座城市兴起。他就问,什么是卡拉OK?还要求带他去体验。他很少唱,经常抽着一根烟在那盯着。第二天你就会发现,他的《街谈巷议》用了很多歌词。一个70多岁的老人,对新鲜事物的热爱,对新知识的吸收能力,让我很惊讶。

微音同志的女儿许丽心。

许丽心——

我的父亲与生俱来就是一个新闻人,一生结下新闻缘。最长的岗位就是在羊城晚报,他几乎天天泡在报社里,跟记者们在一起,了解情况,对社会的真善美极力地鼓与呼。

父亲也不断鞭挞社会的歪风邪气,由此得罪了一些黑势力。有一次我们收到风,有黑势力要来打击报复。家人都劝他减少锋芒,不要太锐利,但他一无所动,一如既往为公平正义呐喊。也正因为有羊城晚报,才这样有使命感。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叶健强。

叶健强——

第一是骄傲,以我是羊城晚报人而骄傲。去年我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有人说,应感谢羊城晚报对你的栽培,因为你是羊城晚报人,当年微音给你指引了一条路,走近平民生活。

第二是感恩,感恩这个时代。只有适应时代,羊城晚报才能征服一代又一代的读者,让广大读者继续喜欢羊城晚报。希望年轻的记者秉持着羊城晚报的精神到永远。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许光辉。

许光辉——

作为人民的记者、党的新闻工作者,微音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坚持政治家办报,坚持以人为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也培养了一批非常出色的新闻工作者,这一批人承继了微音的精神,又将这种精神弘扬下去。

他作风扎实,脚板底下出新闻。他的文风,也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绝不动刀割肉,但一针见血。语言又特别凝练,风趣幽默。文章为什么有人看?因为有吸引力,要做到有吸引力首先文风要正确,不拖泥带水。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王华基。

王华基——

微音的《街谈巷议》是根据记者的报道写的,他经常说:如果新闻事实错了,那就把我害惨了,把我也坑了。所以他要求每一个记者的新闻报道,一定要真实准确,这对于每一个新闻工作者来说都是受益匪浅的。希望年青一代希望传承下去,能够把微音的精神发扬光大。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关筱。

关筱——

微音在生前把出书的任务交给我。我一方面很荣幸,另一方面也很忐忑,当时觉得这个任务比较困难。既然他信任我,我就要兢兢业业,尽心尽力去完整。当时他说:你能不能在一个月完成?我脑袋有一个定时炸弹,我长了一个瘤,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发,一爆发就看不到书出版了。最终我完成了三本书的出版,他很满意,而这对我自己也是一个锻炼。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潘雄。

潘雄——

微音在任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编辑。他退休后,也经常回来要闻部工作。当时陈春凝逢周末在报社煮汤,他听到周末有汤喝就又跑回来,说是喝汤,其实是看看要写什么文章。他早上去胜利宾馆喝早茶。但出报赶时间和任务,每天10点半到11点就要交版,于是我们给他订了硬指标:只给你写两页稿纸,大概700字左右,时间不能超过一个半小时。他文思特别厉害,马上写出来。

微音写文章的线索,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年青一代记者要发扬。互联网时代,但现场是新闻的第一来源,我们从来都不敢放弃。

微音同志当年的同事姜齐放。

姜齐放——

微音同志真是好的师长,他的人生和职业态度,对我整个人生的职场经历,都影响深远。我28岁就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大家都叫我“年轻的获奖专业户”。这些扎实的功底、好的作风都是前辈带来的。

当时一家医院出现婴儿掉包事件,微音叫我去写,上午采访上午交稿,怎么做?当时我找到了法医鉴定室的主任,请他用最通俗的语言,讲述血液家族的情况,这是一个有趣的答案,两个血型基本相同的概率是十一亿分之一。没想到微音看完之后,拍了一下桌子,说我写得太潦草,其他他都能猜到,但名字猜不到。一句话一辈子,以后我写名字就是一笔一划地写,这个影响直到今天。

今天看到这么多年轻人来参加座谈会,真的很开心,体现羊晚薪火相传。给年轻人三点建议:第一,羊城晚报这么好的氛围中,沉淀了太多的品牌、经验,一定要把这些东西系统地学到手,认真扎实地学。二、建立好自己的思想体系与思维方法,包括价值观等;第三,永远对前沿领域保持关注,保持新的判断眼光。

年轻记者也分享收获,梁怿韬说,羊城晚报“记者帮”一直在传承微音精神,在一个个生活案例中帮助街坊解决痛点。甘韵仪则分享了微音的写作主张,与年轻记者们共勉:文章必须写得精悍,能吸引人;窄题阔路,有所发挥;有的放矢,具备棱角;如叙家常,和读者心心相印;认真体会党中央的政策精神,写起来才能海阔天空,挥酒自如。

最后,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羊城晚报社社长刘海陵作总结发言。

作者:甘韵仪 梁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