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做名师的徒弟很幸运

原标题:做名师的徒弟很幸运

  编者按 文化的传承总是在“旧”与“新”、“老”与“小”的交接轮转中完成。老有老的青春,小有小的成熟,两下合力,文化才能发扬。厚古薄今或者厚今薄古,才是真正的文化断裂。“五四”百年,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将传统与当下真正地融合与传承。

为此,本报推出“老先生与小先生”专栏,通过前辈艺术家和年轻艺术工作者之间的故事,让人们审视我们民族文化的传承问题,同时也欢迎艺术工作者投稿,讲述您的故事。

写李增瑞老师对我来说有点难度,因为没有太多交集,只是演出时偶尔碰见、打招呼,交浅不能言深,我就写写想写的吧。

有人给说“活” 复盘演出得失

作为“北漂”,着实羡慕那些师父在北京的相声演员,有人时常给你说“活”……而我面对的,一直是野蛮成长。我尤其羡慕李增瑞先生的徒弟,李增瑞先生和王谦祥先生的“祥瑞”组合是相声界的典范,李增瑞先生经常给王谦祥先生的徒弟捧哏,演出结束先生还会给你复盘今天演出的得与失,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李增瑞先生基本给王谦祥先生所有徒弟捧过哏吧,今天是应宁、明天是金霏、过两天是李寅飞……金霏的《数来宝》、李寅飞叶蓬的《罗成戏貂蝉》都是佳作。

历练后辈 老先生“遭殃”

有一次相声大会演出,在场门的侧幕条,我看到有一个黑影坐在椅子上,时刻关注着舞台,仔细一看,正是李增瑞老师,除了他上台演出时离开了座位,其他时间,他都坐在这把椅子上,认真观察着每一位上场者的表演。李增瑞老师这个细节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想相声演员都应该如此,“把场”很重要,看看大家的表演,细心琢磨。

上海举办世博会那一年,我有幸和李增瑞老师同台演出。由于前面一对年轻演员演出超时,后面的演员只能节约时间,我主动要求缩减时长,增瑞老师说:“不用,这是一次不错的历练,你们踏实使你们的。”结果,我们年轻人是过瘾了,后面几位老先生“遭殃”了。贾仑连春建、宋德全王玉、刘俊杰王宏、王谦祥李增瑞、李金斗李建华,每位老先生都是三分钟下台。

下了台,两位老先生聊上了:“你这也太短了!”“这不是节约时间吗?”“你没告诉我哪是底啊!”“没看我用手扒拉你呢!”“用手扒拉就是底啊?”后来尤宪超问我“哪是底”的时候,我总开玩笑说:“一扒拉就是底。”文/高晓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李增瑞 王谦祥 李寅飞 叶蓬 罗成戏貂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