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赌徒”力帆股份

原标题:“赌徒”力帆股份

斑马消费 范建

牟刚和马可这对年轻的组合,正在带领力帆股份过冬。

27年前,时年54岁的尹明善,用20万元拉开了自己人生的最大一场赌局。他赢了,一手建立了如今的力帆。

2017年,尹明善即将步入80岁,他从力帆股份卸任,将公司交给了牟刚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

此时,中国的汽车产业已拐入下降通道,作为小型车企,力帆股份更感寒风凛冽。

“做不好新能源汽车,力帆就难有未来。”这是尹老爷子在任之时,就给力帆股份定下的基调。

年轻的领导班子,正在带领力帆股份在新能源领域进行一轮又一轮更大的赌局。

胜,则赢得未来;败,则满盘皆输。

A

在传统乘用车领域,力帆的存在感已越来越弱,品牌最近一次推出新车型,那还是2017年的事儿。

2018年中国汽车行业首次负增长,力帆股份(601777.SH)等小型车企首当其冲。实际上,从2015年开始,力帆传统乘用车销量就已持续“阴跌”。

数据显示,2018年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销量跌破10万级,全年销售9.2万辆,同比下滑26.39%,这是公司2010年上市以来的最差战绩。

目前,力帆汽车在全国拥有一级经销商432家,二级经销商1662家。仅按一级经销商算,公司2018年平均对每个经销商的汽车销售刚过200辆(力帆每年还有一定量的出口,因此,国内销售量更少)。

糟糕的形势仍在延续。

今年前三个月,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销量仅有1.52万辆,同比几近腰斩。

公司产品销量不济,已引发市场连锁反应。供应商公开索要货款、经销商要求退网、索赔损失,对力帆股份无疑雪上加霜。

B

传统乘用车已很难翻身,公司将全部赌注都压在了新能源身上。

这是尹明善在任时就已给力帆定下的基调——如果新能源做不好,力帆有可能被淘汰。

从商数十年,尹明善有其过人的眼光。

早在2006年,力帆就已涉足新能源汽车领域,但到如今,公司仍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18年,公司新能源汽车销量再度突破万辆,但全年8.5亿元的新能源汽车收入,在公司过百亿的营收中仍是九牛一毛。在这8.5亿的收入中,还有超过3.5亿元来自补贴。

随着新能源补贴退坡等不利形势,今年前三个月,公司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685辆,同比下滑62.38%。

在新能源的推进过程中,力帆股份甚至不惜“出老千”铤而走险。

2016年,公司被查出申报的新能源补助车辆中,2395辆不符合申报条件,涉及补助资金1.14亿元,有关部门对以上车辆不予补助,并取消公司当年度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当年,公司新能源汽车销量应声下跌,全年累计销售5550辆,同比下滑62.7%。

在用人上,尹老爷子也在赌。

2017年,已年近八旬的尹明善正式卸任公司董事长一职。此前,副董事长陈卫一直被外界视作老爷子的接班人。最终,尹明善选择了70后、80后组合牟刚和马可。二人都在力帆服务超过10年,应是深得老爷子真传。

C

力帆股份这场对新能源的赌局,牟马二人只是老爷子的接力者,一切都得延续。

尹明善时期,公司对新能源的摊子已铺开,除新能源汽车本身之外,还有配套的移峰能源、无线绿洲、以及参股的盼达用车等多家公司。

无线绿洲是力帆股份在2015年从陈卫等人手中耗资3亿收购而来,公司意在利用无线绿洲的车联网、物联网技术,推进在智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实施。

但无线绿洲的发展并不如人意。

收购之初,陈卫承诺无线绿洲2016-2018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630万元,实际上公司3年累计净亏损4200万元,差额9830万元,陈卫需用现金补足。

当年收购无线绿洲的3亿现金中,陈卫一人独得2.3亿元,补足了利润差额,这笔交易他仍是大赢家。

移峰能源是力帆对新能源汽车配套产业的布局,公司执着于换电技术,现在看来选错了方向。即便如此,力帆表示作为换电模式的探索者,对该业务仍坚持探索、维持规模。

至于盼达用车,此前被曝运营3年多持续亏损,净资产为负。据媒体报道,盼达用车在南京、苏州两城落地仅几个月,就匆匆退出当地市场。

不过,盼达用车对车辆的需求,可一定程度上拉升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销量。2018年,盼达与力帆产生的整车以及零部件关联交易近亿元。

就目前的形势,牟马二人纵有神力,力帆传统乘用车的颓势已难扭转,他们只能继续加注新能源。

2018年,公司用一张造车牌照换取了与车和家的战略合作意向,希望达成互联造车企业与传统造成企业间的优势互补。问题是,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持续烧钱的玩法,力帆拖不拖得起?

4月,公司宣布与武汉泰歌、重庆地大工业达成战略合作,试图在氢能源汽车行业提前布局。

氢燃料电池等是氢能汽车的核心,这些最核心技术均依赖于武汉泰歌,而力帆所拥有的仅仅是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以及生产线。

在这个合作中,项目能否如期推进,更多取决于合作方对技术研发的推进速度。

力帆股份对新能源下的所有赌注,何时开牌?是输是赢?都是未知数。

D

当下窘困、未来缥缈,力帆股份还剩下什么?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110亿元,归属净利润2.53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21.5亿元,如此巨亏在公司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这已是公司连续3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过去的一年,公司连续处置资产,以换得喘气之机。

2018年,公司搬迁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并将土地等资产以33.15亿元转让给当地土储中心。

在此之前,公司将子公司力帆汽车100%股权以6.5亿元转让给重庆新帆——车和家旗下公司,力帆汽车最值钱的就是造车牌照。

公司表示,出售力帆汽车股权可以优化公司产业结构,提升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加快公司的转型升级。

汽车销售持续萎靡,公司业绩下滑还在进一步加剧。

今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22.5亿元,同比下降近3成,归属净利润告负,同比下滑257.6%。

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近50亿元,但公司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111.83亿元。

2018年秋,尹明善离开公众视线近一年后,有网友上传了一段视频,80岁的老人自弹自唱《我在这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力帆股份 牟刚 尹明善 尹老爷子 陈卫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