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为什么慈禧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调不动李鸿章、张之洞等人?

原标题:为什么慈禧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调不动李鸿章、张之洞等人?

李鸿章看的很清楚,他去就是送死,他不想给大清朝送死了。

首先要知道当时的大背景,1900年的李鸿章已经不是1894年的李鸿章了。

甲午惨败后李鸿章大权旁落,却也因祸得福躲过了“百日维新”“围园杀后”等一系列大变。临近庚子年李鸿章也就扮演个大清吉祥物的角色,出国游历一下,处于半退休状态。直到1899年底才又被朝廷起用,任命为两广总督

李鸿章离开京城去广州赴任才半年,朝廷就作了史诗级的妖。

当时慈禧要废除29岁的光绪,扶植15岁的“大阿哥”溥儁做新皇帝。但洋务派和列强政府都不同意这一决定,因为“大阿哥”的生父端王载漪是个极为保守的人物,特别仇视洋务和洋人,围绕“大阿哥”和载漪的载勋、载濂、载澜、刚毅、徐桐(汉军正蓝旗)、启秀、崇绮等满洲勋贵也是一样,如果这批人上台大清随时有闭关锁国,重新倒退回1840年的可能。

为此地方督抚和列强纷纷反对“大阿哥”登基,换皇帝这事儿就一直拖下来了。端王载漪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竟然异想天开决定引义和团进京驱逐洋人。由此导致义和团问题不断发酵,京畿地区局势大乱,各国联军眼看北京形势崩坏纷纷发出警告,要来北京保护领事馆和侨民。

最终6月11日英军海军中将西摩尔率拼凑的列强军队2000人前往北京,但因为准备不足,被聂士成武卫前军和义和团困在廊坊。眼看西摩尔受阻,6月16日列强舰队召开会议决定支援西摩尔,并向清政府下最后通牒,要强攻大沽口,17日凌晨列强舰队轰击大沽口,6小时后大沽口陷落。

而在联军进攻大沽口前一天,感受到巨大压力的朝廷就发出电报要求李鸿章北上。

但李鸿章表示:

几天后慈禧又被一份疑似端王载漪捏造的“退位通牒”气的怒火攻心,于6月21日对全世界宣战。

6月25日收到朝廷开战命令的李鸿章表示:此乱命也,粤不奉诏。

6月底李鸿章干脆加入刘坤一、张之洞组织的东南互保活动。东南各省督抚以保护列强侨民生命、财产安全为条件与列强和谈,要他们不要派兵进攻大清东南各省。

7月3、6日朝廷又两度下旨催李鸿章进京。

7月8日朝廷再催李鸿章,同时火线授予他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职务,李鸿章奇迹般的“官复原职”了。

7月12日,18日,23日,29日朝廷又连下4道圣旨催李鸿章北上。

朝廷以12道金牌的频率催促李鸿章返京,只不过李鸿章并不是岳飞,他丝毫没有前往北京的兴趣。

因为此时的京城已经成为神话世界,自6月初端王载漪引义和团进京,满洲勋贵、朝廷重臣们的表现让人咋舌。在京的满洲王公极为迷信义和团的神术,胆子骤然膨胀,极力主张与八国联军决战“两官左右半皆团民,而诸王贝勒各立团棚”或曰“我等皆系近支子孙,岂能不战而双手竞送于诸夷。虽失却亦不能不一拼。”或曰“奴才等近支子孙,总以社稷为重,若不战,白白给他们,断不能甘心。故众口一词,坚意主战。”

端王载漪和庄王载勋直接成了义和团的大师兄,在王府内部开设义和团总坛,代表朝廷统帅北京地区的义和团:

王公如此,其他朝中大臣面对八国联军的进攻又在做什么呢?

他们在忙着给慈禧编神话故事:

如果说仅仅是朝廷进入神话世界也还罢了,更可怕的是载漪、载勋等人还借机杀人,要杀的还不是普通人,而是光绪皇帝!

而劝阻慈禧和各位王爷、贝勒不要和列强开战的五位大臣则先后被问斩①。

在义和团的冲击下,在京大臣的家宅安全也没了保障。端王莫逆之交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庆恒全家13口被杀。贝子溥伦、大学士徐桐、大学士孙家鼐、工部尚书陈学棻、内阁学土贻谷、副都御史曾广銮、太常寺卿陈邦瑞等重臣也是全家被劫掠一空。最可笑的是徐桐本来是义和团的铁杆支持者,却也被抢了个干净。

面对这种情况李鸿章可没有只身赴险的兴趣,他接连以道路遇阻,无法前行为理由推辞北上:

李鸿章在接到朝廷电报后,3个月的时间内仅仅从广州移动到上海。期间西摩尔从天津出发、大沽陷落、联军占领天津,李鸿章都一动不动、坐视不理。

气的慈禧直接下旨催促说:

李鸿章看到这封电报直接托袁世凯向朝廷请病假。表示自己上了年纪,感冒腹泻走不了,要请假20天:

不过在公开电文之外,李鸿章又给慈禧写了一封1000多字的超长密电,在密电中他一反常态,明确警告朝廷情况极为危机,太后不要再拿天下冒险。而要搞清基本的敌我形势,万万不能依仗义和团,否则必死无疑。这算是李鸿章对朝廷说的最后一番肺腑之言②。

收到李鸿章这封密电后慈禧沉默了。三天后朝廷表示不再催促李鸿章北上,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吧。

其实李鸿章早就看出来慈禧一干人等其实根本听不进这些话,面对刘坤一、张之洞等同僚,他说的更为直白露骨:

当时地方的督抚们都等着看朝廷的笑话。

只有深受清流和守旧派赏识,被翁同龢称为“良吏也,伟人也”的长江水师大臣李秉衡真的赶往北京。他6月24日接旨,带着200名卫队,花了一个月时间就从南京跑到了北京。

慈禧见了大喜,让李秉衡成为京畿清军负责人,并“著加恩在紫禁城内骑马,并在紫禁城内、西苑门内乘坐二人肩舆。”

李秉衡受到慈禧接见后大受鼓舞,主动请缨前往一线抵御八国联军“出京之日,以红巾幂首,短衣红带,一如拳匪中的大师兄装束”,好好的一个封疆大吏也变成了义和团。

但问题是义和团并没有神功啊!

结果在河西务李秉衡统帅的清军遭遇联军,全军“未立营垒,即被敌冲破”,眼看局势无法挽回李秉衡留下遗书后服毒自尽:

李鸿章和张之洞如果赴京,是打算做五大臣呢,还是做李秉衡呢?

最后更加搞笑的是,当李鸿章9月份到天津,10月份到北京后。当时北京旗人的反应是这样的:

国事如此,还说什么好呢?

————————————————————————

后来八国联军攻破北京城,慈禧投降,让李鸿章去签《辛丑条约》按列强的意思要处决端王,结果让慈禧扛下来了,改成流放新疆。其实端王也没去新疆,而是去内蒙找大舅子阿拉善王爷吃喝玩乐去了。民国时期端王偷摸返回北京,结果被列强盯得死死的,直接通过外交照会警告北洋政府《辛丑条约》依旧有效,于是端王就又被轰走了。临走端王还讹了北洋政府几千大洋。

端王一辈子坚持极为守旧的态度,民国时他的孙女想和汉族通婚,结果被大骂了一顿,说是“不但亡国,还要灭我种?!”云云,他家子孙到民国十几年都还留着辫子,比溥仪还狠。

慈禧从西安返回北京后撤销了“大阿哥”的皇位继承权。但大阿哥早已养成挥霍无度的习惯,民国后逐渐没了经济来源,后来沦落到蜗居马号,全家靠儿子当警察的菲薄薪水维持生活。晚年想去满洲国投靠溥仪,被溥仪严词拒绝,1942年双目失明而死,时年57岁。

五大臣分别是:许景澄内阁学士,出访德法俄荷意奥比七国,曾担任清国驻法、意、奥等国大使,张之洞在京的眼线。袁昶,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张之洞在京的眼线。徐用仪时任兵部尚书,总理各国事务大臣。袁昶、许景澄被杀后徐用仪“哭殓”由此被杀。联元(镶红旗满洲包衣)内阁学士,主和。立山(正黄旗蒙古人)户部满尚书,同情光绪,被载勋诬陷为内奸、私藏洋人,处死。五人中许景澄、袁昶主要死于向各省督抚通风报信,徐用仪、联元、立山则死于与端王等人的私人恩怨。端王一伙借由“主和”的题目处死了徐用仪等人。

②《请剿团匪以维大局折》李鸿章

光绪二十六年八月初二日

至庚申之变,人我京师,焚我园淀……法扰越南,尽撤藩服。日争朝鲜,丧师失地。尤无理者,德占胶州湾,俄占旅顺、大连湾,英索威海卫、九龙,并推广上海租界、内地商埠,法索广州湾,侵入沿海之地百余里,种种要挟,万难忍受。于此而不图自强,是谓无耻,于此而不思报怨,是谓无心。臣受国家厚恩,负天下责望,岂不愿大张挞伐、振我皇威?倘于衰迈之年,亲见四国来宾,万归服,岂非此生之大幸?无如熟审众寡之不敌,细察强弱之异形,宗社所关,岂可投鼠?卵石之敌,岂待蓍龟?试以近事言之。紫竹林洋兵仅二三干人,拳匪他军实盈数万,以一敌十,鏖战旬日,毙洋人仅数百,杀华人已及二万,而兵火伤夷又以数万计,是兵是匪共战寡弱之外人皆不敌矣!又京城使馆本非城郭,使臣、随参、水兵本非劲旅,拳匪及董军攻之,兼旬不克,为所伤害又以数千计,是兵与团合攻孱怯之外人亦不敌矣!今各国之师连腙而至,快枪毒炮纷载而来,朝廷果有何军堪以捍御?天下果有何将堪以折冲?窃计子药无多,粮饷将竭。若各国以十余万众直扑都城,固守不能,播迁不得,虽欲如木兰之巡幸而无胜保阻遏之师,虽欲如马关之议和而无伊藤延接之使。彼时拳匪四散,朝右一空,亲贤谁倚?枢辅无材,此以皇太后、皇上为孤注之一掷耳!思之寒心,奚忍出口?夫拳匪假借神灵,妄言符咒,诬民惑世,本盛世所必诛。汉有三五里雾而汉以亡,宋有六甲神兵而宋以灭。此盖白莲余孽,世宗宪皇帝先遏其萌,仁宗睿皇帝终平其难。累朝圣训,昭示子孙,岂容以宵小之澜言弃祖宗之家法? 臣年届八旬,死亡无日,沐四朝之豢养深恩,若知而不言,言又不切,九泉之下,何面目见列祖之灵乎?用是沥血敷陈,伏祈宸衷独断,迅绌庸妄之臣工,立斩猖狂之妖孽,知义和团是匪非民,亟宜痛加剿洗,知扶清灭洋乃假托名号,不可姑息养痈,立简重臣,先清内匪,善遣驻使,速送彼军。臣冒暑遄征,已临沪渎,屡奉敦促,岂惜扶疾以行?惟每读诏书则国是未定,认贼作子则人心未安,而臣客寄江南,手无一兵一旅,即使奔命赴阙,道途险阻,徒为乱臣贼子作菹醢之资,是以小作盘桓,预筹兵食,兼觇敌志,徐议排解,仍俟布置稍齐,即行星驰北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溥儁 王载漪 徐桐 汉军正蓝旗 满洲勋贵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