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汽车尾气与儿童哮喘发生密切相关!

原标题:汽车尾气与儿童哮喘发生密切相关!

儿童哮喘的发病率,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大幅上升,如今已在世界范围成为流行最广的慢性儿童疾病。

在美国,有超过710万儿童患有哮喘。

在上海,1990年0~14岁儿童哮喘患病率为1.75%,2000年为4.63%,2010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7.56%,在二十年间增加了四倍。

中国儿童哮喘患病率的变化趋势

近年来,人们已经逐渐认识了交通工具相关的环境污染(Traffic-related Air Pollution,TRAP)与儿童哮喘发生的关系。

研究认为TRAP引起呼吸道的氧化损伤,炎症和气道重构,在有遗传倾向的人群中,会诱发哮喘的发生。

最近,《柳叶刀全球健康》发表的一项全球范围的研究, 进一步调查了二氧化氮(NO₂)与儿童哮喘发病率的关系。

NO₂污染

NO₂是化石燃料燃烧排放的第二大污染物。城市环境中的NO₂有80%都来自于汽车尾气。

而且NO₂污染,不同于PM2.5(在中低收入国家排放量更大、污染更为严重),NO₂污染受地区发展程度的影响较小,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遭受着危害。尤其是北美、西欧以及亚太的一些高收入国家,NO₂的排放更为突出。

由于许多国家已有对NO₂的监测,且NO₂的浓度可以很好地代表汽车尾气的排放,便于研究,因此相关研究多集中于NO₂。先前一项2016年来自加拿大的研究报道了NO₂污染与儿童新发哮喘间可能的因果关系。

那么此次柳叶刀研究了194个国家,125个主要城市的数据后发现了什么?

1.据估算,全球每年有400万新发的儿童哮喘可以归因于NO₂污染,约占每年全球所有新发儿童哮喘的13%。而中国作为人口大国,每年与NO₂排放相关的新发哮喘病例总人数最多,约有76万。

其中,上海NO₂相关的儿童哮喘占所有诱因的哮喘比例最高,为48%。

蓝色图显示了各国18岁以下未成年人口数,橙色图显示了每10万儿童的哮喘发病数,深红色图显示了各地区根据人口调整后的NO₂污染程度(ppb=parts per billion)

虽然数据显示中国每年与NO₂排放相关的新发哮喘病例总人数最多,但中国儿童哮喘的发病率却并非最高。2013年的数据显示中国0~14岁儿童的哮喘患病率为3%。

可能原因

除环境原因之外,遗传易感性也是儿童哮喘的重要原因,尤其是一些基因位点如的17q21的多态性,造成了不同国家不同人种之间基础的哮喘发生率的差异。

另外,过敏体质也被证实与哮喘发生密切相关,儿童发育早期适当接触一些空气中的微生物有助于免疫系统的成熟。而发达国家“过于卫生”的环境也与儿童多过敏体质哮喘多发相关。

并且研究者考虑到在中国,儿童哮喘仍未得到足够的重视,临床实际中许多轻中度的病例并没有得到确诊,可能也一定程度上低估了中国儿童的发病率。

综合以上这些原因部分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儿童的哮喘发生率并非最高。尽管如此,近年来随着城市化造成的环境污染,中国儿童哮喘发生率的上升,还是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2.在同一国家的不同地区,NO₂的影响也有所差异。

每年新发的400万与NO₂有关的儿童哮喘中,有64%都发生在各国的城市中心。

研究显示,有108个国家的大城市中NO₂导致的儿童哮喘发病率比例都超过了50%,这一数字也和城市中更高的NO₂排放量相一致。

在125个受调查的城市中, 秘鲁的利马是每十万儿童中NO₂相关哮喘发病数最多的城市(每年690例),其次是上海(650例),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589例)位列第三,北京(569例)和加拿大多伦多(550例)紧随其后。

作者分析北京和上海上榜的原因是密集的人口和较高的NO₂浓度(28~33 ppb),而利马和多伦多虽然城市NO₂排放量不高(14~17ppb),但这些地区的儿童(尤其是1~4岁儿童)

本身哮喘发病率偏高,造成了较大的总数。

中国儿童哮喘的地区分布

3.儿童年龄也是其受NO₂污染影响的一项因素。

由于哮喘在1~4岁的儿童中发病率最高,因此该年龄段的孩子受NO₂污染影响造成的新发病数也最多。

图A为各地区每年因NO₂导致的新发哮喘总人数,图B为各地区每年每10万儿童因NO₂导致的新发哮喘数,图C显示了

NO₂导致的新发哮喘占所有病例的百分比

作者总结道,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在城市地区,降低NO₂的排放,都将极大地降低的新发儿童哮喘的发病率。尤其是汽车尾气在城市中占NO₂排放的80%的原因,加大新的清洁能源的使用,不仅可以改善温室效应,也将大大改善儿童的健康状况。

参考文献:

1.Achakulwisut P, Brauer M, Hystad P, et al. Global, national, and urban burdens of paediatric asthma incidence attributable to ambient NO2 pollution: estimates from global datasets[J]. The Lancet Planetary Health, 2019.

2.Ferrante G, La Grutta S. The Burden of Pediatric Asthma. Front Pediatr. 2018;6:186.

3.Zhou X, Hong J. Pediatric asthma management in china: Current and future challenges. Pediatric Drugs. 2018, 20(2): 105-110.

4.Xu J, Yin Y, Zhang H, et al. Paediatric asthma control under a community management model in China: a protocol for a prospective multicentre cohort study. BMJ Open. 2017;7(8):e015741.

5.Chen Y Z. A nationwide survey in China on prevalence of asthma in urban children. Zhonghua er ke za zhi= Chinese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03, 41(2): 123-127.

6.The National Cooperative Group on Childhood Asthma,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Related Products. Third nationwide survey of childhood asthma in urban areas of China. Chin J Pediatr.2013;51:729–35.

7.Guo X, Li Z, Ling W, et al. Epidemiology of childhood asthma in mainland China (1988-2014): A meta-analysis. Allergy Asthma Proc. 2018;39(3):15–29.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海no ppb trap pm2.5 温室效应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