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性侵怀孕也不能堕胎 美国堕胎争议背后是政治斗法

原标题:遭性侵怀孕也不能堕胎 美国堕胎争议背后是政治斗法

文丨宗威

美国阿拉巴马州近日通过的一项反堕胎法引发极大争议。

这项法律规定,女性从怀孕开始那一刻起就不得堕胎,被人强奸或者乱伦所致也不例外。这一法律还规定,一旦发现有医生给女性实施堕胎手术,最高将面临99年监禁的重罚。

在美国,堕胎与反堕胎双方“斗法”了上百年,早已超出女性权利诉求本身,被赋予了更多的政治色彩。特朗普上台后,已有7个共和党控制的保守州通过了严厉的反堕胎法。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政治博弈中,保守派人士希望凭借多个有利条件,将严厉的反堕胎法推广到全美。

(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外,身穿《使女的故事》服装抗议反堕胎法的民众。 图片来源:AP)

史上最严堕胎法

当地时间周三,阿拉巴马州州长凯·伊维签署了备受争议的“生命保护法案”,这项被称为美国史上最严厉反堕胎法的法案,将在六个月后正式在阿拉巴马全境实施。

在凯·伊维签字前,阿拉巴马州议会以绝对多数优势通过了这项法律——州众议院赞成票为74票,反对票仅3票,而州参议院得票数为25票赞成,6票反对,1票弃权。

对于女性被强奸怀孕为何也不允许堕胎,多数投赞成票的参议员表示,“胚胎也是生命,也拥有人权”,年轻女性的父母和监护人应该教育她们,在发生这种情况(被强奸)后第一时间寻求帮助。

作为美国深红州(共和党铁杆票仓),阿拉巴马通过最严厉反堕胎法毫不意外。在阿拉巴马州之前,已有佐治亚、俄亥俄、阿肯色、肯塔基、密西西比和北达科他六个州通过了严厉的反堕胎法。

(美国通过了严厉反堕胎法的七个州。 图片来源:卫报)

与阿拉巴马州相比,这六个州的反堕胎法略微宽松一点,遵循的多是“心跳法案”,即禁止在胚胎开始出现心跳时堕胎。按照医学上的推算,胚胎出现心跳大概是在怀孕六周后,而很多女性这个时候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已怀孕。

这些州的反堕胎法通过后都遭到美国众多女性的强烈愤怒和抗议。

佐治亚州几天前通过“心跳法案”后,好莱坞女星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社交媒体上号召女性发动“性罢工”(Sex Strike),以示对反堕胎法的抗议。米兰诺在2017年发起的“Me Too”运动很快席卷了互联网,这次的“性罢工”运动同样在网上得到了众多女性的支持。

(好莱坞女星艾莉莎·米兰诺出席抗议反堕胎法的集会。 图片来源:National Review)

在阿拉巴马州通过反堕胎法后,有不少女性网友呼吁用脚投票,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同时已有不少反对该法的组织机构正在摩拳擦掌,准备在法案生效第一刻起就发起诉讼,誓要推翻这一“恶法”。

一切都是政治

事实上,一旦打起官司,阿拉巴马“恶法”被推翻的可能性很大。在上述通过严厉反堕胎法的六个州中,已有南达科他和肯塔基州的反堕胎法被判违宪,遭遇暂时或永久地禁止,而俄亥俄州长则在充分了解法案可能违宪情况下,直接行使否决权否决了“心跳法案”。

既然明知可能会因被判违宪而遭禁,甚至连州长都没有信心签署法案,这些州为何还要“一意孤行”?

因为在美国,是否禁止堕胎,早已不再是简单的女性权利能否得到尊重的事了,而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政治斗争。

对女性堕胎权是否应得到保护的讨论,上个世纪就在全美范围的开展过,由此引发的官司从未停止过。197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7:2的票数通过了“罗诉韦德法案”,认定宪法中对“个人自由”的保护包括对堕胎权的保护。

“罗诉韦德法案”确立了女性堕胎权利受宪法保护的基本原则,但也留下了争议空间——

法案将孕妇孕期划分为三个阶段:前三个月各州不得禁止堕胎,三个月后可以为保护孕妇健康限制堕胎,而在胎儿具有“母体外存活性”后可限制乃至禁止堕胎。

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中,美国保守派各州抓住法律中的限制条款,最大限度地“合法”限制堕胎权。而随着最高法院大法官自身立场的变化,“罗诉韦德法案”也在不断遭受严峻挑战。

对保守派人士来说,如今的美国具有挑战甚至推翻“罗诉韦德案”的最佳条件——

一是特朗普的强硬反堕胎立场。共和党总统历来多持反堕胎立场,但包括一向保守的里根和老布什,都没有特朗普如此立场鲜明地反堕胎。上述七个通过严厉反堕胎法的州,有六个是在特朗普上任这两年多内施行的。

二是最高法院法官立场整体在“右转”。目前九名大法官中,基本可划分为四名自由派、四名保守派和一名中间偏右的“骑墙派”。而四名自由派大法官中,有两人已八十多岁高龄,一旦在特朗普任内去世或退休,势必将造成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局面。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左边四位为自由派,右边四位为保守派。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总统和最高法院的加持可能,保守派人士的底气更足了。万一在最高法院打赢了官司呢?到时候可不止几个州,全美都得实施严厉的反堕胎法了。

大势所趋还是倒行逆施

若放到全球范围来看,美国的堕胎与反堕胎之争,只是当下斗争的一个缩影。

反堕胎人士的观点,多基于尊重生命权的立场,尤其是在深受基督教影响的国家。去年5月,特朗普在出席一个由反堕胎组织举行的晚宴中就谈到——

“每一个生命都是神圣的,每一个孩子都是来自上帝的珍贵礼物……我们知道每个生命都有意义,每个生命都完全值得保护。”

(当地时间2018年5月22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出席反堕胎组织Susan B. Anthony List在国家建筑博物馆举办的第11届“生命”晚宴并发表讲话,并呼吁民众在中期反堕胎法案中投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由此认为宗教是造成他们持反堕胎立场的原因,并不准确。过去几年来,这些基督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其社会对堕胎立场一直存在强烈争议。

去年5月,爱尔兰全民公投以接近三分之二的支持率废除了宪法中禁止堕胎的条款,开启了堕胎合法化的历程。要知道,爱尔兰可是一个以信仰天主教为主的国家。

(当地时间2018年5月26日,爱尔兰都柏林,民众庆祝废除堕胎禁令公投结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4月,韩国宪法法院以7:2的票数裁定刑法中涉及“堕胎罪”的两项条款违宪,要求立法部门对相关法律作出修改。依据1953年制定的“堕胎罪”,孕妇服用药物或采用其他方法自行堕胎将被判刑并罚款,协助孕妇实施堕胎的医生也会被判刑。

(今年4月11日,韩国首尔,韩国宪法法院判定“堕胎罪”违宪后,法庭外庆祝的人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在另一些国家,堕胎合法化道路走得异常艰难,甚至存在倒退的风险。

去年3月,波兰政府计划紧缩堕胎法规,引发上万民众上街抗议。波兰现行法律严格限制堕胎行为,而一旦新法规通过,合法堕胎的理由将只剩下“危及孕妇生命安全”一条,且堕胎女性和实施医生都将面临最高5年的刑期。

去年8月,阿根廷议会以38票反对、31票赞成、2人弃权的投票结果,否决了堕胎合法化的方案。

总的来看,尽管挫折重重,但在女性权益越来越被重视与保护的局势下,堕胎合法化的趋势难以逆转。波兰的紧缩堕胎法规最终在反对下没能实施,而美国多数法律界人士乐观地表示,即使“罗诉韦德法案”被推翻,堕胎也不太可能成为非法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