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疑因除草剂致癌 惩罚性赔偿制度让美国夫妇获赔20亿美元

原标题:疑因除草剂致癌 惩罚性赔偿制度让美国夫妇获赔20亿美元

2019年5月13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高等法院一个陪审团作出裁决,德国化工与制药巨头拜耳向一对七旬夫妇支付逾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2亿元)赔款,这对夫妇因为使用该公司旗下孟山都的农达(Roundup)草甘膦除草剂而患上了癌症。这是该公司在多年类似诉讼中第三次遭遇挫败,赔偿金额创下新高。

此案原告为阿尔瓦(Alva)与艾伯塔·皮利奥德(Alberta Pilliod)夫妇,陪审团认为,孟山都公司的除草剂导致原告皮利奥德夫妇患上了非霍奇金淋巴瘤,陪审员裁定孟山都向两人分别支付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9亿元)惩罚性赔偿以及5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亿元)的赔偿金。

艾伯塔·皮利奥德现年76岁,夫妇二人最近9年一直与癌症抗争,确诊以来不得不放弃许多活动,生活彻底变样,因而“痛恨”孟山都。

孟山都母公司德国拜耳当天回应称对这一裁决“感到失望”并打算上诉。拜耳称,农达草甘膦除草剂是没有危害的。对此,皮利奥德夫妇的律师表示,他们已做好长期诉讼的准备。

随后,拄着拐杖的艾伯塔·皮利奥德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更希望孟山都预先告知我们,该产品可能导致癌症,这样我们就不会用它”。夫妇两人自1982年开始使用农达除草剂,两人分别于2011年和2015年被诊断罹患淋巴癌。

原告的律师布伦特·威斯纳指出,这一裁决“十分明确,即孟山都需要改正它的行为”。

为原告辩护的律师事务所在声明中强调:“陪审团认为,接触农达除草剂造成了皮利奥德夫妇的癌症。孟山都没有预先告知这一重大健康风险。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陪审团还承认,孟山都采取恶意行事、强迫或舞弊做法,必须要为其行径受到惩罚。”

这是连续第3起美国陪审团就除草剂致癌案件做出不利于拜耳的裁决。去年8月,旧金山一个地方法院陪审团裁定孟山都赔偿一名高尔夫球场护草员2.89亿美元,法官稍后宣判时把赔款金额削减为8900万美元。今年3月,旧金山一个联邦陪审团裁决孟山都赔偿一名患癌男子8000万美元。孟山都就诉讼结果分别提起上诉。

2019年4月26日,在收购孟山都后的首次年度股东大会上,拜耳股东对拜耳管理层投出罕见的不信任票。孟山都不断在美国输掉官司导致拜耳股票大跌,市值蒸发数百亿美元。

据美国媒体报道,仅在2017年,就有800多名患者起诉孟山都,认为使用该公司的同一款除草剂,导致他们患上了癌症。之后,又有数百人以类似理由起诉孟山都公司。

据了解,关于孟山都除草剂是否真的致癌的问题,目前仍存在不少争议。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研究表示,孟山都除草剂中的草甘膦,对人类患上非霍奇金淋巴瘤具有致癌性。但也有大量研究认为草甘膦是安全的,包括美国环保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都曾表态,草甘膦可以安全使用。

美国环境保护局认定,“农达”无论出现在农场、庭院或路边,或者残留在作物表面,都不会对人体构成“引发担忧的风险”。

但是陪审团最后拍板定案的依据是,拜耳的产品没有对其癌症风险作出适当警告。由于“农达”有效除草成分草甘膦构成致癌风险,且产品缺乏显眼警告标识,孟山都面临大量民事诉讼。全美仍有大约1.3万名“农达”诉讼原告等待审理结果。

拜耳公司认定,每起诉讼都有各自“事实和法定情节”,皮利奥德夫妇一案不会影响后续诉讼案走向。

对此,加州大学黑斯廷法学教授David Levine表示,皮利奥德夫妇一案裁定的赔偿额太高了,基本不可能获得法官支持。法官很少会允许超过实际损失4倍的罚款。

加州最高法院在2016年判决,惩罚性赔偿金额不得超过补偿性赔偿金额的10倍,而在皮利奥德夫妇一案中,陪审团裁定的惩罚性赔偿是实际损失的36倍。皮利奥德的律师团队承认,获赔金额可能大幅减少,但将持续上诉。

惩罚性赔偿是美国判例法体系下的一项已建立的原则,可以说是英美法系的一贯传统。英国在1763年通过判例法的形式创立了惩罚性赔偿责任制度,法官在判决中写道:“惩罚性赔偿不仅是补偿受害人的实际伤害,同时也是对过失者的惩罚,对将来类似案件的限制,也体现了陪审团对被告行为的憎恶。”

惩罚性损害赔偿通常是美国州法管辖的事项,因此每州的施行存在差异。在很多州,包括加利福尼亚与德克萨斯,惩罚性损害赔偿由成文法确定。

顾名思义,惩罚性赔偿是指在补偿性赔偿或名义上的赔偿之外,为惩罚侵权者的恶劣行为并阻止类似行为再次发生而给予的赔偿。也就是说,在原告已经拿到了合理数量的补偿之后再对企业进行的额外惩罚。在美国,一般是在某一个特别严重的案件中集中爆发一次大额补偿。这样一般只有一个或一群原告受益。在美国人看来,如果是“轻率的”和“恶意的”行为,性质就不一样了,就必须要进行惩罚性赔偿。

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惩罚性赔偿通过给不法行为人增加经济上的负担使其为自己的不法行为付出一定的代价,这就可以促使行为人采取较为安全的措施以防止损害的发生或者将事故发生的危险降到最低的程度。

尤其是对滥用权力的大公司,惩罚性赔偿是“强制性的教训”。而且,因为一般情况下,受害人获得赔偿的数额与其因提起诉讼而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极不相称,惩罚性赔偿可以在利益上形成一种使受害人提起诉讼的激励机制,以鼓励受害人为获得赔偿金而提起诉讼,揭露不法行为并对不法行予以遏制,这也有利于阻吓未来潜在的危险和不法行为。

对于被告而言,可能被要求支付的惩罚性损害赔偿的金额不存在上限。然而,为了回应做出高额惩罚性损害赔偿金判决的法官与陪审团,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了几项决定,依循美国宪法第五和第十四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限制了惩罚性损害赔偿的金额。

在许多案件中,美国法院指出了 4:1 的惩罚性损害赔偿金与补偿性损害赔偿金比例是被认为足够高到了宪法意义下不正当的程度了,而 10:1 几乎可被认为是当然违宪的。然而,美国最高法院确认,对特别过分的损害行为,不成比例的惩罚性损害赔偿也是被允许的。

1994年8月,79岁的斯特拉·利柏克(Stella Liebeck)女士在一家麦当劳的驾车外卖窗口买了一杯咖啡,不料由于停车的惯性,咖啡洒在她的腿上,导致她大腿、臀部、腹股沟、生殖器的二度和三度烫伤。利柏克希望麦当劳支付她2万美元的医疗账单作为事故的和解费用。麦当劳拒绝了,于是利柏克提起提告。在案件的调查阶段,麦当劳的内部文档透露其曾收到了数以百计的相似顾客投诉,声称麦当劳的咖啡导致了严重烫伤。

在审判阶段,这些材料使得陪审团认为麦当劳明知其产品是危险的,并会伤害其顾客,但没有采取任何手段去解决这一问题。于是陪审团裁定了20万美元的补偿性损害赔偿,但其中有 20% 是利柏克自身的责任,使得实际补偿为16万美元。陪审团同时给予利柏克270万美元惩罚性赔偿金,相当于当时麦当劳两日的咖啡销售获利。随后法官将惩罚性赔偿金额降低为 48万美元。原被告双方后来达成庭外和解,没有上诉。

另外还有1993年的辛克利铬污染案。1993年,美国加州辛克利镇居民将太平洋电力瓦斯公司(PG&E)告上法院。公司向小镇的土地和水源排放含铬污染物,造成该镇癌症高发。最终,当地居民通过诉讼取得了高达3.3亿美元赔偿。这是美国污染致癌单一赔偿案的最高数额赔偿案例,在加州政府监管下,小镇的污染清理与修复工作延续至今。这一故事被改编成电影《永不妥协》。

可以这么说,美国“天价赔偿”大多是惩罚性赔偿,而惩罚性赔偿是否成立的关键就在于,被告故意隐瞒事实使原告的损害很难察觉;损害是大规模的;在一个案件中的大额赔偿对同行业者的类似疏忽行为有威慑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旧金山市 孟山 阿尔瓦 alva 皮利奥德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