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孟小冬在杜月笙死后大骂老蒋,吓坏了在场所有人

原标题:孟小冬在杜月笙死后大骂老蒋,吓坏了在场所有人

在杜月笙晚年痛苦的疾病生涯中,他唯一的安慰就是孟小冬的尽心服侍。孟小冬,是京剧著名老生余叔岩的弟子,余派的优秀传人之一,人称“老生皇帝”。

1927年,孟小冬与梅兰芳结婚,1931年离异。孟小冬一生坎坷,受过数不清的打击,“历尽沧桑”四字可以说是她的一生的写照。她自杜月笙60岁那年进门,长日与茶炉药罐为伴,未曾有一日分享过杜月笙的富贵荣华。因此,杜月笙病越重,越是觉得自己辜负了孟小冬的一片深情。

孟小冬陪侍杜月笙到香港后,虽然在杜月笙跟前强颜欢笑,然而,杜月笙看出她眉宇间常有忧悒之色。孟小冬在香港杜公馆是孤寂的,忧闷的,一应交际酬酌、家务事项,都是属于四夫人姚玉兰的职责范围,孟小冬轮不到也不想挨。看护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的杜月笙,成为落在她肩头的重担。

在日常的生活中,杜月笙对孟小冬总是礼敬爱慕,忍耐着自己的痛苦,跟她轻声细气地说话,聚精会神地交谈;平时称呼也跟着自己的儿女一样,亲热地喊她“妈咪”。“妈咪”想买什么,要吃什么,只要孟小冬略一透露,他便忙不迭地命人快办,于是在外人看来,有时候几乎就是杜月笙反过来照顾孟小冬了。

杜月笙初到香港时,有意全家迁美定居。有一天杜月笙在房里屈指细算,自己全家和追随他的连同顾嘉棠和万墨林两家,一共需要办27张护照。当着房中众人,孟小冬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跟着去,是算丫头呢,还是算女朋友呀?”一语方出,环室肃然。自此杜月笙下定决心,不顾一切阻挠与困扰,当众宣称:他要尽快与孟小冬成婚。

杜月笙与孟小冬形式上已是夫妻,如今杜月笙缠绵病榻,又正值全家避难香港,何必大肆破费多此一举呢?反对者苦口劝阻。但是杜月笙置之不理,他决意在自己死前完成这一大心愿,为孟小冬,也为自己。

这个迟来的婚姻仪式,只是向世人宣告:作为女人的“冬皇”,在不惑之年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名正言顺的归宿。

1951年8月2日,杜月笙的心腹陆京士被从台湾急召赴港。杜月笙这位流落异乡的“上海滩皇帝”的生命之旅快要走到尽头。

从8月4日开始,杜月笙集中心力,一一安排他的后事。对于妻子、儿女、至亲好友,乃至服侍他的佣人,每一个人他都分别有所交代。

杜月笙平生排难解纷,一言九鼎,唯独他自己的太太、子女众多,相处一个屋檐下,难免有锅盘碗勺相碰的时候。8月6日之夜,是决定遗嘱、分配遗产的重要时刻,事关个人前途以及未来生活,因此不免有人担心,这一夜会有什么议论争执或意外风波。然而当陆京士朗声宣读遗嘱稿,杜月笙略予修改就算认可时,杜月笙时在香港的三位夫人,四子三女,居然闷声不响毫无异议,一件大事就此风平浪静地解决。

杜月笙从容不迫地说:“我只有一笔铜钿,留给家属作生活费用,这笔钱我是托宋子良先生保管的,数目是十万美金。因为宋子良先生代我用这笔钱买了股票,多少赚着一点,大概有11万美金左右。”在场的人无不为之错愕,谁也没有想到,一辈子在金山银海里面挥之如土的杜月笙,留给家属的遗产居然只有11万美金左右。

杜美霞(姚玉兰之女,过继给孟小冬)后来回忆说:“一共十万美金,太太们和儿女各分得一半,孟小冬得一万美金;我拿到四千美金,由于当时我尚未结婚,因此又多给了我十万港币。”

在此前,杜月笙销毁了历年别人写给他的所有借据,他对子女说:“我不希望我死后你们到处要债。”

8月10日,杜月笙神志清醒,他在和陆京士交谈时,忽然伸手到枕头底下掏摸。随后,他摸出一个手巾包来,递到陆京士的手上说:“这里是7000美金。”杜月笙紧接着便作交代,“你替我分一分。”陆京士忙问:“分给啥人呢?”杜月笙回答说:“说起来,只有妈咪最苦。再嘛,三楼也是手里没有铜钿的。”于是陆京士便顺从杜月笙的心意,决定将这7000美金,分给孟小冬3000元,孙佩豪(三夫人)和杜维藩(杜月笙长子)则各为2000元,如数分讫再报告杜月笙。

8月16日下午2点30分,时任台湾“国民大会”秘书长的洪兰友抵达香港杜公馆。他快步走进杜月笙的房间,一眼看见躺在床上呼吸屏止的杜月笙,怔了一怔,以为已来迟了一步。但是,围绕在杜月笙四周的亲友,还在急切地呼叫:“先生!先生!洪兰友来了!”洪兰友看到杜月笙似乎还有点知觉,他为达成使命,连忙高声地在他耳边喊:“杜先生,‘总统’对你的病十分关怀,希望你安心静养,早日康复。目前台湾一切有进步,‘国家’前途一片光明,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杜月笙是在凝聚他每一分精力,等候着洪兰友的到来,他听到洪兰友所说的话,竟奋目迅张,非常吃力地伸出了手,伸向洪兰友,和他紧紧地交握。与此同时,他清晰明白地说出了他在世最后的一句话:“好,好,大家有希望!”最后一个“望”字说完,杜月笙那只手松弛,垂落。

下午4时50分,这位三十年如一日真正懂得孟小冬、爱惜孟小冬的昔日大佬,终于走完了漫长而艰苦的人生历程。

注视这一幕的钱新之(杜月笙好友)热泪泉涌,喃喃地说:“大家有希望,大家有希望,天啊!就是他没有希望了啊!”

“什么就是他没有了希望呀?”站在人群中的孟小冬,突然发疯似的冲着在场众人大喊起来:“他不这么死心塌地跟着老蒋,会没希望吗?!”

众人大惊失色,当着“台湾大使”的面,有人企图捂住她的口。但是,从她口里还是进出了:“黄老爷子(黄金荣)不是在上海还活得好好的吗?就是你们让他跟着老蒋逃出上海,踏上了不归路啊!”孟小冬大喊大叫,众人以为她是这段时间被杜月笙行将死亡的阴影压得神经失常了,慌忙把她拖了出去……

孟小冬因亲友均在台湾,为避免孤寂,1967年便由香港转迁到台北定居,闭门静养,由绚烂归于平淡。1977年5月27日,孟小冬因肺气肿和心脏病并发导致昏迷,抢救无效去世,终年71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余叔岩 香港杜公馆 姚玉兰 顾嘉棠 万墨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