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什么传统海报在政治、艺术、商业领域依旧时髦

原标题:为什么传统海报在政治、艺术、商业领域依旧时髦

即使我没有仔细去看海报,它也在城市景观中留下了印记,并在内部和外部创造了识别度”

Erik Tuchkow,设计师,汉堡

Rock'n'Roll 永不消亡 – 海报及其背后的宣传需求也不会消亡,“Fons Hickmann 对此深信不疑。设计师 Erik Tuckow 也认为,社交媒体分享图片形式的新数字“海报”与街头传统海报并不存在真正的竞争:“移动设备与我们所到之处相比,是一个相对很小的范围”。“即使我没有仔细去看海报,它也在城市景观中留下了印记,并在内部和外部创造了识别度”

Ariane Spanier对此海报很着迷»在空白的纸张上尝试和寻找作为设计师的语言«。海报的存在与张贴在地理上是非常不同的。“在德国,瑞士和法国这样的地方,它很活跃 –疯狂的海报是被容忍的。但在奥斯陆这样的地方,却受到严格管制,只有非常昂贵的广告发放处用于大尺寸海报。“尽管如此,柏林给平面设计师,年轻的海报设计师提供了一个欧洲范围内很好的机会。特别是当显示器越来越多地取代城市灯光,并带来新一代移动海报时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模拟和数字

现在,创意人员喜欢接受为网络开发海报GIF版本这样的挑战。 正如 Daniel Wiesmann 最近证明的那样,想象力在数字海报和数字媒体的结合方面没有限制。位于柏林时髦的克鲁兹贝格区“第九市集”(MarkthalleNeun)第三次举办了“Stadt Land Food”(城市,田园,食物)节,该节日有很强的政治元素。“人人享有美食!”尽管这样的标语让组织者陷入了两难境地 - 毕竟,在“第九市集”上的当地手工食品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消费的起的。(*Manufakturlebensmittel:在德国的当地手工制作的食品价格比一般常规食品价格更贵)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Daniel Wiesmann为此设计的事实海报包含所有必要信息,并在上面使用手写或喷涂主题标识,这样人们就会认为这也许是一个评判型的路人在发表评论。

处于逻辑考虑,挂在“第九市集”里面的小印量丝网印刷的海报与在柏林街上出现的大批量胶板印刷的海报被同时印刷制作。此外,还有大约200张“空白”副本,并由不同的人手工绘制– 包括那些市集的参与者们,他们可自己参加创作,展示自己。

举起拳头过时了

政治与设计目前融合的并不理想。大党的选举海报必须符合主流意见,这样的观点是荒芜的。而激进的左派或右派却找不到想要为他们工作的优秀设计师。尽管如此现实还是曾在很多的政治方面的问题– 它们即是 Erik Tuckow的工作重点。

Erik Tuckow 的工作室“Sichtagitation”位 Zinnwerken(改造后的工厂),一个位于汉堡-Wilhelmsburg 的小型创意中心。他的设计被使用的范围往往令人印象深刻:为柏林巨型的 TTIP-Demonstration(反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游行示威活动)所设计的海报被制作了超过3万张,以及被他设计的传单印量超过1百万张。至少有25万人参与了TTIP-Demonstration 的示威活动。这一切都始与其在著名的汉堡自制文化中心 Roten Flora 的丝网印刷工作坊学习摄影与传达设计期间。如今会有像 BUND,NABU 或为难民工作的组织等客户来找他合作。 自2011年以来,他为柏林的大型游行活动“Wirhabenessatt!”(“我们厌倦了”)设计海报。其游行的宗旨是对农业的改革。

其设计挑战在于对平等的民主意见的重视:海报上的八十个Logo代表参与的组织,它们也有设计方面的发言权。“有一次我设计了三十张不同的海报,直到这里面有我想要的那张”Erik Tuckow 说。 虽然视觉效果是“只有”蔬菜和动物的图像,但这比看起来更复杂。“猪有正确的种类吗? 奶牛应该有角吗?“或者可以从牛的后面进行拍摄?就像暗示着 Screwyou guys!”

Tuckow 没有在任何数据库中找到合适的插图。于是他自己在 Schleswig- Holstein 进行了拍摄。与此同时,Erik Tuckow 也为反核组织设计信息海报。对于 Tuckow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工作,他曾经也在 tagesschau.de 做过一段时间的信息设计师。

为“Fukushima, Tschernobyl 和我们”这一主题制作了200套,每套十五张A1的海报。为了方便像学校,政府部门,或小型展览也能展出此类海报,通过 www.ausgestrahlt.de 可以以成本价购买到此类海报。

电影海报在 Netflix 时代

事实上,室内海报的作用比你想象的要大。电影的发布很少在街上宣传,但每个电影都需要一张海报在电影院里展示。据 Ariane Spanier说,对设计师来说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在艺术方面的要求却有一点停滞不前。 比如她办公室那张 Lars Eidinger将于5月上映的精彩电影“All My Loving”的海报

“这种类型海报有自己的规则,随消费行为和我们今天用来挑选电影或连续剧的载体而改变,”Ariane Spanier 说。“如在 Netflix ­Thumbnails一样,必须在海报上迅速的传播电影中的氛围,人们必须认出明星,即使它看起来有点俗气。正如 Saul Bass 于1958年为 Vertigo 的设计,几乎不存在图形图案。”除了一些例外,比如她为纪录片»System Error«的海报,其中没有找到合适的图片素材。

»当然,我发现艺术海报更有趣,但概念性思考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艺术形式«

Fons Hickmann,设计师,柏林

海报需要有多引人注目?

这张海报正是商业功能与艺术主张之间的极端平衡。如 Fons Hickmann所做到的。他是德国最着名的海报设计师之一,亦是去年100 Beste Plakate(德语区每年一度的100张最美的海报评选协会)的协会主席。其在同一比赛中所获奖的作品在艺术方面的成就是极高的,但遗憾的是这样的海报这几乎不会在平日的街道上看到。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我发现艺术海报更有趣,但概念思维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艺术形式”,Fons Hickmann 说。»当活动海报的美学强于信息,人们就必须意识到,只有 Insider 才能读懂它。特别是对于生活方式产品,拿运动这方面来举例,通常所要传达的不是有弹性鞋底的好处,而是传达对生活的感受。这里已有一个相对较大的目标群体对艺术海报有更大的接受度。«他的工作室成功地将服务与艺术需求相结合。方法是什么?“你必须和客户有足够多的交流与沟通。”

-END-

©️ 图片版权自设计师,

文本翻译林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CONTACT US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fons 克鲁兹贝格区 stadt 柏林街 ttip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