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新加坡人是用务实的方式来表达感情

原标题: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新加坡人是用务实的方式来表达感情

设身处地考虑对方的需要,打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表示,新加坡政府和人民都关心中国,也认为中国的和平发展给世界、区域和新加坡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孙超: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曾经有个名为“The Most Emotionless Country”(世界上“最不感性的国家”)的调查,该调查对将近150多个国家进行排名,新加坡排名倒数第一,就是最不感性的国家。作为大使,您怎么看待外界对新加坡的这种看法?

罗家良:我觉得新加坡人很务实。这是有必要的,因为新加坡本身生存不易,国小人少,没有天然资源。

坦率地说,我们的确需要以理性的“冷眼”看世界,思考新加坡在世界价值链中的位置,探讨我们应该采取的政策,如何为其他国家提供价值,这样才能够让新加坡生存并享有立足之地。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

但我不认为新加坡人没有感情。2012年,我作为新加坡驻华大使访问四川省,在汶川当地查看地震灾后重建情况时,才知道新加坡是汶川地震时捐赠第三多的国家。这出乎我的预料,毕竟新加坡的常住人口才五百多万。

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新加坡人民和中国人民在情感上的渊源,这是很重要的因素。即使新加坡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可是新加坡人民还是饮水思源,记得两三代之前的祖先很多来自中国,所以当听到汶川遭受地震灾害时,纷纷慷慨解囊。

所以,我并不同意新加坡人没有感情的说法。我们是以非常务实的方式来表达感情,提供的是实实在在的帮助。

孙超:在中国工作生活的这些年,您对于中国有什么感受?

罗家良:即使中国的资源和人口很多,中国人还是很好学,这点很可贵。有很多大国可能觉得幅员辽阔,什么都不用担心。可是中国人完全不同,不断地学习,也不排斥向一些小国学习。

同时,我发觉中国人有点“性急”。这也反映在日常生活里,比如过马路时,即使绿灯闪动了大家也都想赶紧过去。在学校报课程时,中国学生一大早就去排队了。所以新加坡人不赶紧加把劲的话,可能就被淘汰了。

孙超:新加坡人和中国人在很多方面有相同的理念和价值观。不仅两国人民之间,两国领导人之间也有过很多交流,例如邓小平先生和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先生。您觉得未来如何继续这种良好的互动关系?

罗家良:新加坡人非常敬佩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他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

目前,两国领导人沟通顺畅和频繁。在我2012年担任驻华大使至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已经多次访华。2015年两国建交25周年之际,当时的新加坡总统陈庆炎也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同时,习近平主席于2015年访问新加坡。此外,各级别及部门领导之间的互访和交流也很频繁。在一些国际场合,两国领导人也都有很好的交流。

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夜景

对于未来两国之间的交往,我觉得有两个重要机制值得重视。

一是两国更年轻领导层间的接触机制。新中两国经贸关系密切,从2013年开始,新加坡已经连续三年半是中国投资最多的外资来源国。中国也是新方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新加坡和中国地方政府的经贸往来十分密切,至今和中国八个地方政府建立了合作机制。这些机制的新方牵头人都是部长级别,中方的对接人都是地方省长或者直辖市的市长。他们都是不同年龄层次的领导者。

二是干部培训机制。干部培训机制源于邓小平先生的倡议。1978年的新加坡之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92年他发表“南方谈话”时还提出要向新加坡学习。之后中国领导干部开始到新加坡去考察、交流和学习。1996年,两国成立新的机制,进行系统化的学习和培训。通过这个机制,中国至今派到新加坡学习的干部已经有五万五千多名。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公务员也被派到中国来学习。这个机制可以确保两国领导层的关系健康发展。

李光耀先生曾经建议,针对两国最关心的议题开展合作项目来分享经验和成果。中新苏州工业园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这是两国政府间第一个合作项目,双方摸着石头过河,克服了种种挑战,吸收了宝贵经验。

孙超: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新加坡是重要的“一带一路”共建国家,未来,新加坡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罗家良:新加坡欢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提出这个倡议有助于区域发展。亚洲地区的确有这方面的庞大需求,而现有的一些平台机制无法完全满足。

目前,新加坡跟中国启动了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有助于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可以说是真正把“一带”和“一路”连接了起来——中国西部(包括重庆)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一部分,新加坡则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

这一项目将针对四大块打造“互联互通”:金融互联互通、航空互联互通、现代物流互联互通、通信电信产业互联互通。

2018年11月2日,首届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在重庆举行。

目前,新加坡已经在重庆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利用新加坡金融市场来降低在西部投资的成本。机制启动以来,重庆企业利用这个市场已借贷了数十亿美元的款项,可以全额回流到中国进行投资,成本比较低。

在航空互联互通方面,双方会增加航班次数,扩展网络范围,携手打造中国西部的航空枢纽。

在物流互联互通方面,关键是结合铁运、陆运、江运。重庆目前有两条主要的货运通道,一条是往西的渝新欧(重庆—新疆—欧洲)铁路,一条是长江到沿海港口的江运路线。新中双方正探讨打造一条重庆通往北部湾的运输道路来连接新加坡的港口。

重庆西部现代物流园内的中铁联集重庆中心站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国际贸易大通道、渝新欧班列的始发站。图为2017年4月11日,在重庆西部现代物流园内的中铁联集重庆中心站,工作人员操纵机械搬运集装箱。

另外,ICT产业(信息、通信和技术产业)在未来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通过打造平台,信息的联通可以创造新的商机并提高效益,为中国西部带来更顺畅的财通、货通、人通、资讯通。

孙超:您如何看待中国和新加坡未来的合作发展?

罗家良:新加坡政府和人民都关心中国,也认为中国的和平发展给世界、区域和新加坡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新加坡也在不断探讨如何支持中国继续和平发展,并为中国发展提供价值。

2015年习主席访问新加坡时,两国领导人把关系定位成“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最关键的词汇是“与时俱进”,这个定位凸显了两国关系的特点,也是中国与各国伙伴关系当中唯一享有“与时俱进”的定位。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上的“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

新中与时俱进的伙伴关系体现了两国合作的实质特征。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时,关注吸引外资和现代工业化,所以两国共建了苏州工业园。随着发展重点逐渐转向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双方则发展了天津生态城。当中国致力于经济转型升级时,双方就开始发展广州知识城。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两国启动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以服务业、互联互通为主。

新加坡和中国合作前景广阔,关键在于双方都希望两国合作能与时俱进。第一,不只重复以往的做法,不断地跟着新时代,配合双方不同的需求与能力,继续创新改变并取得新突破。第二,设身处地考虑对方的需要,打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两国的明天会更好。

作者 / 孙超

《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编委、国研智库副总裁, 著有《新秩序:各国大使眼中的“一带一路”》

本文已由百通社获得中文转载权。部分内容有删减。

编辑 / 李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罗家良 gallup 陈庆炎 渝新欧 ict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