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巨亏,净资产仅数百万,暴风集团迷失在风口

原标题:10亿巨亏,净资产仅数百万,暴风集团迷失在风口

锋芒智库丨指月

5月11日,多家财经媒体发布爆料,称在深圳湾软件园有暴风TV员工拉横幅维权,横幅上分别写着“无德无信,欠债不还,暴风TV换我血汗钱”、“三诺19楼暴风智能公司拖欠半年工资无人性,还我血汗钱”字样。员工所指的是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暴风集团的重要参与子公司之一。

暴风集团如今处境很像一年前的乐视网。虽未像后者那样引发惊天暴雷,但2018年、2019年Q1的财报业绩已经足够触目惊心——2018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11.27亿元,同比下降41.25%,净利润亏损达10.9亿元,同比下降2077.65%;2019年Q1亏损延续,Q1营业收入7120.51万元,同比下降81.60%,净亏损达到1749.50万元。

2018年的亏损超过了前五年盈利之和:

来源:同花顺财经

最令人感到危险的是,公司2019年Q1财报净资产已经不足700万元,面临着净资产转负的风险。对此创业板发布了年报问询函,第一条就要求暴风集团“充分披露你公司当前面临的具体经营困难,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以及你公司拟采取的解决措施。”就在问询函前一天,暴风集团还因未履行回购义务,被光大证券索赔约7.5亿元。

来源:暴风集团2019一季度财报

乐视网前脚因为净资产为负被暂停上市,现在看来暴风集团也隐约有步其后尘的危险。这家曾经以“暴风影音”占据了几乎绝大多数电脑桌面的互联网公司,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视频一蹶不振,电视业务陷入巨亏

2015年3月,暴风集团在创业板上市,乘着牛市一路上涨至最高123元,市值迅速超过百亿级别;时至今日,暴风集团股价来到了7.88元,总市值仅为25.97亿。

年报提到:“暴风集团现如今的主要业务来自来源于互联网视频(暴风影音)以及互联网电视(暴风电视)两个业务板块。PC端和移动端暴风影音是公司上市之前原有的业务模块,此业务模块主要通过广告及增值服务变现;为了构筑互联网视频业务的差异化竞争壁垒,公司上市后开启了软硬件一体化布局,开展了互联网电视业务即暴风电视,此业务主要通过硬件收入、广告业务、网络付费服务等变现。”

2018年年报中,参股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亏损达到11.91亿,净资产已然为负。深圳暴风智能的主要业务正是暴风TV:

暴风集团在硬件上的入局口号是颇为夸张的,例如2020年2000万台的销售目标几乎是就是天方夜谭——暴风TV最为火爆的2017年销量号称突破了100万台,而据奥维云网数据,2017年全国电视销量共4752万台。要达到暴风TV的口号目标,几乎要将小米、海信、创维、TCL等豪强统统踩到脚下,而现实情况无须赘述,暴风智能的巨额亏损说明了一切。

创业板问询函中提到,暴风智能主营暴风电视的生产、销售,自 2016年度至2018年度持续亏损-3.58亿元、-3.20亿元、-11.91亿元,2018年公司却未对收购产生的1.28亿元商誉计提减值,无疑又是一颗巨雷。

暴风集团双驾马车的另一边,作为播放器的暴风影音早已没有了PC下载时代的辉煌,作为视频平台,也完全无法与爱腾优、芒果TV甚至搜狐视频相比,网站上几乎没有任何首发热门剧集、综艺,一派死气沉沉。

擅长讲故事的暴风被风口所迷

暴风集团在资本市场的上蹿下跳,源于这家公司一直不吝于尝试各种新兴领域——

在VR概念最火的2016年前后,暴风集团推出了暴风魔镜VR眼镜,还曾一度在低端VR市场有着不错的占有率;乐视内部矛盾激发时,暴风TV又横空出世进军电视硬件,彼时媒体报道称,暴风CEO冯鑫确定的2020年的预期目标是TV总销量达到2000万台;区块链火了之后,暴风又不甘寂寞,暴风集团高管持股开办的暴风新影推出“暴风BFC播酷云”,似乎在复刻迅雷的操作。

但这些概念基本都变成了故事、口号,而没有转换为真金白银的入账。在VR眼镜、电视两个硬件领域,暴风所做的并不是找出自己的独特竞争力,而是传统的价格战,这导致从VR魔镜到电视,硬件销售一直是亏损大头。

并且,暴风的硬件细节战略也并不成熟。在VR领域,暴风魔镜一直以百元档的VR眼镜称雄。但在整个2015-2017年期间,VR市场是风声大雨点小,暴风魔镜以低端VR进入的市场虽然有不错的用户占有率,但没有实际体验加持,VR变成了一波流的“玩具”,而不是新的“平台”级别存在,暴风影音的内容储备,也不足以支撑起VR内容库。

百元档的VR眼镜几乎是百分百的光学装备,其原理和谷歌的纸盒VR别无二致;到了2018年,高端VR销售量大增,2019年,一线品牌的3K、4K一体机纷纷降价,在真正的VR体验面前,暴风魔镜的空间无疑将进一步被压缩。

电视方面,暴风TV试图用低价获取市场的逻辑与小米相似。但在实际结果来看,本身就是硬件起家的小米成为唯一幸存的互联网电视,江湖中仍然是小米与传统电视厂商的游戏,暴风、乐视并未取得理想中的地位。

这是互联网公司转型的失败。在关键节点上,暴风的风口追逐总显得慢人一步。

守家还是出击?PC时代软件巨头转型难

首先是“暴风影音”的转型迟钝。这与互联网环境息息相关,早期“暴风影音”与迅雷一道都是国内个人电脑装机的必备软件之一,作为播放器起步,又因为在线视频的崛起而随之受益,与PPS等新生力量进行角逐。

暴风影音的优势在于其作为PC视频播放器的极低用户获取成本。这是因为当时主流的电影、电视剧网络播放方式是以下载播放为主的,网络带宽限制、高清线上播放习惯并未养成。同时,国内版权市场并未成型,也侧面加快了迅雷、暴风影音的壮大。

早期的暴风影音

但与迅雷一样,暴风影音面对的无解问题是客观环境的变革。在PC端有大量占有率的下载、播放软件不可避免地会把家越守越小——在线视频播放成型、版权市场规范、下载管控严格,移动网络的全面接位,这些都在挤压传统PC软件的生存空间。

如今PC端打开一个网页就能随便看优爱腾的剧综资源,手机移动端无限流量套餐、无处不在的WIFI信号普及,坐在电脑前看下载好的视频资源这个场景,早就大不如前了。

暴风影音的在线视频平台从一开始就落于人后,无非是个防守型的产物,在如今内容版权支撑起的第一梯队面前,几乎是不堪一击,最近一次出现在大众视线里还是“程序员祭天”的玩笑。但为了维持目前的视频平台,暴风影音仍然要付出高昂的带宽成本、采购成本,加剧了亏损。

暴风所犯的错误,一是从PC播放软件转向移动、在线媒体平台不够果断,二是开展硬件业务的好高骛远不务实。前者是传统PC互联网豪强的普遍问题,人人网、迅雷等也经历了同样的起落;而后者,暴风过于执迷“讲故事”,我们并未从暴风TV、暴风魔镜中看到多少技术进展,无非是价格噱头下毫无粘性的短暂市场占有。

如今巨亏、净资产所剩无几、大股东减持、被机构索赔种种重压之下,暴风或许已经没有力量支撑起自己的美好故事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