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避免“特朗普式悲剧”、不投票得坐牢:请收好这份澳洲大选观战攻略

原标题:避免“特朗普式悲剧”、不投票得坐牢:请收好这份澳洲大选观战攻略

堪培拉澳大利亚议会

记者 | 刘芳 发自澳大利亚悉尼

5月18日,澳大利亚将迎来第46届联邦议会大选。今年的大选将选举产生议会众议院全部151个席位,以及参议院76个席位中的40个。竞选主要在代表工商业主利益的执政党自由党和代表劳工阶层利益的工党之间展开。民调显示,目前工党总体暂时领先2-4个百分点。

澳大利亚众议院席位按选区人口比例产生,任期3年。而在参议院中,全国6个州每州固定12席,另外2个地区各2名。各州参议员任期6年,每3年改选一半,各地区参议员任期3年。选举胜出党派的领袖自动成为总理。

虽然与英美等一样均为实行民主制的英语国家,但澳大利亚的联邦选举却有着本身独有的特点。

投完票吃热狗,不投要罚款

澳大利亚联邦大选自1924年开始实施强制性投票,是目前唯一一个强制公民投票的英语国家。对澳大利亚政府来说,投票和税收、义务教育等一样是一种公民义务。而为了使民众积极参与投票,政府可谓煞费苦心。《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里赫特尔(Tacey Rychter)将其形象地比喻成“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

所谓胡萝卜,指的是给选民提供极大便利。首先,联邦选举和州选举一样都定在周六举行。其次,投票方式多种多样,包括邮政投票和海外大使馆投票等。正如来自维多利亚州的哈里尔(Damien Hurrell)所说:“投票中心是由一个独立的委员会组织的,他们到处都是,工作人员也很多。这意味着等待时间一般都不超过几分钟。甚至有投票小组访问监狱、医院和疗养院,以便所有有投票权的人都能投票。”

而由于许多投票点都设在学校、社区中心和教堂等人群密集场所,因此投票之后在投票站外吃免费热狗,也成了澳大利亚文化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民主热狗”贴纸。图片来源:Instagram

今年,图片社交平台Instagram还推出了“民主热狗”的小贴纸,让年轻选民分享自己在投票当天的动态或自拍。更贴心的是,点击这些贴纸还会看到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提供的详细信息。

Instagram的政治和政府事务总监塔斯-帕克(John Tass-Parker)表示:“澳大利亚人每天都在Instagram上分享100多万个故事,所以我们增加了这项有趣的功能,鼓励人们表达自己的意见,并获得更多的信息。”

当然,除了美味的“胡萝卜”以外,澳大利亚政府也会祭出“大棒”。18岁及以上公民如果不出席投票,将面临20澳元(约合100元人民币)以上的罚款,而如果再不支付罚款就可能要蹲监狱了。截至2019年1月,澳大利亚总人口约为2520.9万,其中18岁以上保守估计约占七成。

据公开资料统计,全世界共有11个民主制主权国家实行强制投票,包括卢森堡,比利时,新加坡等。在“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下,澳大利亚联邦大选的投票率自1925年以来从未低于90%。相比之下,美国自1968年以来总统选举的投票率均低于60%。

今年母亲节,自由党领袖莫里森与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合影。图片来源:莫里森个人推特

当然,世界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制度。强制性投票制度也一直伴随着争议声。反对者认为,强制性投票侵犯了公民自由权,也会导致大量无效的空白选票,后者在澳大利亚又被称为“驴票”(donkey vote)。

支持者则认为,当有较高比例的公民参与投票时,其选举产生的政府所作的决定更具合法性。对于这个移民国家来说,强制投票是帮助这些群体迅速融入社会大家庭的一种手段。《卫报》专栏作家奥尔康(Gay Alcorn)在今年3月撰文称,澳大利亚的强制性投票制度使这个8年里换了6个总理的国家避免了“特朗普式悲剧”。因为事实上,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时只赢得了美国所有选民25%的选票。而在当年英国脱欧公投的案例中,真正投票支持脱欧的也只占所有选民的37%。

更重要的是,强制性投票使政治讨论聚焦于中心议题而不是极端话题。墨尔本大学历史学教授布雷特(Judith Brett)表示:“强制投票会降低冲突的情绪。在美国,性和种族话题常常被用来刺激选民,但这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卫报专栏作家Gay Alcorn在2019年3月7日发表的文章。 政党领袖作用不大?

澳大利亚大选还分别融合了英国议会制和美国联邦制的特点。

西澳大利亚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陈杰对界面新闻介绍道:“澳大利亚是议会制投票。具体来说,今年大选是指在下议院151个席位中选出主要政党组成政府,议会任期为三年。在澳大利亚,政党领袖个人能说会道不能确保他/她能当总理,主要还是看一个政党的政策是否合理。政党领袖的个人魅力和政党获选没有必然关系。”

澳大利亚并不完全照搬英国的议会民主制。陈教授表示,英国议会两院中的贵族院采用世袭制,不参加选举,权力较小。而的美国参议员均由选举产生,权力较大。在上院的设计中,澳大利亚借鉴了美国参院的选举制度,所以在这次联邦大选还有40个参议院席位也参加竞选。这也是有时在众院获得多数的大党需要联合一些怪里怪气的小党组合成联合政府的原因。

5月18日,新一届总理将在自由党领袖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之间产生。陈杰认为,两人在大选中发挥的作用并不会很大。他说:“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纲领并非一致,完全没按常理出牌。而这种现象在澳洲大选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各党内部要协调一致,个人能发挥魅力的空间不是很多。”

5月16日,工党领袖肖顿在学包饺子。图片来源:肖顿的推特

通常来说,澳大利亚联邦竞选活动共进行6周。相比之下,美国2016年的总统竞选活动持续了596天,而2020年的下一次竞选预计将持续1194天,相当于澳大利亚30多个选举季。

对此,悉尼大学政治学教授、《民主的生与死》一书的作者基恩 (John Keane) 认为,编写澳大利亚宪法的作者们预见到太长的竞选周期会让滥用权力和政府中断占据上风, “因此必须对竞选活动规定严格的时间限制。”

在更细节的层面,如计票方式和捐款规定上,澳大利亚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例如,澳大利亚的选票为偏好投票制(ranked voting),投票者需在所有候选人的名字旁按偏好性写出序号,否则选票作废。陈杰表示,民主选举也是数学游戏,因为不同计票制会使同样的选举结果产生出完全不同的获胜者。

4月16日,澳第三大党绿党领袖Richard Di Natale在阿德莱德考拉和野生动物医院。图片来源:纳塔莱的推特 环境、经济最受关注

在每一次联邦选举中,人们最关心的议题都因党派、年龄而有所不同。在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ABC)于2019年4月所做的一项调查中,29%的受访者认为环境是首要问题,而在2016年这一比例仅为9%。紧随其后的是包括政府支出和税收在内的经济问题,有23%的受访者将其排在重要议题的第一位。

从调查结果来看,环境议题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关键性群体中。首先,在尚未决定要投票给谁的选民中,环境问题(30%)大幅领先经济议题(19%),是他们关注的焦点。而在18-34岁的千禧一代中环境问题也以压倒性的比重(39%)成为最关切的话题。

在所有政党中,第三大党绿党始终将环境议题放在首位。

绿党在悉尼Bennelong选区的华裔候选人Zhang Qiu Yue对界面新闻表示:“英国和爱尔兰在不久前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我们也必须立即采取行动。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和天然气出口国,我们对全球变暖负有责任。根据绿党的气候政策,我们希望在十年内彻底摆脱煤炭和天然气完全转变成新兴能源,到2040年实现零排放。”

绿党悉尼Bennelong选区候选人Zhang Qiu Yue。

在经济议题方面,分析师和经济学家们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前景持审慎态度。虽然自由党和工党都表示根据预估澳大利亚会保持预算盈余,但这些预估的前提正在发生变化。

前澳大利亚央行分析师Li Chen对界面新闻表示:“预算盈余的预估是基于政府从煤铁铜所得税收在未来两年内不会发生变化的假设之上的。而这是一个大胆的主张。我们知道,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会抑制全球经济增长潜力。较弱的增长将抑制总体需求,因此肯定会抑制对煤炭、铁矿石和铜的需求。”

在两大党不同经济政策方面,Li Chen也向界面新闻做了分析。他说:“自由党联合政府承诺将延续对高收入者减税的政策,分为三个阶段实施。同时他们将保持目前的负扣税(negative grearing)和资本利得税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 tax)政策。而工党则希望通过取消以上税收漏洞创造每年数百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从所有单项经济政策来看,Li Chen认为工党提出的育儿补贴或将对澳大利亚经济前景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根据工党目前的提议,中低收入家庭将获得工党政府总共40亿澳元的育儿补贴。这意味着家庭收入低于6.9万澳元的家庭将获得几乎免费的育儿服务,从全国来说这项政策会使88.7万个家庭受益。Li Chen认为:“这将使许多在家全职育儿或从事兼职和临时工作的妇女得到解放。通过全职工作,她们将获得更多可支配收入,而更多可支配收入将增加经济需求。同时,较高报酬的工作也与较高生产力相关。经济需求和生产力水平的增加将提升整体经济活动。”

工党育儿优惠政策宣传片截图。图片来源:肖顿的推特

除了环保和经济议题以外,此次联邦大选是否会影响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和亚太局势呢?对此陈杰认为,澳大利亚对亚太局势的影响力每况愈下,所以大选结果对地区格局和外交都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在中国问题方面,这次两党在大选中都处于回避状态。陈杰说:“事实上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有太多值得争议的话题,说出来对谁都不利。”

社交平台成政治工具

不久前,澳大利亚民主博物馆和堪培拉大学联合出版的《民主2025》(Democracy 2025)报告显示,近年来澳大利亚民众对民主运行情况的满意度急速下降,从2013年的71%下降到2018年的41%,为有史以来最低。其中社交媒体散播假新闻被报告列为主要原因之一。

据界面新闻记者观察,在澳大利亚大选前夕,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充斥着大量针对堕胎、同性婚姻、移民政策、税收政策等议题的假新闻,几乎所有的相关公众号都在试图以最夸张的方式吸引眼球,追求流量,从而对几大党和他们的政治议题采用了夸张、扭曲、甚至编造的手法。同时记者发现,在因大选而组建的华人微信群中存在着大量人身攻击、辱骂恐吓的内容。

就对民众制度的信任问题,界面新闻采访了《民主2025》的主要作者,堪培拉大学政治学教授伊万斯(Mark Evans)。他表示:“信任是使所有人因共同利益而行动的粘合剂。没有信任,我们就没有能力应对复杂的长期挑战。信任也与民主的满足感密切相关。”

记者 | 刘芳 发自澳大利亚悉尼

5月18日,澳大利亚将迎来第46届联邦议会大选。今年的大选将选举产生议会众议院全部151个席位,以及参议院76个席位中的40个。竞选主要在代表工商业主利益的执政党自由党和代表劳工阶层利益的工党之间展开。民调显示,目前工党总体暂时领先2-4个百分点。

澳大利亚众议院席位按选区人口比例产生,任期3年。而在参议院中,全国6个州每州固定12席,另外2个地区各2名。各州参议员任期6年,每3年改选一半,各地区参议员任期3年。选举胜出党派的领袖自动成为总理。

虽然与英美等一样均为实行民主制的英语国家,但澳大利亚的联邦选举却有着本身独有的特点。

投完票吃热狗,不投要罚款

澳大利亚联邦大选自1924年开始实施强制性投票,是目前唯一一个强制公民投票的英语国家。对澳大利亚政府来说,投票和税收、义务教育等一样是一种公民义务。而为了使民众积极参与投票,政府可谓煞费苦心。《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里赫特尔(Tacey Rychter)将其形象地比喻成“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

所谓胡萝卜,指的是给选民提供极大便利。首先,联邦选举和州选举一样都定在周六举行。其次,投票方式多种多样,包括邮政投票和海外大使馆投票等。正如来自维多利亚州的哈里尔(Damien Hurrell)所说:“投票中心是由一个独立的委员会组织的,他们到处都是,工作人员也很多。这意味着等待时间一般都不超过几分钟。甚至有投票小组访问监狱、医院和疗养院,以便所有有投票权的人都能投票。”

而由于许多投票点都设在学校、社区中心和教堂等人群密集场所,因此投票之后在投票站外吃免费热狗,也成了澳大利亚文化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民主热狗”贴纸。图片来源:Instagram

今年,图片社交平台Instagram还推出了“民主热狗”的小贴纸,让年轻选民分享自己在投票当天的动态或自拍。更贴心的是,点击这些贴纸还会看到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提供的详细信息。

Instagram的政治和政府事务总监塔斯-帕克(John Tass-Parker)表示:“澳大利亚人每天都在Instagram上分享100多万个故事,所以我们增加了这项有趣的功能,鼓励人们表达自己的意见,并获得更多的信息。”

当然,除了美味的“胡萝卜”以外,澳大利亚政府也会祭出“大棒”。18岁及以上公民如果不出席投票,将面临20澳元(约合100元人民币)以上的罚款,而如果再不支付罚款就可能要蹲监狱了。截至2019年1月,澳大利亚总人口约为2520.9万,其中18岁以上保守估计约占七成。

据公开资料统计,全世界共有11个民主制主权国家实行强制投票,包括卢森堡,比利时,新加坡等。在“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下,澳大利亚联邦大选的投票率自1925年以来从未低于90%。相比之下,美国自1968年以来总统选举的投票率均低于60%。

今年母亲节,自由党领袖莫里森与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合影。图片来源:莫里森个人推特

当然,世界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制度。强制性投票制度也一直伴随着争议声。反对者认为,强制性投票侵犯了公民自由权,也会导致大量无效的空白选票,后者在澳大利亚又被称为“驴票”(donkey vote)。

支持者则认为,当有较高比例的公民参与投票时,其选举产生的政府所作的决定更具合法性。对于这个移民国家来说,强制投票是帮助这些群体迅速融入社会大家庭的一种手段。《卫报》专栏作家奥尔康(Gay Alcorn)在今年3月撰文称,澳大利亚的强制性投票制度使这个8年里换了6个总理的国家避免了“特朗普式悲剧”。因为事实上,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时只赢得了美国所有选民25%的选票。而在当年英国脱欧公投的案例中,真正投票支持脱欧的也只占所有选民的37%。

更重要的是,强制性投票使政治讨论聚焦于中心议题而不是极端话题。墨尔本大学历史学教授布雷特(Judith Brett)表示:“强制投票会降低冲突的情绪。在美国,性和种族话题常常被用来刺激选民,但这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卫报专栏作家Gay Alcorn在2019年3月7日发表的文章。 政党领袖作用不大?

澳大利亚大选还分别融合了英国议会制和美国联邦制的特点。

西澳大利亚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陈杰对界面新闻介绍道:“澳大利亚是议会制投票。具体来说,今年大选是指在下议院151个席位中选出主要政党组成政府,议会任期为三年。在澳大利亚,政党领袖个人能说会道不能确保他/她能当总理,主要还是看一个政党的政策是否合理。政党领袖的个人魅力和政党获选没有必然关系。”

澳大利亚并不完全照搬英国的议会民主制。陈教授表示,英国议会两院中的贵族院采用世袭制,不参加选举,权力较小。而的美国参议员均由选举产生,权力较大。在上院的设计中,澳大利亚借鉴了美国参院的选举制度,所以在这次联邦大选还有40个参议院席位也参加竞选。这也是有时在众院获得多数的大党需要联合一些怪里怪气的小党组合成联合政府的原因。

5月18日,新一届总理将在自由党领袖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之间产生。陈杰认为,两人在大选中发挥的作用并不会很大。他说:“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纲领并非一致,完全没按常理出牌。而这种现象在澳洲大选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各党内部要协调一致,个人能发挥魅力的空间不是很多。”

5月16日,工党领袖肖顿在学包饺子。图片来源:肖顿的推特

通常来说,澳大利亚联邦竞选活动共进行6周。相比之下,美国2016年的总统竞选活动持续了596天,而2020年的下一次竞选预计将持续1194天,相当于澳大利亚30多个选举季。

对此,悉尼大学政治学教授、《民主的生与死》一书的作者基恩 (John Keane) 认为,编写澳大利亚宪法的作者们预见到太长的竞选周期会让滥用权力和政府中断占据上风, “因此必须对竞选活动规定严格的时间限制。”

在更细节的层面,如计票方式和捐款规定上,澳大利亚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设计。例如,澳大利亚的选票为偏好投票制(ranked voting),投票者需在所有候选人的名字旁按偏好性写出序号,否则选票作废。陈杰表示,民主选举也是数学游戏,因为不同计票制会使同样的选举结果产生出完全不同的获胜者。

4月16日,澳第三大党绿党领袖Richard Di Natale在阿德莱德考拉和野生动物医院。图片来源:纳塔莱的推特 环境、经济最受关注

在每一次联邦选举中,人们最关心的议题都因党派、年龄而有所不同。在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ABC)于2019年4月所做的一项调查中,29%的受访者认为环境是首要问题,而在2016年这一比例仅为9%。紧随其后的是包括政府支出和税收在内的经济问题,有23%的受访者将其排在重要议题的第一位。

从调查结果来看,环境议题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关键性群体中。首先,在尚未决定要投票给谁的选民中,环境问题(30%)大幅领先经济议题(19%),是他们关注的焦点。而在18-34岁的千禧一代中环境问题也以压倒性的比重(39%)成为最关切的话题。

在所有政党中,第三大党绿党始终将环境议题放在首位。

绿党在悉尼Bennelong选区的华裔候选人Zhang Qiu Yue对界面新闻表示:“英国和爱尔兰在不久前宣布气候紧急状态,我们也必须立即采取行动。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和天然气出口国,我们对全球变暖负有责任。根据绿党的气候政策,我们希望在十年内彻底摆脱煤炭和天然气完全转变成新兴能源,到2040年实现零排放。”

绿党悉尼Bennelong选区候选人Zhang Qiu Yue。

在经济议题方面,分析师和经济学家们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前景持审慎态度。虽然自由党和工党都表示根据预估澳大利亚会保持预算盈余,但这些预估的前提正在发生变化。

前澳大利亚央行分析师Li Chen对界面新闻表示:“预算盈余的预估是基于政府从煤铁铜所得税收在未来两年内不会发生变化的假设之上的。而这是一个大胆的主张。我们知道,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会抑制全球经济增长潜力。较弱的增长将抑制总体需求,因此肯定会抑制对煤炭、铁矿石和铜的需求。”

在两大党不同经济政策方面,Li Chen也向界面新闻做了分析。他说:“自由党联合政府承诺将延续对高收入者减税的政策,分为三个阶段实施。同时他们将保持目前的负扣税(negative grearing)和资本利得税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 tax)政策。而工党则希望通过取消以上税收漏洞创造每年数百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从所有单项经济政策来看,Li Chen认为工党提出的育儿补贴或将对澳大利亚经济前景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根据工党目前的提议,中低收入家庭将获得工党政府总共40亿澳元的育儿补贴。这意味着家庭收入低于6.9万澳元的家庭将获得几乎免费的育儿服务,从全国来说这项政策会使88.7万个家庭受益。Li Chen认为:“这将使许多在家全职育儿或从事兼职和临时工作的妇女得到解放。通过全职工作,她们将获得更多可支配收入,而更多可支配收入将增加经济需求。同时,较高报酬的工作也与较高生产力相关。经济需求和生产力水平的增加将提升整体经济活动。”

工党育儿优惠政策宣传片截图。图片来源:肖顿的推特

除了环保和经济议题以外,此次联邦大选是否会影响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和亚太局势呢?对此陈杰认为,澳大利亚对亚太局势的影响力每况愈下,所以大选结果对地区格局和外交都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在中国问题方面,这次两党在大选中都处于回避状态。陈杰说:“事实上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有太多值得争议的话题,说出来对谁都不利。”

社交平台成政治工具

不久前,澳大利亚民主博物馆和堪培拉大学联合出版的《民主2025》(Democracy 2025)报告显示,近年来澳大利亚民众对民主运行情况的满意度急速下降,从2013年的71%下降到2018年的41%,为有史以来最低。其中社交媒体散播假新闻被报告列为主要原因之一。

据界面新闻记者观察,在澳大利亚大选前夕,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充斥着大量针对堕胎、同性婚姻、移民政策、税收政策等议题的假新闻,几乎所有的相关公众号都在试图以最夸张的方式吸引眼球,追求流量,从而对几大党和他们的政治议题采用了夸张、扭曲、甚至编造的手法。同时记者发现,在因大选而组建的华人微信群中存在着大量人身攻击、辱骂恐吓的内容。

就对民众制度的信任问题,界面新闻采访了《民主2025》的主要作者,堪培拉大学政治学教授伊万斯(Mark Evans)。他表示:“信任是使所有人因共同利益而行动的粘合剂。没有信任,我们就没有能力应对复杂的长期挑战。信任也与民主的满足感密切相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执政党自由党 澳大利亚联邦 里赫特尔 民主热狗 塔斯-帕克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