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素媛案”罪犯明年出狱,但恶魔从未悔过

原标题:“素媛案”罪犯明年出狱,但恶魔从未悔过

本文图片及视频截图均来自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罗小朵朵 / 文

2008年,韩国发生了一件令人心碎的惨案。一个8岁的女孩在上学途中,被一名男子拽到厕所里强奸。

她被发现时已是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她可能终身无法怀孕,并且要一直使用人工肛门与尿袋。

2013年,根据此案改编的电影《素媛》上映

11年过去了,受害女孩经过两次极其痛苦的手术,终于不用整天挂着便袋。

她和其他同学一样,参加了高考。

她说想当一个医生,帮助和自己一样的受害者。

然而,乌云才刚刚散去,又沉沉压来。伤害她的恶魔男子赵斗淳将在2020年12月13日出狱。

韩国MBC电视台公开的赵斗淳长相

记住这张脸,这就是恶魔的样子。

毁了女孩的一生,代价仅仅是坐12年牢。更恐怖的是,经过700多小时的心理治疗后,专家判定,赵斗淳再犯的可能性极高。

韩国80多万民众反对赵斗淳出狱。然而,根据韩国现行法律,无法再给赵斗淳加刑。

这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将在明年成真

恶魔永远是恶魔

面对自己的罪行,赵斗淳毫无悔改之意。

他一开始完全否认罪行,只说自己当时是喝醉了,不省人事。就算面对DNA和体液等确凿证据,他也恬不知耻地说:“这是为了栽赃而伪造的。”

服刑期间,赵斗淳竟然写了300多页的申请书交给警方和法院,辩称自己无罪。

他在申请书里写道:“如果有我强奸的证据的话,请一定要给我最严厉阉割惩罚。”

在反社会人格调查中,赵斗淳得分高达29,比连环杀人凶手还高。

反社会人格障碍是一种犯罪型人格障碍,典型特征是对社会对他人冷酷、仇视,缺乏同情心,缺乏羞愧悔改之心,不负责任。

同样的狡辩,发生在震惊世界的美国体操队医性侵案中。

拉里·纳萨曾在美国体操队担任队医,他在20年间性侵了160多位女运动员。

在最后的审判中,面对如山铁证,纳萨仍在狡辩:“我所做的都是医学治疗,不是性侵。现在她们这么做,只是媒体的暗示,她们是为了博得关注,或者赔偿。”

这场关于纳萨的听证会,从头至尾都满是泪水和愤怒

所以你看,恶魔都是相似的,我们无法奢望,恶魔有朝一日会良心发现,突然有了人性。

据“女童保护”组织的统计数据,2013至2015年间,全国曝光的性侵儿童案共968起,受害儿童超过1790人。

2018年,全国曝光的性侵儿童案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

专家指出,1件儿童性侵新闻的曝光,就意味着还有7件没有曝光的案件已经发生。也就是说,2018年,每天至少发生6起儿童性侵案。

有些女孩被性侵后不敢或羞于报案。听听她们的遭遇,每一句都是满含着血泪的控诉。

网友们的痛苦回忆

该如何保护你,我的孩子

在根据真实案件改变的电影「素媛」中,素媛本是个多么懂事又善良的女孩,从不愿给家里添麻烦。

出事那天,下着大雨。

如果素媛的妈妈坚持送她上学,如果素媛没有走小路,如果她没有把伞借给那个陌生的大叔,也许一切不会发生。

韩国电影「素媛」剧照

父母的一个疏忽,就是一辈子的悔和痛。

调查显示,大部分被性侵的女孩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和安全教育,家长也不知如何教孩子预防性侵。

还有很多女孩是遭遇了性侵而不自知,在很多年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数据来自:“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有位朋友听说要给女儿讲预防性侵知识,立刻大惊失色:“天哪,太阴暗了,我讲不出口。”

一直以来,我们多少家长就是这样“谈性色变”。

2017年,中国最好的性教育读本《珍爱生命》,却被很多家长以“尺度过大”为由赶出了校园。

「珍爱生命」读本

很多人在上大学之前,“性教育”都是一片空白。

其实,很多国家对儿童早期性教育都非常重视——

英国,从5岁起强制进行性教育;

瑞典,对7岁以上的儿童进行性教育;

芬兰,性教育进入中小学教学大纲,幼儿园有正式的性教育书籍;

日本,在小学第一册《卫生》教科书的封面上就有女性和男性的身体器官图。

不要认为性教育不需要太早,罪恶的眼睛从来不会嫌孩子“还小”。

“你不配再迈出监狱一步”

作为父母,我们还希望能有更完备、更严格的法律来保护我们的孩子。

对于赵斗淳这样的恶魔,我只想对他说一句话:“你不配再迈出监狱一步。”

这句话,亦是纳萨性侵案的审判法庭上,女法官对纳萨的怒斥。

她说:“我刚刚签署了你的入狱执行令,你只配待在高墙之内。你无法控制你的罪恶欲望,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对脆弱无辜的人群造成毁灭。”

纳萨性侵和娈童罪名成立,将入狱40-175年,有生之年是不可能出来了。

韩国因赵斗淳一案,也开始加强对儿童性犯罪的量刑标准。

2009年,韩国将儿童性侵犯罪的最高刑期从15年提高到30年,之后又提升至50年,2013年进一步升级到无期徒刑,不得假释。

2011年,韩国开始实施“化学阉割法”。

可惜这些法律,都已经无法施加在2008年犯罪的赵斗淳身上。

不过,韩国政府今年正式施行“赵斗淳法”,根据该法案,曾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在刑满出狱后将被继续一对一监视。

所以,赵斗淳出狱后,须配戴电子脚镣至少7年,并被限制居住自由,无法接近特定场所如学校等,同时他也将被全面监视。

这对“素媛”来说,可能稍微有点安慰:至少恶魔会被关在一座看不见的监狱中,没有机会再来伤害她。

我们还能做什么?

2017年,无锡发生一起儿童性侵案。案犯是83岁的家教钢琴教师,他猥亵并强奸了2名才9岁的女孩。

令人愤怒的是,此人并非初犯,他早就因奸淫幼女罪,于1981年、1996年两次入狱。

心理学研究证明,性侵儿童者再犯率为各类罪犯之首。赵斗淳此前就有高达18项前科,包括性侵案、伤害致死案。

我们是否该警醒:已有相似犯罪记录的人,为何会屡次再犯并得逞?

在美国,对出狱的性犯罪者,有极其严格的监管措施。

美国法律规定:性犯罪者出狱后,无论他们迁往何处,都必须在当地社区登记报备自己的行踪、住址、驾照号码、体貌特征,警方还会将上述信息向社区公布,并放上互联网,提醒大家警觉提防。

同样的,英国在2008年通过《萨拉法》,内容与梅根法案类似。起因也是因为8岁女孩萨拉,在2000年遭到有性侵罪记录在案的居民性侵并杀害。

是的,每一项法律,都是建立在血淋淋的悲剧之上。

梅根和萨拉们,以生命为代价,保护了更多的孩子,而我们可不可以在更多悲剧发生之前,就先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我们必须得承认,在这个世界,还有很多黑暗,就算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也不会消失。

给孩子们尽早普及性教育当然很重要,但对于与罪犯力量悬殊的孩子,我们还应该拿出更多成年人的力量和担当,真正保护好他们。

我们要如何做,才能让“素媛”的悲剧不再发生?我们要如何做,才能保护我们的孩子永远不会遭遇恶魔?

全国政协委员汤素兰曾呼吁:“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我支持公开性侵孩子犯罪人员的前科信息,并且制定法律法规,让其不能从事易于接触孩子的行业。”

目前,国内的相关探索也正在进行。上海闵行、江苏淮安、浙江慈溪等地,已经在推动建立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信息公开制度。

2019年,广州市花都区还研发了“未成年被害人已决案件查询系统”,使涉未成年人行业可以通过“一键查询”,将不适宜从事涉未成年人行业的人员“挡在墙外”。

是的,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把恶魔隔绝在人间之外!

- 作 者 -

罗小朵朵

壹父母特邀作者

家庭摄影师、80后文艺女青年、前媒体人

推荐阅读

安全感 | 贴标签 | 专注力

育儿随笔 | 自卑 | 亲子游戏 | 自信

奖惩 | 学习 | 情绪

文章版权归壹父母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壹父母助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素媛案 素媛 赵斗淳 dna 美国体操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