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21年,欧盟新车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须降至95克/公里——史上最严新车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就像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各大车企头顶,在这当中,尤以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的压力最大。2018年,FCA旗下新车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23克/公里,离95克/公里的目标差得很远。

现阶段,全球各国乘用车二氧化碳减排标准当属欧洲最严,日本计划到2020年降至122克/公里,中国到2020年降至117克/公里,美国原计划到2025年二氧化碳排放量降至97克/公里,但这一目标被特朗普政府放宽。根据欧盟法规,从2020年开始,车企部分车型就要符合新规,2021年全部车型都须满足标准。

FCA与特斯拉达成积分交易

不过,FCA已经找到了达标的办法。据外媒报道,FCA将向特斯拉支付数亿欧元来购买碳排放积分,以避免新排放标准实施后由于合规问题导致数十亿欧元罚款。按照欧盟新排放标准,如果车企旗下某款车型排放不达标,那么该款车型每超出1克二氧化碳排放量就被处以95欧元的罚款,再乘以当年所售出的该款车型总量。

欧盟法规允许汽车制造商在内部进行碳排放积分交易来达标。因此,在大众汽车集团内部,布加迪以及兰博基尼旗下大排量跑车的超标二氧化碳可以通过该集团旗下紧凑型车和电动汽车的超低排放来抵消。除了集团内部,竞争车企也可以进行积分交易,通过联营来达标。据悉,这也是在新标准下欧盟范围内两家独立的汽车制造商通过联营来共同达到排放目标。

当前,FCA旗下也有几款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型,包括菲亚特500e和克莱斯勒Pacifica、JeepWrangler SUV的插混版,但销量寥寥。虽然FCA去年也制定了全面电动化的战略目标,但FCA在这方面明显落后于其他汽车制造商,预计到2021年之前FCA旗下新车二氧化碳排放水平都不会大幅改善,因此需要与其他汽车制造商联营才能满足排放新规。

欧盟委员会网站也公布了FCA和特斯拉联营的消息。从排放合规的角度而言,特斯拉旗下车型将列入FCA旗下,和克莱斯勒、Jeep和阿尔法·罗密欧一起。事实上,近年来,特斯拉在美国市场通过向其他汽车制造商出售零排放积分得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2018年进账1.034亿美元,2017年进账2.797亿美元。与此同时,马自达也考虑与丰田达成联营交易,考虑到丰田拥有马自达的股份,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前,马自达在欧洲推出紧凑型SUV大获成功,但这也增加了其未能达到减排目标而面临巨额罚款的风险。马自达首席执行官丸本明表示,CX-5 SUV销量的成功导致马自达在欧洲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JATO Dynamics咨询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CX-5和CX-3的销量在马自达欧洲总销量当中的比例超过一半。2018年,马自达在欧洲的销量为22.82万辆。其中,CX-5的销量增长17%,至69196辆;而CX-3的销量增长4%,至55192辆。另外,马自达还计划于今年9月在欧洲推出CX-30 SUV。

车企或面临340亿欧元罚款

除了FCA之外,其他汽车制造商也面临着无法达标而被罚款数十亿欧元的风险。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分析师根据去年欧盟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量上升到自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得出的结论。JATO Dynamics方面指出,今年3月,欧盟平均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20.5克/公里,2017年为118.1克/公里。

欧洲汽车分析师将当地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归咎于多个因素:首先,SUV越来越受欧洲消费者的欢迎,但相比轿车而言,SUV车身更重、燃油经济性更差。其次,欧洲一些大城市对老旧柴油车下禁令,柴油车禁令和大众“排放门”事件让欧洲公众开始抛弃柴油车,转向汽油车,但比起柴油车相比,汽油车排放的二氧化碳更多。

据JATO Dynamics的数据,如果不采用积分交易的形式,到2021年车企由于未达标面临的罚款总额为340亿欧元。该公司表示,欧洲最大的两家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集团和PSA,至多可能面临一半的净利润损失。

“这些车企不得不加快推进其电动化目标的实现。”德国PA咨询公司汽车分析师迈克尔·施崴寇说,“我认为他们低估了从内燃机转向电动汽车所需要的努力,撇开市场接受度不说,车企显然对于引导社会向低排放乃至零排放车辆过渡需要多长时间没有足够的认识。”

减排倒退,车企达标不容乐观

新排放标准是欧盟范围内新车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须降至95克/公里,但每家汽车制造商需要达到的标准根据旗下车身重量的不同也有所差异。例如,FCA到2021新车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须降至91.8克/公里,是所有车企中标准最高的,因为FCA在欧洲销售的新车中小型车比例很高,而戴姆勒要达到的标准是102.8克/公里。

瑞银指出,这种按照车身重量而差异化的排放目标,使得汽车制造商不大可能使用轻量化技术来满足排放新规。施崴寇表示,车身重量可能会成为福特能否达标的一个关键性因素,因为该汽车制造商最近宣布砍掉大部分轿车业务,重点发展SUV业务。这意味着福特可能更难降低新车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过车身平均重量增加也意味着排放标准相比之前有所降低。

瑞银认为,除了FCA之外,其他汽车制造商应该都能达标,但他们通过电气化技术实现达标的合规成本可能高达74亿欧元。这意味着车企的利润将受到重创。PSA曾预计,为实现减排目标其每股收益将减少25%。瑞银预计,FCA、大众、雷诺、戴姆勒和宝马的利润将分别下降20%、13%、10%、9%和7%。

瑞银指出,大约75%的合规成本都将由汽车制造商承担,而消费者不得不承担更高的零售价来负担剩下的成本。“在正常情况下,车企和消费者会均摊成本。”施崴寇说,“但在近年来,由于大众‘排放门’和其他车企丑闻频出,汽车厂商已逐渐失去了消费者的信任,所以向他们传导价格压力也就变得更加困难。”

2018年,菲亚特品牌车型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19.2克/公里,Evercore ISI指出,该品牌需要将排放量降至89克/公里以下才能达到目标。Evercore ISI估计,假设以超标30克/公里来计算,FCA的潜在罚款约为30亿欧元。

市场亟需走量电动车型出现

相比瑞银而言,PA咨询公司对于车企达标情况的预测并不乐观。该公司认为,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福特和FCA仍无法达标,而大众汽车集团和PSA则刚好在临界线附近。如果情况不乐观,届时能达标的车企可能只有旗下混合动力车型众多的丰田、沃尔沃以及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了。

尽管大众集团宣布在2019~2023年期间共投资190亿欧元于电气化,但该集团仍面临着巨额罚单的风险。施崴寇表示:“他们推电动汽车新产品的步子太慢了。大众也可以支付十几亿欧元的罚单,他们当然拿得出这笔钱,不过这可不仅仅是钱的事情。大众这么大一家企业如果不达标,受损的可就是声誉了。”

欧洲汽车分析师指出,从2017年和2018年欧洲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量来看,许多汽车制造商的达标情况都不容乐观。目前,大众、PSA以及戴姆勒等大型汽车制造商面向大众化市场的电动车型尚未开售。随着越来越多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推出,这一情况将得到好转,预计从今年年底开始市场将会发生变化。PA咨询公司表示:“从2020年开始,市场上必须出现关键性的减排走量车型,这样才能满足二氧化碳减排目标。”

文/编辑:万莹 版式:曹亚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