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来电,共享充电领域的“视觉中国”?

原标题:来电,共享充电领域的“视觉中国”?

在《共享充电宝,2019决出生死》(此处超链接)一文中,摊主指出,在2018年整个行业都融资搁浅、断奶断粮的背景之下,2019年高耗电的5G时代近在咫尺,会使得共享充电行业迅速告别平静,从暗潮涌动到擦枪走火,开始最后的惨烈淘汰。怪兽充电融资BP所引起的媒体质疑,只是这种暗潮涌动的一个信号。

其实,擦枪走火已经发生了。

疯狂诉讼

2019年3月28日,据36Kr报道,在涉及专利为“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的诉讼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本专利的技术方案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其不具备实质性特点,亦未带来有益的技术效果,不具有进步,故不具备专利法规定的创造性。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定街电科技胜诉,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并要求其对该请求重新作出审查决定。”

这个判决,相当于给发生于2017年、2018年间的长达一年半的来电、街电侵权诉讼,翻了案。

巧合的是,就在第二天,3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更新了信息,来电针对上海挚想科技(怪兽充电)的上诉也被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驳回。

而在随后的4月25日,关于“吸纳式充电装置”的二审案件,在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得以审理,庭审视频在“中国庭审公开网”公开。

这场上诉由街电发起,针对的是2018年底来电以专利侵权为由起诉街电,并初审胜诉。街电认为:此次被诉的街电产品与2017年法院已有判罚的被诉产品存在重合。而既然来电已经于2017年起诉街电并获得判赔,那么将同一款产品以不同方式命名后再次提交法院起诉,实属“重复诉讼”与“重复判赔”,显而易见,把若干充电宝产品叠加在一起不属于一种新的产品。

其实,共享充电这个领域,玩家数量要超过共享单车。在经过激烈的竞争与淘汰后,2018年业界曾有“三电一兽”的说法,这四家四仙过海,各显神通。

而今天的主角,“三电一兽”中的来电,就是最具争议的一个玩家。

在新媒体“蓝洞新消费”近期报道中,曾这样着墨来电,“从来电的各种起诉来看,来电日常基本上就是吃饭睡觉告街电”。

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来电神通广大,讼才无障,先后告了云充吧、街电、友电、租电等竞争对手,2018年索性连广州长隆也告了。《共享充电宝,2019决出生死》(超链接)一文的主角——怪兽充电也是被告者。

翻阅天眼查资料,在18个月的时间里,来电共涉及64起诉讼,平均每月将近4起。如此高的诉讼频率,给人感觉,来电似乎不是一家实业公司,而是视觉中国那样的版权公司。

此外,据行业内人士向摊主透露,小电在不久前也成为来电的被告。于是,一场“三国杀”的赛道尾盘创业游戏,被来电用诉讼大棒彻底完成了“杀三国”。

“大棒”舞者的的苦衷

公开资料显示,来电之前只获得过一轮融资。在四家头部共享充电组成的第一阵营中,是资方背景最弱的。

这种反差,难免会引起人们联想:莫非是因为融资遇到困境,企业经营压力倍增,才剑走偏锋?

在《财经》3月份的一篇报道中,引用了一组数据:“到了2019年,头部玩家局面已基本形成,根据一位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街电市场份额最大,约占40%,小电、怪兽各占20%左右,来电稍落后。”

来电的“创始人”,袁炳松,每一次公开出场必然会把知识产权挂在嘴边。

比如,他会说:“来电和街电之间,来电哥和陈欧之间,会不会成为知识产权进步和完善的另一个推动者?”

又如,他会说:“有同行骂来电是专利流氓,仗着自己有专利,到处找事儿。这种声音一定会出来,因为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商业战争就是你死我活,大家各有各的利益诉求,都希望自己利益最大化。”

2018年5月,有微博爆料来电科技CEO袁炳松曾在长沙解放西路VDVC商场某餐吧就餐中途,起身将商场公共区的共享充电宝柜机抱回就餐位,随后,又将柜机径直抱离商场,整个过程被视频监控拍下。

在视频被曝光之后,恼羞成怒的袁炳松发了封内部邮件,说了很激动话:

“来电这样的小创业团队根本没有什么⽼板和员工的区别!最大的区别,是我在来电这个项目上卖房花了几百万!......我想告诉你们的就是——我们就是要挺直腰杆,把这根凝聚了我们几年心血、得来不易的大棒,狠狠的挥!狠狠的挥!狠狠的挥!”

可以看出,袁炳松在挥舞“诉讼大棒”这事上,他比视觉中国的高管坦诚的多。不过,即使视觉中国,也没有派人把“侵权”美编的电脑抱走。袁炳松偷窃友商业机器的这种做法,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百度“雷军+男人”词条,会出现很多新闻标题,有“被马云和雷军都相中的男人”,“被雷军抛弃的男人”,“让雷军绝望的男人”,“雷军身后的男人”,等等。而只有一条标题显得很突兀,叫《来电袁炳松:被雷军打趴下的男人》。

文中说,袁炳松的充电宝代工厂本来开的很好,但由于小米2013年进军该行业,袁炳松被逼至绝境,后来想到了共享充电宝的主意。

显然,袁炳松挥舞着手中的“大棒”,让包括小米投资的怪兽充电在内的竞争对手,一次又一次在法庭之上颜面扫地。2019年3月份之前的袁炳松,算是报了往日之仇,并且有了笑傲江湖的感觉。

在来电发起的侵权诉讼中,最常被拿出来“狠狠的挥”的专利“大棒”,是“充电夹紧装置”和“吸纳式充电装置”专利。

双方争议的焦点:将电磁铁的轴作为锁定部件,来实现吸纳和加紧,应视为专利还是常识?

在有些人看来,这就如同是第一个发明冰箱的人,注册了的横开门的专利,其他人就只能生产竖开门的冰箱一样荒唐。

虽然,包括这两个“大棒”在内的抢注专利,让2016-2018年的来电在法庭上越战越勇。但是,本文开头所提及的,2019年3月份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所作出的判决,否定了国家知识产权局所颁发给来电的这些专利的有效性,这意味着给之前的官司翻了案。

这对来电来说,大事不妙。

实际上,除了上述两个袁炳松口中的“大棒”之外,摊主还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在来电的网站上,赫然展示着自己在2018年末,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银奖的新闻。

不得不说,这一点,与视觉中国把最高法院的判例做为尚方宝剑,放在自己网站上展示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若细想,两者其实也并非等量齐观之事,最高法院毕竟没有给视觉中国颁奖。一个实际上有仲裁权力的部门,竟然会设置一个奖项颁给仲裁企业。公平性何在?

这也只能说是中国特色的奇葩奖项了。来电举着这个奖状去做维权,也是如虎添翼了,恶劣程度尤甚于视觉中国。

有意思的是,在一场名为“互联网·社会·进化:90看世界的新标尺”活动上,同样会以“创始人”身份参加一些会议的,来电略带神秘的董事长(5月12日工商资料变更之前)肖风池,他的一段话引起了摊主的注意:

“所以谷歌收购公司是非常失败的一件事情,它在8年前就开始做无人驾驶汽车,但是到现在项目流产。做谷歌眼镜最早也是如火如荼,最后还是流产了。流产的原因是,它的生存环境太优越,太舒适了。做一个生产出来之后申请专利,别人再想做的话就要用他的专利,抄一条代码都会被告到倾家荡产。而中国企业家东施效颦一样的学习美国这种现象。”

肖风池出生于1994年,不到21岁就位列来电高管,不到24岁就成为来电董事长。他所说的,东施效颦的中国企业家,是谁呢?

不管如何,草莽英雄袁炳松与文静书生肖风池,驾驶着来电这辆疯狂行驶的专利之车,在共享充电宝这条赛道的尾盘时分,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

他们也许会胜利,也许会像视觉中国那样灰头土脸。但在5G时代的大门前,各家共享充电宝厂商都已经坐不住了。

无论是背靠腾讯的小电创始人唐永波,背靠雷军的怪兽充电创始人蔡光渊,还是袁炳松与肖风池,他们希望让王思聪吃翔的迫切心情,一点不比陈欧弱。

或合纵,或连横,或“三国杀”,或“杀三国”,共享充电宝这盘棋,在2019年必然会决出胜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海挚想科技 庭审公开网 云充吧 小电 袁炳松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