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铁打的百度,流水的二把手

原标题:铁打的百度,流水的二把手

百度搜索广告已停止增长,“挥刀”向海龙能拯救百度吗?

作者 | 姚心璐 编辑| 安心

向海龙“每个月都会被传一次离职”,如今,这个传言成真了。

5月17日凌晨,伴随着百度发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两则震撼消息同时出现:百度一季度亏损3.27亿元,这是百度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同时,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宣布,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其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由沈抖接任负责。

向海龙,这位长期掌握百度最核心的搜索业务、被称为“实权派人物”的14年百度老兵,终于走到了告别的一刻。关于他离职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透露说,“就是正常离职”,也有百度内部人士称,向海龙离职是为搜索业务业绩下滑承担责任,是一种优胜劣汰,百度向最核心的业务高管动刀。在内部信中,李彦宏将这一调整描述为“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

5月17日上午,向海龙对媒体透露称,自己的下一步是“创业加投资”。

至此,百度搜索的向海龙时代结束,同时画上句号的,还有向海龙在百度14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

1

“实权派”向海龙

曾有人在脉脉上提问,“好像谁走,业务都交给向海龙,海龙这么得宠?”

彼时是2017年3月,百度刚刚通过内部邮件宣布,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在担任百度大客户销售部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构成违纪,决定解除其劳动合同。此后,百度糯米则交由向海龙负责。

这次人事变动,之所以给人营造出“都交给向海龙”的感觉,无疑与此前一年李明远的离职密切相关。

李明远曾是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在2013年达到这一级别时,他年仅29岁,加入百度不足10年。李彦宏曾表示,李明远是“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来自一把手的肯定,也使他在百度内部被称为“太子”。

尽管如此,李明远与向海龙的明争暗斗却一直在坊间流传。在百度启动移动业务后,李明远一直负责移动端最重要的产品,包括百度手机助手、掌上百度搜索等。曾有百度内部人士透露称,向海龙对移动业务觊觎已久,有段时间,他甚至要求下属去研究百度移动端的细节和问题,希望能向李彦宏证明,百度移动端发展不利,是因为李明远不够懂产品,以此把业务要过来。

起初,“夺权”计划未见成效,2015年,百度再次进行业务调整,分为移动服务、新兴业务和搜索业务三大事业群,分别由李明远、张亚勤、向海龙领头,李明远仍牢牢把守着移动业务。

然而在这场较量中,李明远表现也并不突出,他经手的91助手、百度钱包、轻应用等几个大项目,都难称得上成功。2015年底,李彦宏将金融业务从李明远手上转移至副总裁朱光,5个月后,在新一轮架构调整中,百度成立搜索公司,向海龙为新公司总裁,李明远则负责该公司下属的移动服务事业群组,对向海龙汇报。

同级降为下属,已经预示了李明远的边缘化。2016年底,李明远被百度官宣“在收购和管理业务中有私下经济往来”,彻底离开百度。

曾良、李明远,如果再加上曾与向海龙并列、后被开除的王湛,在2018年以前,“流水的高管、铁打的向海龙”这个评价不足为过。

能够在百度长期占据核心地位,向海龙凭得是业绩说话。2005年,向海龙创立的百度渠道代理商上海企浪被百度收购,他也因此加入百度。此后,他负责的网络营销业务驶入快车道,在百度百科的介绍中,他带领的团队“连续三年保持2000%以上的高速增长”。

在任14年,代表着百度搜索业务的向海龙,始终掌握着百度商业变现体系的重要资源,被称为百度的“实权派人物”。

2

“二号人物”之争

第一次真正撼动向海龙地位的人,是陆奇。

在向海龙的百度百科词条里,有这样一段内容——对竞价排名业务有着深刻的洞察,在销售体系化、系统化和管理精细化方面有成熟的经验,多年来,向海龙在一线为竞价排名业务做出了重要贡献。

陆奇,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入职百度后即宣布“百度将AllinAI”,制定以 “数据+算法+软硬件”的百度AI商业化路径,同时,用AI打造DuerOS、无人车Apollo和金融。在其就职发布会上,李彦宏表示,““百度正由搜索向人工智能艰难转型。”

向海龙和陆奇,搜索和AI,在2017年的这个节点上,分别代表了百度的过去和未来。

陆奇的AI战略,意味着这家中年互联网巨头的自我革新,也一度被视为百度的“自我救赎”。在此后的15个月中,百度市值上涨60%,拉升300多亿美元,达到历史巅峰。陆奇被外界视为百度的“二号人物”,不仅百度公司总裁张亚勤的职务被陆奇取代,向海龙也不再向李彦宏汇报,而是改为向陆奇汇报。

那是陆奇的高光时刻,他对百度的快速调整被称为“陆奇速度”——成立多个AI部门,直接、间接导致一批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离开。伴随着他的走红,关于向海龙的“失势”和“离职”消息不绝于耳。更有人在脉脉上分析得煞有其事称:以陆奇为首的微软系在百度起势,连robin(李彦宏)都觉得向海龙不可靠了。

无论内情如何,离职消息不绝于耳,以至于向海龙不得不向媒体澄清“没有离职”:“我每年都在被传离职,最近比较频繁,感觉一个季度一次,PR部门告诉我,其实是一个月一次。”

然而,随着陆奇对百度的改革进入“深水区”,状况逐渐胶着,“人事权和财权都不在陆奇手里,他得去摆平各方利益”,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改革从战略层面进入人事层面,2018年初,多方传出“陆奇和向海龙将有一人离开”的消息。

随后的结果是,陆奇离开了。有人将原因归结为陆奇作为一个“外来者”,与百度文化不匹配,也有人认为,陆奇改革撼动了百度真正的利润中心:搜索。

在陆奇加盟后的6个季度中,搜索和信息流业务仍然是百度的营收支柱,百度网络营销广告收入占比一直在80%以上,而搜索贡献的营收比重超过77%。

在陆奇离开后的第四天,百度联盟生态大会上,向海龙公开强调,“李彦宏从未说过Allin AI”。

3

百度搜索已老

从2015年起,百度历经血友病贴吧事件、魏则西事件等多个舆论危机,但火从未烧到向海龙身上。在血友病贴吧事件中,时任百度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陆复斌、负责该业务的副总裁王湛承担了责任,被通报批评、扣除奖金;此后一年,两人先后离开百度。

魏则西事件中,向海龙本有可能被直接追责——毕竟在过去多年,竞价排名一事被认为由李彦宏制定,由向海龙执行并发扬光大。但李彦宏本人主动承担了责任,他在公开信中写到,对KPI的追逐使公司“与用户渐行渐远”。

彼时的百度,从战略上看,正在进入“最危险的时刻”,李彦宏承认百度“需要创新”,受到舆论冲击。2016年全年,百度网络营销收入增速仅为0.8%,与此前三年的40%平均增长率形成鲜明对比。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年,搜索仍然为百度贡献了超过九成的营收,整体来看,百度时年净利润为正116.32亿元。

今不复昔,三年之后,在百度并未遭遇舆论危机的2019年第一季度,搜索业务为总收入的贡献比例降至7成,其运营利润同比下降81%,净亏损3.27亿元——这是自百度2005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在百度给出的业绩指引中,其预计二季度营收251亿-266亿元,而分析师预期为293.2亿元,公司官方展望Q2其营收同比增速为负3%至正2%的区间,这意味着百度下一季度业绩或将惊现负增长。

华尔街见闻旗下见智研究所分析认为,伴随着春节巨额赞助的“投入高峰”,百度核心搜索广告业务停止增长,并滑向负增长的深渊。

与三年前的“战略危机”不同,今日的百度,正实实在在地直面“增长危机”。

搜索业务失利,向海龙这次无可回避。“业绩都那样了”,当有人对向海龙的离职原因提出疑问时,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媒体评论。

百度搜索业务已老,这几乎是无可争议的时代趋势。在宣布向海龙离职的内部信中,李彦宏强调,“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

他同时提到,向海龙此前负责的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接替向海龙负责这一事业群组。

沈抖是谁?此前的百度APP&信息流业务总负责人、前“搜索公司”的用户产品负责人。加入百度7年内,沈抖负责业务逐渐从网页搜索部转移至移动端,管辖范围包括百度APP、信息流、好看视频、百家号等业务。李彦宏的公开信证实了沈抖的业绩: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App日或用户达到1.74亿,整体信息流用户时长增长了83%。

时至今日,沈抖的接任,无法不让人议论,搜索引擎之后,百度选择将对营收主力的期待,转移到了“信息流”,这次调整后的百度,能否迎来涅槃?

*本文为全天候科技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二字,获取转载格式要求。

* 《职业打假人的“天堂与地狱”》

* 《争议徐小平:公牛闯进瓷器店》

* 《马云、刘强东、雷军、张一鸣背后的犹太男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向海龙 姚心璐 沈抖 曾良 王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