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杜甫的祖父有多狂?众人皆不行,唯有我最牛!

原标题:杜甫的祖父有多狂?众人皆不行,唯有我最牛!

唐代诗坛多有狂人,比如“诗仙”李白自称是“楚狂人”,贺知章也自号“四明狂客”。但是,他们都不如“诗圣”杜甫的祖父杜审言狂。

杜审言有多狂?其言行完全是一种“众人皆不行,唯有我最牛”的态度。

杜审言(约645年—约708年),祖籍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河南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他的长子、兖州司马杜闲便是杜甫的父亲。

杜审言曾经超级自恋地说:“吾文章当得屈、宋作衙官,吾笔当得王羲之北面。”(《新唐书·杜审言传》)

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呢?他自夸自己的文章、书法乃天下第一,而且提供了最高的参照标准:我写的文章有多好?屈原、宋玉够厉害吧,他们也只能给我当跟班,打打下手;我写的书法嘛,那更厉害了,王羲之也得靠边站!

看到没,在我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中,好像还没有人敢这么口放狂言吧?敢把屈原、王羲之如此贬低,杜甫的祖父大概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杜审言也很有才,他是五言律诗的奠基人,杜甫也夸过其祖父:“吾祖诗冠古”,在杜甫的眼中,他的爷爷就是很厉害的嘛!

杜审言与当时的李峤、崔融、苏味道并称为“文章四友”。但是,杜审言眼高于顶,他对其他和他并列的几位也都不怎么感冒,尤其是瞧不起苏味道,常常乘机贬人家。

苏味道当时担任武则天时期的吏部侍郎,杜审言也是吏部的一位校考使。按照当时唐朝的制度,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官吏,都要写一份个人述职报告,交到吏部,由校考官进行审阅并写下判语。

一天,杜审言写完判语后,就摇头晃脑地、连连叹息地说:“完了,完了,苏味道这次死定了!”

左右同事一听都吓坏了,赶紧问:苏大人怎么了,犯啥事了?

杜审言却慢悠悠地说:“也没啥,苏味道一看到我写的判语哇,绝对要羞的找个地缝去钻,我写的评语,那叫一个文采飞扬,他还不羞死啊!”

同事们听完集体崩溃了,这样夸自己的方法,大概从古至今谁也没见识过吧?倒是苏味道脸皮可能也挺厚,并没羞死,只是鼓励杜审言:挺好的,继续忽悠。

杜审言狂妄的处世方法,自然引起了有些人的看不惯。杜审言从洛阳丞的位置上被贬到了吉州(今江西吉安)司户参军。

在这里,他又被司马周季童、司户郭若讷所仇视,两人合伙给杜审言组织了个罪名,并把他弄到大牢里关押起来,准备找个机会杀掉他。

眼看杜审言就要被斩了,幸亏他有一个英勇的好儿子,当时才13岁的二儿子杜并,一心想为其父报仇,找了个机会抽刀就把周季童砍了个重伤,杜并当时也被乱刀砍死。

周季童伤势太重,临终时还不甘心地说:“审言有孝子,吾不知,若讷故误我。”

这起惨剧震惊了朝野,上头派人下来认真地一查,杜审言的命到也保住了,但是官职也丢掉了。

杜审言并没有因此接受点教训,而是继续将狂进行到底,甚至是:人之将死,其言也不善。

据《新唐书·杜审言传》记载,杜审言病危,宋之问、武平一等一帮好友前来探望。

杜审言躺在床上,看到他们来了,病恹恹地说“我就要快死了,你们这回可高兴了吧?”

众人听完,都不明白是咋回事,急忙问:前辈,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杜审言继续口出狂言:“甚为造化小儿相苦,尚何言?然吾在,久压公等,今且死,固大慰,但恨不见替人!”(《新唐书·杜审言传》)

杜审言这话说的意思是:我受尽了造化小儿的苦,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我活着,老是让你们出不了头。如今我快要死了,只是遗憾没找到接替我,继续扛起文坛大旗的人啊!

杜审言狂到了这个地步,在历史上我们大概还没见过吧?就连写史书的人也无奈地用了两个字来评价这位狂到极致的老者:矜诞!

如果杜审言泉下有知,他的孙子杜甫成为了我国古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诗圣”,大概他在下面也要继续嘚瑟嘚瑟了,虽然,在他死去四年后,杜甫才出生。

本文参考自:《新唐书》、《教科书里读不到的趣历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约708年 巩县 司马杜闲 宋作衙 宋玉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