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贝聿铭百年建筑人生:改建卢浮宫被“围攻”,晚年为苏州“作传”

原标题:贝聿铭百年建筑人生:改建卢浮宫被“围攻”,晚年为苏州“作传”

  5月16日,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Ieoh Ming Pei)谢世,享年102岁。

作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建筑设计者之一,他的名作散布全球各地,包括法国巴黎卢浮宫的现代化改建、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楼、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日本美秀美术馆、中国苏州博物馆新馆等。对光线与几何构成的深入理解、对东方典雅风格的自然化用,让他成为了沟通中西方文化的独特存在,与此同时,他一直致力于促成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融合对话。

贝聿铭的一生几与世界历史大潮同步,颇具传奇色彩。中山大学教授冯原说:“他生逢20世纪,也是20世纪的一种幸运。”

负笈北美“巧遇”现代主义

贝聿铭出生的1917年,全世界正处于新旧交替的剧烈冲撞之中。第二次工业革命催生的现代主义正在营造新的秩序,而他的家族在他出生后不久,买下了苏州著名私家园林“狮子林”。

贝氏全家福(前排左一为贝律铭)。

贝聿铭幼时曾在广东生活,10岁那年,父亲贝祖诒调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主管,贝聿铭随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正掀起装饰艺术建筑高潮,年少的贝聿铭为邬达克所设计的上海花园酒店深深吸引,又曾在回苏州度夏时感受过在假山石桥之间游赏的乐趣。

1935年,贝聿铭在上海圣约翰大学附属中学完成高中学业,随即登上了开往美国的客船。17岁的他没有按照父亲的期望学习金融,而是考入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学专业。这也曾是梁思成赴美学习建筑的第一站。不过,贝聿铭很快因为自身的兴趣专长,转投麻省理工学院。在那里的建筑系取得学士学位之后,又进入了哈佛大学建筑学院深造。

与梁思成等“中国第一代建筑师”不同的是,晚了10年赴美的贝聿铭,恰好遇上了从德国流徙而来的一批包豪斯派大师,比如戈洛皮乌斯——他们正是现代主义建筑教育的点火者。在哈佛大学,贝聿铭与戈洛皮乌斯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和友谊,但有时也会各执己见。他曾对后者辩称,现代主义不应该取消地域文化特色,并设计了一座专门展示中国艺术品的博物馆作为试练。戈洛皮乌斯说,那是他见过的最精致的学生作品。

早年经历成就“建筑全才”

1946年从哈佛大学硕士毕业后,贝聿铭继续留校担任助理教授,直到两年后接受纽约地产巨头齐肯多夫(William Zeckendorf)之邀,出任其公司麾下的建筑总监一职,在战后美国经济复苏的年代,正式走上了建筑设计之路,并于1954年加入美国籍。

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朱亦民看来,也许早年间设计商业项目的经历,让贝聿铭能够深刻理解到社会资源的配置逻辑,在运用现代主义建筑理念时不舍实用性、不悖商业理性。他在1960年告别齐肯多夫,开始联合另两名同事运作独立事务所(I.M. Pei&Associates),个人风格逐渐彰显;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已被美国建筑评论家公认为“专业与商业相结合”的难得典范。朱亦民说:“在建筑设计方面,从创意性到完成度、对工艺材料和建筑细节的把控,他都做得非常好,而且情商很高、交往能力非常强。可以说,他是一个全方位的天才人物。”

这一时期,因出色完成一系列大型建筑和规划项目,贝聿铭接连拿到了由美国建筑师协会(AIA)所颁授的荣誉奖和1979年度“金质奖章”;被杰奎琳·肯尼迪夫人亲选为肯尼迪图书馆的建筑设计师,更为他赢得全美范围内的广泛关注。

杰奎琳·肯尼迪和贝聿铭。

中山大学教授冯原认为,贝聿铭的商业成功不仅来源于建筑才能,还与其家世积累密不可分:“他出生在银行世家,成长在一个优越的中国传统贵族家庭,所有这些素养在揽获人才和迎来项目时,都变成了可以充分施展的个人魅力,帮助他赢得了很好的口碑。”譬如在肯尼迪图书馆项目中,“前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之所以被他打动,除了因为方案本身足够优秀,还因为贝聿铭本人彬彬有礼的“东方贵族气质”。

改建卢浮宫曾受巨大争议

上世纪八十年代,贝聿铭已跻身世界级建筑大师行列,设计邀约不断。但他曾经公开承认,他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大挑战,也是最大的骄傲,就是为卢浮宫制定改建方案。

贝聿铭与卢浮宫金字塔。

这座玻璃金字塔,如今已经和卢浮宫博物馆一道,成为法国首都巴黎的地标景点。但在该工程落实前后,方案主导者贝聿铭曾为此遭受巨大非议。一家法国报纸将这个现代主义构建描述为“迪斯尼乐园的附属物”,一个环保团体则称它“属于沙漠”。1984年1月,在法国历史古迹最高委员会会议上,有委员毫不客气地向他喊道:“你不是在达拉斯(美国南部工业城市)!”尽管此前一年,年届六十的贝聿铭刚刚荣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美国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从专家到市民的“围攻”没能动摇他的自信。贝聿铭说:“几个世纪以来,卢浮宫经历了剧烈的变化……改变的时机必须是对的,现在正是时候。”

卢浮宫金字塔。

1989年,卢浮宫改造项目一期工程完工,包括“金字塔”、周边的广场和地下空间。呈三角锥形的“金字塔”坐落于卢浮宫本体的中轴线上,以保证景观的和谐统一。它是作为整个卢浮宫的主入口存在,为古老的宫殿集散着大量人流;还巧妙地成为视觉中心,将几个独立的宫殿“整合”成完整的建筑群。

渐渐地,人们开始这样形容:“卢浮宫院内飞来了一颗巨大的宝石。”贝聿铭也由此深得法国人的爱戴。

一生致力于文明的“对接”

在完成卢浮宫项目后不久,1990年,73岁的贝聿铭从全职建筑设计岗位退休,决意不再竞逐大型项目。可事实上,他仍以“顾问”身份,亲身参与了多个世界建筑名作,包括美如“桃源仙境”的日本美秀美术馆、为其原乡所作的苏州博物馆新馆、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等。

冯原认为,贝聿铭后期的重要作品有一个共同的主题任务,即为不同的文化传统找到一种与现代主义接合、对话的方案。卢浮宫可谓最直观的案例——在法国波旁王朝的宫殿之前,置入了源自另一个伟大文明、用现代材料搭建的的金字塔,形成一个和谐的对话局面。但在后期作品“序列”中,最特殊的一个,或许还要属他“最心爱的小女儿”——苏州博物馆新馆。“我觉得这个作品,甚至可以说是实现了他的夙愿。”

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声望日隆的贝聿铭就曾获邀重返母国,设计了北京香山饭店,紧跟着便是著名的香港中银大厦。但他一直没有发挥自己的长项,为中国量身定制一座文博场馆——就如在哈佛大学求学时,他曾为戈洛皮乌斯展示的方案。

时隔半个多世纪,“夙愿”终有回响。1999年,苏州拙政园近旁,欲营建一座文脉主义建筑,为苏州“作传”的使命落在了这位八旬游子的肩上。

苏州博物馆。

贝聿铭是审慎的。苏州博物馆馆长陈瑞近曾对媒体介绍:“在设计之前,他把我们单位所有库藏文物都看了个遍,在库房里面待了一个多星期。”最终,他选定了粉墙黛瓦般的苏式古典园林配色,建筑尺度亦与民居相类,但建材改用现代钢材和玻璃,自言要“中而新、苏而新”,并不用中国传统建筑语汇,却分明透出了传统建筑的神韵。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球建筑的风向从现代主义逐渐过渡到了后现代主义,但是贝聿铭没有追随这些颠覆性的思想,而是继续坚持他的“对接”范式。冯原并没有将其归为大师的自我重复,而认为更接近于一代人所承担的历史使命。

他说:“也许是20世纪赋予了他这个目标,所以贝老必须要在他的有生之年,坚定不移地把这个目标完成。我觉得他做到了。”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作者:侯婧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冯原 狮子林 贝祖诒 邬达克所 上海花园酒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