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焦点分析 | 孤独的周鸿祎,摇摆的360

原标题:焦点分析 | 孤独的周鸿祎,摇摆的360

过去一个月,周鸿祎很忙,带着上市公司三六零发年报、处理与360企业安全分家事宜、不断的收到高管辞职报告……

4月30日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当天,三六零公告称,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石晓虹因个人原因离职。至此,在借壳登陆A股一年多之后,当初列在三六零高级管理人员名单的九人中仅剩董事长兼总经理周鸿祎一人。

与此同时,在和曾经的360“二号人物”、老搭档齐向东分家后,360也面临着政企安全领域的重新出发。这一次,周鸿祎需要独自面对接下来的征途。

“铁打”的周鸿祎,“流水”的高管

根据2017年11月发布的《江南嘉捷重大资产出售、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修订稿)》,当时三六零的高级管理人员共有九位,其中石晓虹、谭晓生二人从3721时代就开始追随周鸿祎,陈杰是周鸿祎在雅虎中国的老同事,CFO姚珏则是360赴美上市、私有化、借壳登陆A股的重要推手。

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及公开信息整理

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到,离职的八位三六零高管中,除了董事会秘书张帆外,其他七人均担任副总经理一职,其中有四人担任CXO级别高管,但在这批高管离职后,除董事会秘书和财务负责人外,三六零的首席运营官、首席商务官、首席安全官等职位均处于空缺或未公布新高管名单的状态。

图片来源:三六零2018年年度报告

这也导致在三六零2018年年报“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员工情况”信息中,除总经理周鸿祎外,副总经理仅有石晓虹一人,石晓虹离职后,周鸿祎已经成为三六零高管中的“独苗”。

360借壳在A股上市后,几乎每一次发布高管离职公告时,总会引来追问:360重新上市不久,为何高管频频离职?对此,周鸿祎在360出清奇安信(即原“360企业安全集团”)股权的媒体说明会(以下“媒体说明会”同)上表示,这不叫高管流失,而是新陈代谢。

“其实360的高管大部分都退休了,再去别的公司的很少,40多岁上有老下有小,有些人就移民了,有些人回家生孩子了,让年轻人上来”,周鸿祎称。

与这些“功成身退”的高管相比,齐向东要离开得更早。

分家的齐向东,消失的“二号人物”

三六零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除了周鸿祎之外,齐向东是唯一进入三六零前十大股东的自然人,不过持股比例仅剩1.79%。在4月股权转让中,三六零也正式出清所持有的奇安信22.6%股权,获得约37亿元现金。

据天眼查显示,4月30日,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变更,周鸿祎不再担任董事一职,同时周鸿祎名下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

图片来源:天眼查

在360借壳上市过程中,没有装入被认为更符合网络安全公司定位、前景更为广阔的企业安全业务一度备受争议,这一安排在三六零出清奇安信股权后也正式落定,公司一分为二,以上市公司三六零为主体的360之前只做To C业务,现在要正式往To B方向发展,而原来的360企业安全集团则改名奇安信集团,继续深耕To B政企安全领域,只是不再使用360品牌。

同时,三六零与奇安信之间“投资与被投资”、“授权与被授权”关系也正式终止,双方将不可避免地在政企安全领域狭路相逢,不过依据周鸿祎的说法,360和奇安信会是双赢的局面。

和石晓虹、谭晓生一样,齐向东也是从3721时代就开始与周鸿祎共事,在2006年投资奇虎360后,周鸿祎出任公司董事长,齐向东则是总裁,在公司内,他也与周鸿祎并称“老周”“老齐”。

而在齐向东退出后,周鸿祎也没有为360寻找“二号人物”,周鸿祎在媒体说明会上表示,“今天想寻找一个2号位,能覆盖公司各方面,是不可能的。360业务集团化以后,又做搜索、网游、安全、智能硬件。要是有人既懂游戏,也懂国家安全,也就我了。”

因此,周鸿祎要找的是“业务CEO”,即“某个业务或方向的主导者”,周鸿祎称需要找到多个二号人物来承接自己的战略和想法。

这确实是360目前所面临的一大问题,不管是上市公司三六零,还是其他没有被装入上市公司的业务,360的业务线太过庞杂,但清晰的网络安全主线却未能带来足够的收益。

摇摆的360,不确定的To B未来

在媒体说明会上,周鸿祎也解释过安全业务在财报上体现太少这一问题,“如果不做游戏和广告,我们只有10多亿元规模,何以发现这么多漏洞、雇佣顶级人才?我们不会放弃互联网业务,游戏能挣钱为什么不挣呢?”周鸿祎表示,“收入虽然不来自安全,但360绝对是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

三六零股价走势(图片来源:同花顺)

但摆在周鸿祎和360面前的问题是,安全业务带来的收入尚未增加,来自游戏、智能硬件的收入却在减少,这让偌大的三六零陷入增长缓慢的泥潭,股价也一直得不到提振。

自移动互联网兴起以来,360所把持的安全类PC软件、移动App市场已经见顶,在继续维持从PC软件、移动App引导流量进行广告变现之余,360一直在寻找下一个能充当“现金牛”的业务,但从近四年的财务表现和公开报道来看,360显然还没有找到。

从2015年至2018年,三六零有意扩展多元化业务,但效果并不理想。建立在庞大用户基础上的广告业务占比越来越高,而本来作为补充的游戏业务(互联网增值服务)反而不断萎缩,至于面向家庭安全、汽车安全等场景的智能硬件业务,还未成长到能挑大梁的地步就已经开始原地踏步,这对于三六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只有独立赴美上市的360金融仍在高速发展(2018年营收增长261%),花椒直播与六间房合并,北京时间股权被转让,投资的熊猫TV被放弃,360智能手机存在感几乎降至冰点。

一位前360中层管理人员对36氪表示,“直播就是做晚了,手机也是晚了3年,未来应该不是重点。”他称,很看好IoT业务,多头出击很有可能未来做到2款-3款爆品,360本身就具有爆品能力。

但目前的情况是,在把智能手机、新媒体、直播、IoT、互联网金融等领域轮番尝试一遍后,360仍未发掘出能帮互联网广告及服务分担营收压力的业务。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接下来这一压力落到了360将要重新出发的To B政企安全业务上,但从奇安信在这一领域的摸爬滚打来看,政企安全显然不是一门轻松赚钱的生意。据相关公告披露,奇安信近3年累计营收超过45亿元,但净亏损超过6亿元。

周鸿祎也在媒体说明会上坦言,“现在做国家网络安全大脑、智慧安全城市,头一两年不会寄望短期收入”。这意味着,在投身政企安全领域之后,360尽管又能赶上当下互联网公司纷纷To B转型的风口,但和之前尝试智能硬件等新业务一样,这同样需要360花时间和资金去培育,作为上市公司的三六零在营收和盈利上也将承压。

三六零于2018年5月15日公布的百亿定增方案

2018年,三六零的营收与净利润增速均已滑落至10%以内,而在2019年3月12日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之回复报告(修订稿)》后,三六零涉资近108亿元的巨额定增方案在公布一年后仍未获得监管部门批准。

现在,在这些定增方案中披露的项目仍然嗷嗷待哺的时候,三六零又来了一个To B业务需要输血,这一业务会成为现有的To C业务的补充、帮助三六零走出业绩失速的困境,还是像智能硬件一样,又沦为一个不够争气的业务板块?

这需要周鸿祎和他独自带队的三六零在未来几年交出答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石晓虹 a股 齐向东 江南嘉捷 谭晓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