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背后:电影院、互联网、制片方的三国杀

原标题: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背后:电影院、互联网、制片方的三国杀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徐露5月影视圈的热点无疑属于互联网+电影。

迪士尼在发布了一连串片单之后,宣布将在2024年获得Comcast所有的33% Hulu股权,实现90%控股。

爱奇艺在5月9日的世界大会上发布原创电影计划,以补贴影院8%的谦卑姿态,向电影行业下手了。

同一天万达文化集团海外事业部前CEO高群耀,宣布其创业项目移动电影院升级V2.0版本,在2k、VR观影的基础上,增添了更多社交场景。

制片从业者欢呼着,“终于有新的资金流入电影行业了!”而首当其冲的传统影院却依然缄默,徒留《进京城》等艺术片为排片奔走呼号。

随着实体影院上座率持续下滑,高昂的票价和时间成本让用户望而却步,随着《新喜剧之王》《撞死了一只羊》等片方和影院之间不断因为排片率爆发冲突,电影院成为互联网颠覆的新目标。

如果猫眼、淘票票只是改变了购票环节,那接下来爱奇艺和移动电影院所要变革的目标直指电影制作、放映环节。

尽管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反复强调,原创电影计划投资的电影首先在电影院上映。但当互联网平台聚拢越来越多的创作资源和片方,谁能阻止可能的先网络后院线?

手握多个电视网、备受Netflix冲击的迪士尼已经大举发力建设流媒体Disney+,实体影院除了说一句“排了移动院线就别上我们这儿了”,有没有其他动作?

谁能给片方更多利益

3月29日,由托尼贾、卢靖姗主演的硬汉动作片《三重威胁之跨国大营救》(以下简称《三重威胁》)同时在院线和爱奇艺上线,背后的发行方鸣涧影业引起业内关注。

“观看环境发生了变化,网络用户的影视消费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影院和传统电视。”鸣涧影业合伙人汪涛从优酷离职创业后,先是参与投资了院线电影《奇门遁甲》《胖子行动队》,近两年来更多涉足网络电影、网剧的孵化、发行。

在他看来,爱奇艺、优酷等平台的网络大电影分账票房已经逐渐突破5000万元,而投资成本加宣发费用大多在1000万元以下,这个盈利水平如果推倒至院线电影,至少得是3亿票房。

而且根据以往同类影片表现,《三重威胁》影院票房在1亿元上下,刨除宣传发行成本,最终盈利只有1000万元。但因为院线分布在全国各地,要和多家影院经理争取排片,派人去现场组织观影,付出的精力远比网络发行要多,而互联网发行只用和平台方谈好电影评级和推荐位就可以了。

虽然《三重威胁》的发行方式遭到一些影院的排斥,院线排片率很低,但上映48天以来爱奇艺的分账票房已经达到1300万,作为一部全球发行的合拍片,鸣涧影业早已收回成本。

互联网的普及,让影院和片方的博弈,增加了一个重量级选手。当实体院线有限的时间、空间把中小体量影片排斥在外,互联网平台开始更加积极地向电影创作者展示力量。

今年春节档周星驰执导的《新喜剧之王》未能成为票仓,某种意义上为互联网平台向电影产业的进军提供了最佳注脚。这部影片在春节之前就因为排片率和影院方面爆发冲突,发行方联瑞影业愤而发布公告,申请暂停全国76家影城春节期间《新喜剧之王》的公映密钥。

但在《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等一众影片夹击之下,联瑞影业的激愤并未给《新喜剧之王》拿到理想中的20%以上排片。3月12日,该片仍在影院公映,就已经在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以付费点播的方式上线。

“如果把一部电影看成商品,那电影院、互联网、DVD等发行渠道就是沃尔玛。片商的诉求永远是票房最大化,他很自然地希望更多电影院、零售商加入到发行中来,进行商业上的合作。”移动电影院CEO高群耀对经济观察网说。

根据美国电影协会最新发布的《2018年影院和家庭娱乐市场报告》,去年全球娱乐市场收入达到986亿美元,其中影院占比42%,同比增长1%,数字家庭娱乐占比44%,同比增长34%。

电影市场温和的改革者

2015年以前,打开爱奇艺电影频道,展现在眼前的都是院线电影,就像其高级副总裁杨向华所说:“124年历史的影院购票培养了用户的付费意识,国产和好莱坞电影贡献了爱奇艺第一个500万付费会员。”

而现在爱奇艺电影频道首页焦点图出现的还有一部名叫《封神:刺杀苏妲己》的网络电影。由名不见经传的泷水池传媒出品,片头没有龙标,却作为电影的形象和《老师·好》《流浪地球》放在一起。

这样的内容,爱奇艺每年上线约2000部,以极低的成本吸引大量三四线城市男性观众。这些内容的创作者大多年轻、刚刚起步,视频平台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互联网的推荐方式更加灵活,根据不同时间段、不同用户需求进行调整。不像电影院,排片调整有一天的延迟。为什么《三重威胁》可以和《飞驰人生》一起登上爱奇艺首页焦点图?因为热度在那里,不断有用户付费观看。”汪涛认为视频网站改变了电影的分发规则,在实体影院里《三重威胁》不可能获得与《飞驰人生》相等的排片,但在互联网上一切以数据说话。

一般来讲,视频网站只能播出从影院下线的电影,花费数百万、数千万购买5-10年内的网络信息播映权。《复联4》播出期间,《复联》系列其他影片就突然从爱奇艺下架,因为版权到期,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每年为院线电影新媒体版权付费超过百亿(按600亿总票房*20%估算),视频网站显然不愿意只做版权分发的生意,上文提到的网络电影是一种探索。接下来,爱奇艺大力推广的“原创电影计划”是更激进的尝试。

采用独家投资、联合制作、院线发行的方式,爱奇艺计划投资多部体量在2000万-5000万之间,在院线和网站表现都比较优异的原创电影。

如果原创电影计划的影片在院线放映,院线/影院的分账比例将从原来的52.269%提高到60%,观影用户的最低结算票价,由通常的35元左右降至20元。

而制作方获得线下制作费的15%作为利润,以及中国大陆地区院线发行可分配票房收入最高20%作为奖励。

相比Netflix因为《罗马》等影片先在网络播出,与电影院势成水火,爱奇艺再次拿出了互联网企业常用的补贴手段,以温和的姿态施展其在电影领域的野心。

“爱奇艺有自己的会员体系,一直希望按会员兴趣主导开发内容,原创电影计划其实就是进一步抢占创作资源,和跌入谷底的传统电影公司抢资源。”某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评论道。

第一批发布的《追钱逗爱熊仁镇》《萝莉大叔》《分手合约2》等影片,分别由朱亚文、王太利、丁丁张等名人参与,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在商业和流量上的企图昭然若揭。

虽然现在旗帜鲜明地提出原创电影现在影院播出,但若市场格局改变,更多院线电影倾向于网络发行,视频网站如何处理与电影院的关系?

“现在窗口期的设置,是电影必须从影院下映后2-3个月才能在网络上线,中间的时间可能出现盗版,电影院和爱奇艺都没有收益。我们是不是有一个机制,可以更好地分享这块收益,达到共赢?”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说。

上一轮针对剧集创作者的争夺战后,电视台影响力减退,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大型制片公司举步维艰,视频网站出现更多自制剧、定制剧。

这一次针对电影市场的补贴,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唯一可能肯定的是,在不远的将来,爱奇艺电影频道的重点推荐位上将出现更多自己主控的电影。

实体影院怎么办?

“如果创意行业成了视频网站的雇员,制作出的内容质量能好吗?当你死活都能播出的时候,产品能行吗?中央电视台20年前,为什么倡导制播分离?”从万达文化集团辞职,创立移动电影院app,高群耀同样希望运用互联网实现随时随地看电影,但他对Netflix等流媒体普遍采用的内容定制、自制策略持怀疑态度。

延续了124年的电影院票房模式,让电影人可以完全自由竞争,用3-4年的激情创作赌一个周末的票房成绩。高群耀认为,平台方雇佣创作者,给予固定的利润回报,会让行业进入固定收益的瓶颈,电影票房模式应该延续下去。

因此,移动电影院app坚持只做电影放映平台,不做发行不做电影。运用最新的互联网技术,在手机上实现移动巨幕,满足在家里随时随地2K、3D、VR观影,移动电影院的商业模式是把电影院搬到手机上。

内容来自哪里?移动电影院希望和实体影院同步上映电影,按照原有的分账体系使制片方得到收益,减轻消费者的观影时间成本,同时为偏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提供增量观影服务。

曾经主导收购AMC和传奇影业,高群耀看到电影行业的整体变迁,实体影院在互联网冲击下所占的娱乐消费份额越来越少。

但移动电影院给电影院插上互联网动力的思路,并没有得到高群耀院线老朋友的理解,它如今最大的难题是如何推广。去年的5月9日,移动电影院APP发布当天,同步上线了《脱单告急》等三部处于公映期的电影,但巨大的争议让这几部影片迅速撤下。

电影院依然是目前最大的观影渠道,没有制片方会为了新创的移动电影院得罪遍布全国的48条院线。

但争议背后,何尝不是实体影院的焦虑?猫眼、淘票票的票补措施,打乱了影院积累数十年的会员体系,并让宣发变成一场不依赖实体影院的战事。如果互联网继续打入放映环节,电影院将如何确保片源和上座率?

2018年,珠江影业、河南奥斯卡电影院线、四川电影公司、幸福蓝海等四个国有院线成立了国影纵横,向行业上游延展,投资了《无名之辈》《西虹市首富》《流浪地球》等影片。万达院线和万达影视的并购重组也终于在今年2月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

但这些举措,足以和互联网对抗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徐露 hulu股权 v2.0 进京城 撞死了一只羊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