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之颓:2年,“没了”17名重量级高管

原标题:百度之颓:2年,“没了”17名重量级高管

文 | 铅笔道记者 希言

24小时之内,百度发出三个坏消息。

又一名百度高管离职了,这次是被称作“百度的财神爷”和“百度二号人物”的向海龙。

主动离职、被解聘、退休……铅笔道根据媒体公开信息统计,从2017年3月吴恩达离职,到向海龙离职,两年多的时间内,百度已有至少17位高管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伴随人事调动消息的是百度公布2019一季度财报,自2005年上市以来,百度出现首个季度亏损。相比较阿里、腾讯的财报来看,百度的营收不足另两家的三分之一。

接着,百度股价大跌16.52%,报128.31美元,市值一夜蒸发89亿美元(约合615亿元人民币),目前其总市值448.3亿美元。

曾经的BAT,如今看来,似乎百度掉队的步伐越来越快。从今年以来李彦宏的变革措施来看,加速干部年轻化,“不变则死”已经成为摆在百度面前的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24小时之内,百度发出三个坏消息。

又一名百度高管离职了,这次是被称作“百度的财神爷”和“百度二号人物”的向海龙。

主动离职、被解聘、退休……铅笔道根据媒体公开信息统计,从2017年3月吴恩达离职,到向海龙离职,两年多的时间内,百度已有至少17位高管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伴随人事调动消息的是百度公布2019一季度财报,自2005年上市以来,百度出现首个季度亏损。相比较阿里、腾讯的财报来看,百度的营收不足另两家的三分之一。

接着,百度股价大跌16.52%,报128.31美元,市值一夜蒸发89亿美元(约合615亿元人民币),目前其总市值448.3亿美元。

曾经的BAT,如今看来,似乎百度掉队的步伐越来越快。从今年以来李彦宏的变革措施来看,加速干部年轻化,“不变则死”已经成为摆在百度面前的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向海龙让位

向海龙让位

从刚公布的一季度财报来看,百度呈交了一份并不理想的成绩单。

一季度,百度营收同比增长15%,达到241亿元,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同时,百度今年一季度运营亏损9.36亿元,去年一季度为运营利润46亿元;今年一季度净亏损3.27亿元,高于市场预期的净亏损1.88亿元,而去年一季度为净利润67亿元。

按照彭博社的说法,这是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

除了公布财报外,百度还开始了新一轮的组织与人事调整。李彦宏在内部财报信中宣布,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而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

从2005年加入百度,十四年来,向海龙一直是百度搜索业务的核心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向海龙创建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2005 年2月,百度收购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向海龙正式加入百度。此后,向海龙一路高升,最终担任百度高级副总裁和搜索公司总裁,掌控了百度最核心的现金流业务,甚至被一度认为是百度新的二号人物。

今年2月底,百度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对三位副总裁沈抖、吴海锋、郑子斌进行干部轮岗调整,三位副总裁继续向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汇报。邮件称,本次高管轮岗是为了打造空前繁荣、强大的百度移动生态,激发组织创新能力,提高协同效率,进一步推行干部轮岗制度,培养和储备复合型管理干部。

现在看来,此举应当是为沈抖的晋升做铺垫。

对于离职一事,向海龙称自己离开百度“就是正常离职”,向海龙还称,接下来自己可能会开始创业,以及开始涉足投资。

然而,有报道称,向海龙属于“被动离职”,是被公司高层要求离职的。念在向海龙是百度老臣的“情分”上,才对外宣称是他主动辞职。还称,向海龙失宠前,内部大搜体系下的很多业务早已划给沈抖管理。

流水的百度高管

流水的百度高管

一家公司发生人事变动不足为奇,但在这两年,百度的高管离开却过于频繁。以下为在近两年间离开百度的部分名单:

1、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

2017年3月,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发布公开信,宣布自己将从百度离职,开启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新篇章。

吴恩达于2014年5月加入百度,担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负责百度研究院的领导工作,尤其是Baidu Brain计划。在他的带领下,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离职92天后,吴恩达在Twitter上发布一条消息,显示他建立了一家新的公司Deeplearning.ai。

同年底,吴恩达又宣布创立AI公司Landing.ai,出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关注如何利用AI升级制造业。对于该公司,吴恩达表示,“Landing AI的使命是协助其他(不具备AI技术)的公司成为伟大AI公司。”

2、前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

王劲2010年4月加入百度,曾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2017年3月31日,王劲正式从百度辞职。几天后,他创立的景驰科技在美国加州注册成立。

然而在2017年底,百度表示,已经将王劲及其目前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法院,理由是侵犯商业秘密。

百度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并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判令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人民币,同时被告需要公开声明消除影响,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在王劲离开景驰科技后,虽然百度已对景驰撤诉,但并没有对王劲撤诉。

3、前百度集团副总裁、百度金融CRO:王劲(与上一位同名)

继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离职后,2017年4月,另一个负责百度金融风控的同名副总裁王劲也从百度离职。他通过微博宣布了该消息,百度内部亦对该消息予以证实。

比起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作为百度金融CRO(首席风控官)的王劲加盟时间不算长。2015年12月,李彦宏在调整架构推出百度金融业务群组(FSG)之际,正式面向全员介绍了王劲的加盟。

离开百度后,王劲成立了融慧金科,在金融风控领域开始施展拳脚。今年一月,融慧金科对外宣布完成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4、前百度副总裁兼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

2017年3月16日,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对百度糯米进行组织优化和管理架构调整,百度副总裁兼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被解职,向海龙将亲自兼任百度糯米总经理。

对于解聘理由,百度方面称,曾良在担任百度大客户(KA)销售部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违规给某KA渠道代理商提供帮助,并从该渠道代理商融资过程中谋取私下利益,违反了公司职业道德规范,构成严重违纪。

百度表示,曾良已经承认上述违纪事实,并主动向公司认错并退赔了公司经济损失。百度决定解除曾良的劳动合同,并已经对涉事代理商进行了处理。

同年8月,据掌贝内部人士透露,曾良已正式加入掌贝,出任独立董事及首席战略顾问。

5、前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

2017年10月有消息称,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选择了离职投入AI创业的浪潮之中。

林元庆表示,他其实是十一前离职的。他是一个人出来创业的,没有带百度的其他人离开。

对于创业的方向,林元庆表示,AI升级传统行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存在非常大的机会。他希望深入进去,做成一个大事业,创业后也会非常积极地寻求跟百度一起合作。

2018年1月,林元庆创立的行业升级AI整体解决方案公司Aibee (爱笔智能) 宣布获得1.65亿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8年底,该公司又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6、最年轻的百度副总裁:李靖

2018年4月18日下午,百度副总裁、个人公众号“李叫兽” 创始人李靖通过一条朋友圈消息,宣布了自己即将从百度离职的消息。他表示,自己选择离开是出于个人原因,“因个人发展原因,我已经辞去在百度的工作,准备开始新的方向。”

资料显示,李靖在2014年创建公众号“李叫兽”,教授营销文案写作。2015年,他成立公司,并开始经营课程变现。2016年12月,百度全资收购了李靖的公司,将整个团队打包拿下,收购金额达1 亿元。

公众号创立不到2年卖出1个亿,李靖以25岁的年龄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然而,加入百度不到两年,他就选择离职。

离职后有传言称李靖创立了区块链项目,但迅速被本人辟谣。他自己想寻找的“新方向”一直没有对外公布。

7、前百度总裁、COO:陆奇

2018年5月18日,百度官方微信号突然宣布,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卸任,被视为百度“关键先生”的陆奇就此出走百度。受此消息影响,百度股价暴跌9.54%,一夜蒸发94亿美元。

陆奇是在百度危难之际,被创始人李彦宏请回来操盘整个百度的运营管理的。陆奇上任百度总裁与COO之后,大刀阔斧地砍掉了医疗广告、外卖等等不聚焦的业务,提出“All in AI”战略,把百度的精力凝聚到最擅长的技术领域,给迷茫的百度找到了方向,并且理清了道路。

市场对陆奇的改革给出了好评:陆奇在百度掌权的四百多天里,百度的股价相对于他入职之初提升了接近60%。

离开百度后,2018年8月15日,陆奇宣布担任YC中国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并任YC全球研究院院长。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加速器投资机构已经孵化了超过1900家初创公司,这些公司的总估值达到1千亿美元。

8、前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吕骋

继“李叫兽”之后,百度又一90后高管宣布因“个人发展原因”离开百度。百度方面证实,Raven Studio(渡鸦工作室)负责人吕骋已于2018年6月从百度离职。

2017年2月,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时年26岁的吕骋加入百度——当时渡鸦科技已经是获得过真格基金、经纬中国、Y Combinator等风投青睐的明星创业公司,吕骋刚刚在行业里崭露头角。

吕骋加入百度后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直接向时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汇报。当时的百度,还没有一款成功打入市场的消费级硬件产品,常被评价为“不接地气”。因此,由陆奇钦点的吕骋,在百度内部被给予了很高的期待。

今年3月,吕骋已成立一家AI娱乐公司,目前该公司已获得来自YC中国、星瀚资本的两轮融资,金额约为数百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吕骋及其团队在去年年末已经入驻由陆奇领导的YC中国,成为自YC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批创业营学员。

9、即将退休的百度总裁:张亚勤

今年3月15日,百度宣布了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公司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同时,百度还正式推出了高管退休计划,百度总裁张亚勤是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第一位高管,他将于今年十月从百度公司退休。

在内部邮件中,李彦宏肯定了张亚勤的工作,“亚勤相继推动了国际化市场开拓、金融和教育等业务的孵化和探索,最近两年来,他带领团队,在智能云和AI to B业务的整合及商业化加速、Apollo生态的建设及产业合作、基础技术体系的夯实与建设、芯片和量子计算等前瞻技术的布局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张亚勤也对自己的变动做出回应,宣布自己将开启人生的“3.0”。

张亚勤是在2014年9月被百度收归旗下的,到退休正好5个年头。在业界人士看来,张亚勤的百度五年任职可谓“使命达成,功成身退”。

在百度任职的时间里,张亚勤负责技术体系、自动驾驶和云计算等新兴业务、以及百度的国际化发展。作为行业前瞻者,张亚勤提出了云计算“ABC三位一体”的概念,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和Cloud Computing(云计算)三位一体。

他的这一理念得到业界的认同与追随;2015年,张亚勤还率先提出“互联网+”的下一站是“智能+”,指出人工智能技术将应用到每一个场景、每一个设备、每一种服务里面。如今“智能+”已经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10、本月退休的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

继张亚勤之后,上个月底百度宣布刘辉于近期加入“百度高管退休计划”,并将于5月卸任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崔珊珊将全面负责百度人力资源工作。崔珊珊是百度创业“七剑客”之一,2017年12月回归百度,任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

李彦宏表示,刘辉于2011年4月加入百度,负责百度人力资源、工程建设与行政管理等工作。

过去8年,刘辉一直致力于利用自己多年文化交融环境中总结的管理理念,强调组织温度、长期陪伴和价值创造,为百度建立起“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的人才成长机制,为公司聚拢优秀人才、建立组织管理流程和机制。

除了上述因为各种原因离开百度的高管外,还有:

2017年5月,百度副总裁陆复斌在朋友圈宣布将离开百度,后成立信义资本,并通过出资担任P2P平台“爱钱帮”董事长。然而,他于2018年7月19日宣布正式退出,不再担任爱钱帮任何角色,退出后不再承担任何爱钱帮相关责任。

2017年5月,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晖宣布离职,随后入职有赞,消息人士称,陈锦晖出任有赞渠道副总裁,职务仅次于CMO。

2018年1月,百度副总裁邬学离职,加入宝能汽车,此前邬学斌在百度主管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及相关团队。

2018年3月,百度地图事业部转入AI技术平台体系(AIG),百度还宣布百度地图事业部原总经理李东旻将离开百度,该职位将由AI测试部高级总监李莹继任。

2018年3月,消息称,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发微信朋友圈宣布离职。

2018年3月,百度外卖董事长巩振兵离职,这也是继百度外卖原CTO耿艳坤、原副总裁陈青离职后,又一位创始团队成员离开。两个月后,易到宣布,巩振兵出任易到新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然而巩振兵在职时饱受争议,不到一年就再次离职。

……

铅笔道根据媒体公开信息统计,从2017年吴恩达离职,到向海龙离职,两年多的时间内,百度已有至少17位高管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不变则死

不变则死

在百度之前,阿里与腾讯已率先公布了自家本季度的财报。

2019年第一季度,阿里收入935亿元,归母净利润259亿;腾讯收入达855亿元,归母净利润272亿。而百度一季度的营收只有241亿元。

昨晚,百度股价大跌16.52%,报128.31美元,市值一夜蒸发89亿美元(约合615亿元人民币),目前其总市值448.3亿美元。

很明显,BAT阵营中,百度距离阿里、腾讯的差距在迅速扩大。有媒体称,百度落伍掉队了,今后再无BAT,只有AT。

自2016年开始的“夯实移动,决胜AI”战略,令百度过去三年一直处于旋窝中心。外界关心这家移动搜索巨头何时能够从PC时代彻底走出,并在移动和AI时代收获更大成功。

显然,眼下还不是终点。无论增速、利润还是股价,百度都发出了危险的信号。外界认为,对搜索公司及重要高管向海龙的调整,意味着百度这家体量庞大的互联网公司,正试图通过彻底的内部革新,改善公司的未来处境。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表示,百度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有人认为,某种程度上,这可能也是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的原因,也是有着14年百度经历的老人向海龙离开的原因。

重压之下,百度求变,也不得不变。在这个时代,落后已成事实,百度决定下注未来。

坚定研发、发展AI业务、加强组织能力建设……甚至采取“以投入换增长”的策略,春节期间,百度就不惜投入重金和诸多人力对旗下产品进行推广。可以预见,未来以沈抖为核心的百度用户侧产品还将继续加大在市场方面的投入,短期内必将拖累百度在营收和净利上的表现。

李彦宏自己也说:“2019年是富有挑战的一年,但机会也巨大。”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唯有创新才能应运而生。现在,百度需要时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