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最深情表白,一缕长发一首诗,才子看后却抑郁而终,可惜情深不寿

原标题:最深情表白,一缕长发一首诗,才子看后却抑郁而终,可惜情深不寿

世上,总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情。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寒窗苦读十余年,只为金榜题名一展抱负。但欧阳詹算是异类,他酷爱读书,却不执着功名,只想留在日渐年迈的双亲身边,尽些生为人子的孝道。生为男儿,没有远大的理想,不想着建功立业,可是愁坏了欧阳詹的父母。两位双亲,联合家中的七大姑、八大姨,轮番劝说之下,总算是让儿子去往了相隔千里的长安城。

那一年黄金榜上,欧阳詹名列第二,可算是扬了家乡父老的名气——你瞧,多少文人一生追求仕途,到头来也只能郁郁不得志的发牢骚;咱们的欧阳詹,明明不想投身宦海,偏偏命中注定要登上朝堂。——对了,插一句题外话,当时排在欧阳詹名字后的第三名,正是日后“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二人也是挚友。

顺理成章的成为朝廷官员,公务繁忙不必多说,欧阳詹一脸苦闷。正巧,身边一位好友,约欧阳詹去游山玩水,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欧阳詹一口答应。然而,正是这一次去太原游玩的经历,成为了欧阳詹一生的痛处。

《寄欧阳詹》

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

欲识旧来云髻样,为奴开取缕金箱。

历史上最特别的一群文人,理应是三国魏正始年间的“竹林七贤”,七人整日饮酒作乐、纵情歌唱,时不时还要吸食五石散(当时流行的一种毒品),兴致起来还要“裸奔”。

相比之下,文人狎妓,也就不值一提,往往要演绎出一段风流韵事。欧阳詹也不能免俗,到了太原后,白日游山玩水,夜间风花雪月。在一间青楼,欧阳詹邂逅了名为李倩的歌妓。那时的歌妓,可不是空有一具美艳的皮囊,为了迎合来往的文人墨客,琴棋书画也要样样精通,李倩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而欧阳詹,能在科举考试中压韩愈一头,自然也是千载难逢的才子。

才子佳人,天作之合。两人一见钟情,日夜如胶似漆,不知说了多少浓情蜜意的情话,也不是许下了多少白头偕老的誓言。

可惜,欧阳詹身为朝廷命官,总不可能像柳永沉溺风月场所。一日清晨,欧阳詹终究是离开了太原,离开了与他情投意合的歌女。离别前,两人约定了日期,等欧阳詹回去处理好公务,便回来迎娶歌妓李倩。很多时候,情绪涌上心头,脱开而出的“誓言”,其实只是一个谎言。

自欧阳詹离开太原,他便再也没有回来。还守着青楼的歌姬李倩,心知肚明,一个是朝廷命官,一个是青楼歌姬,身份悬殊,若要结为连理,那才是要让天下人取笑。

梳妆台前,手持利剪,一缕长发,落入锦盒。放在锦盒内的,还有一首诀别诗,便是那《寄欧阳詹》。不久之后,太原一间青楼内,一个微不足道的歌姬,相思成疾,撒手人寰。

长安,深夜,月明星稀。跳动的烛火,明暗着欧阳詹疲倦的脸庞,手边堆着凌乱的公文。门开了,下人送来一个锦盒,说是从太原寄来的。欧阳詹打开锦盒,便见到了一份书信、一缕长发。

“自从与君别离,我日渐消瘦,一半是思念你,一半是怨恨你。若你还想看看我发髻盘起的模样,就请为我打开这锦盒。”

一缕长发,攥在手心,指尖还记着往日依稀的温柔,可怜,长发的主人已经辞世。

独留一人睹物思情,遥寄半生哀思。欧阳詹悲恸而病,不久病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欧阳詹 寄欧阳詹 魏正始 五石散 浓情蜜意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