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贾宝玉的那只缠丝白玛瑙碟子,背后大有深意

原标题:贾宝玉的那只缠丝白玛瑙碟子,背后大有深意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着重写的是一次诗社,探春发帖邀请众人齐结海棠诗社,由此开启了大观园的诗意生活。

这边厢宝玉与众姑娘们在秋爽斋内吟诗作赋,风花雪月,那边厢怡红院内难得的一段清闲时光,宝玉不在房里,晴雯、秋纹、麝月等几个人坐在一起做针线。

这是难得的一个场景,平日大家忙这忙那,难得的几个人聚在一起闲聊,几乎相当于开一个小型的碰头会了。

那边是雅集这边是俗务,一面是诗意与远方,一面则是身边的一些鸡毛蒜皮家常琐事。灵魂层面,世俗的层面,这两者相互碰撞构成了人生百态。

每个人所处的身份地位的不同,决定了他们所关注的对象的不同,公子小姐们关注的是灵魂如何诗意地栖居,而丫鬟们关注的则是谁比谁多得了一件衣裳。

这就是世相,众生,曹雪芹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不单只关注于丰满的理想,同样也关注于骨感的现实。他写小说有理想化的一面,也有非常现实的一面,这两者在他的笔下可以同时共存。

但是这些并不是固化的,有朝一日,锦衣玉食的宝玉们沦为“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之时,也会为一日三餐发愁,曹雪芹总是擅于做出这些惊人的对比,从而去告诉人们这些生活的真相。

一、缠丝白玛瑙碟子的象征

这天,怡红院的丫鬟们闲聊,话题的由头就是由一只缠丝白玛瑙碟子来引起的。

确有此事,探春写给宝玉的花笺里就提到了这件事“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所以说红楼梦写文章真的是一丝不乱,情节之间总能相互印证。

缠丝白玛瑙碟子配上鲜荔枝,色彩是何其的明艳富丽,这样的色彩搭配堪称完美。

所谓的缠丝,就是玉石的表面有天然的纹路,想来这玛瑙碟子晶莹的白色中又有红色的花纹缠护,与荔枝红色的果壳相呼应,愈觉鲜艳欲滴。这往那儿一放俨然就是美院学生的一堂生动的静物写生课,曹雪芹真不愧为美学大师。

发现没有,宝玉的器具都是那种色彩生动明亮的,足见宝玉是个热爱生活的富贵闲人,当然懂得欣赏美的还有探春。俗话说三代才出一个贵族,那份精致与优雅是融入骨子里的,是透过日常传递出来的。

同时,这也从一个小侧面上反映出了贾家的富贵,在当时的北京,秋天的时候还能够吃到新鲜的荔枝。

过去的年代,新鲜的荔枝极难运输储存,从岭南到北京,要经过长途跋涉,能够吃到新鲜的荔枝十分的不易,杜牧的诗“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说的就是荔枝的难得。

在当时,能够吃到新鲜的荔枝,除了皇家就是贵族了,普通人家哪有这个条件?贾府这个钟鸣鼎食之家的富贵,总是通过一些细枝末节不动声色地传递出来。

二、缠丝白玛瑙碟子的背后

而这还不是这场谈话的重点,重点是要由它来引出怡红院内的一项重大的人事变动,袭人火箭式的突击提拔在怡红院内造成的巨大影响。

可以说袭人率先打破了这种平衡,本来众人差不多是在一个水平线上,无非是她拿一两银子,别人拿一吊钱,并没有差的太多,现在袭人拿二两银子一吊钱的月银,又是赏衣服又是赏精致小菜,可以说已经提前享受了准姨娘的待遇。

现在的袭人可以说是一骑绝尘完全碾压怡红院一众人等,这件事给众人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表面看风平浪静,其实私下里早已是暗流涌动。

也许当着宝玉的面,大家不便直抒胸臆地表达出来,如今宝玉不在场,大家尽可以敞开了说。

第一个不服的就是晴雯,晴雯是老太太内定的将来宝玉妾室的不二人选,贾母曾说“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

但是袭人借与宝玉偷试云雨之后,已经取得了宝玉的专宠,后来又借宝玉挨打之事在王夫人面前表忠心,取得了王夫人的信任,可以说袭人已经成功上位,现在她的地位与待遇已远远凌驾于众人之上了。

但是具有平等意识及反抗精神的晴雯对此嗤之以鼻,“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

在众人的嬉笑怒骂中,袭人的“西洋花点子哈巴儿”的浑号已经在怡红院叫开了,不知道宝玉在听到这个称号儿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一向如白月光一般贤良的袭人,在众人的眼里却是花点子哈巴儿。

三、缠丝白玛瑙碟子的作用

从众人的这些谈话中透露出的这些信息,是对整个小说的一种有效的补充,曹雪芹写小说就是这样,有主线,有次线,在这种密不透风的故事结构中,往往能见缝插针地补录许多内容,红楼梦可以说没有一处是闲笔。

而从这段话也可以反映出每一个人的脾气跟秉性,麝月的含蓄,晴雯的口角锋芒,秋纹的奴性与谄媚,作为由袭人一手调教出来的麝月跟秋纹,对于袭人的成功上位恐怕也不会没有一点的嫉恨与不满。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小算盘,小心思,在这场没有宝玉参与的怡红院的内部谈话,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微妙的关系已经显露无疑。而最为泼辣生动的晴雯,日后也为自己的口无遮拦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最后,故事的结尾依然要由那只白缠丝玛瑙碟子来收尾,老到的袭人及时的把话题扯了回来,“少轻狂罢。你们谁取了碟子来是正经。”袭人又用这只碟子去给湘云送东西,由此引出了接下来的螃蟹宴和菊花诗。

不得不说,袭人在怡红院真的是具有特殊的权力与地位,宝玉的东西她随便就可以送人了,简直就是怡红院的半个主人了。

某种意义上说,这只缠丝白玛瑙碟子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是红楼梦里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道具。

作者:闲月玲珑,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斋偶结海棠 厢宝玉 厢怡红院 缠丝白玛瑙 史湘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