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解局】港府修个法,反对派干嘛跑去找美国务卿?

原标题:【解局】港府修个法,反对派干嘛跑去找美国务卿?

“告洋状”这种令人腻歪的行为,最近似乎已成某些香港反对派人士的“日常”。5月15日,香港“民主党”主席李柱铭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举办的论坛上,呼吁国际社会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还去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求关注。

什么逻辑?港府修订一条刑事法律而已,反对派为啥急得去美国搬救兵?

命案

事情的缘起是一桩凶杀案。

去年,香港一名少女与男友赴台北共度情人节,其间疑遭男友在当地杀害后弃尸草丛,男方随即逃回香港。

由于香港和台湾没有签署相互移交逃犯协议,此案胶着快一年而没有进展。香港保安局遂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

监控拍摄到涉案男子拖着装有女友尸体的行李箱

(图源:台湾媒体)

“香港现有的刑事法律协助及移交逃犯的两条条例,都订明不适用于香港与中国其他部分之间,因此不容许我们处理台湾杀人案的请求。”保安局的文件中,清楚说明了修法理由。

是的,简直匪夷所思,时至今日,香港和内地、澳门、台湾之间还是没有相互移交逃犯协议。

那么,香港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有移交逃犯协议吗?有的。香港和20个司法管辖区有移交逃犯长期协议,与30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刑事事宜相互协助安排,唯独与内地、台湾、澳门没有相应安排。

毫无疑问,从现实需求和完善法律的层面,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大有必要。

实际上,香港基本法第95条规定,特别行政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修订《逃犯条例》是香港完善本地立法的必然步骤,也完全合乎基本法。

惊恐

这个单纯的法律问题,却在香港引发了不小的喧闹声,反对派们极力反对,动作不断。

香港反对派担心什么呢?非法“占中”头目黄之锋撰文称,修法“将彻底破坏‘一国两制’对港人的法律保障……届时若有台湾政界人士被北京政府定性为干犯中国大陆的罪行,只要该人在香港过境、逗留或旅游,都有被引渡(移交)至中国大陆的可能。”

黄之锋们看似在为“台湾政界人士”担心,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们害怕的,恐怕是自己有朝一日成了被引渡对象

在反对派看来,香港和世界各地都可以有罪犯移交协议,唯独和内地不能。这是在怕什么,不言而喻。

4月28日,香港反对派发动游行,黄之锋与警方推撞拉扯 (图源:港媒)

实际上,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已清楚表明修法的针对对象为刑事罪犯,而所谓“政治犯”并不包括在内,黄之锋们的说法一方面是自己吓自己,另一方面也是恐吓香港市民,借以增加政治本钱。

“如果在内地犯了法的人,走到香港便可以逍遥法外,或在香港犯了法的人,走到内地便不用在香港受到法律制裁,这是否是我们想看到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如未能成功修法,等于变相发出信号鼓励港人去台湾、内地或澳门等地犯法,然后潜逃返港

这么有说服力的话,反对派是听不进去了,因为他们要维护的不是法治,而是法律漏洞,以及自己建立于该法律漏洞上的“安全感”。香港舆论痛批,反对派这是患了“政治惊恐症”。

家贼

在香港闹还不够,反对派还得请“洋大人”出马。

李柱铭与“支联会”秘书长李卓人等近日赴美,拉拢华府与政界高层介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

他们发表演讲,会晤美国总统副助理博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成功地引来了美国人“关爱的眼神”。

于此同时,李柱铭等人跟上回赴美告状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一样,不忘回身威胁香港市民说,美方可能会取消关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的《香港政策法》。

香港“民主党”主席李柱铭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图源:港媒)

外求洋人,内胁家人,是这些人的一贯伎俩。更可恶的是,部分反对派还将此事与中美贸易战挂钩,暗示美国将《逃犯条例》作为贸易战武器来用

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得到切实贯彻落实,香港居民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依法得到充分保障,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反对派罔顾事实,危言耸听煽动恐惧,还要做“带路党”,给外国可乘之机,给中国添乱,令人齿冷。

反对派们搬错了救兵。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预,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香港利益的决心和能力不容置疑。

“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事务,试图借机怂恿在香港特区制造混乱,不可能得逞”,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7日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坚定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修订相关条例。”

文/黑白自在

编辑/宇文雷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李柱铭 逃犯条例 香港保安局 黄之锋 李家超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