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刘邦用激将法大败项羽手下两员大将占领一座城

原标题:刘邦用激将法大败项羽手下两员大将占领一座城

西汉高祖三年六月,项羽攻陷荥阳,兵下成皋,刘邦作战不力,只得兵败逃亡。当时汉军大将韩信和张耳驻兵小修武。刘邦便带领诸将北渡黄河投往韩信营中,又得了许多军马;兵势又振,于是和众将商议,准备南下收复成皋。帐下郎中郑忠谏道:“现楚军气势正盛,我军新败,不易正面接触,不如派兵深入楚地,扰其后方,断其粮道,使楚军乏食自乱,到那时再挥军南下不迟。”

刘邦觉得郑忠所言有理,当即派部将卢绾、刘贾,领步兵2万,骑兵数百,渡过白马津,潜入楚军腹地,会同项羽叛将彭越在燕西焚烧了楚军粮草,又乘势连续攻下睢阳、外黄等 17 座城池。

项羽在成皋正想挥师西进,忽然听说彭越和卢绾领兵深入楚国内地焚粮草夺城池的消息,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他深知彭越乃是一员悍将,如果自己不亲征就不能剿灭,于是他召来大司马曹咎说:“现在彭越、卢绾和刘贾等已潜入内地,焚我军粮、毁我城池,看来我不亲征,不能扫灭此贼!将军留守成皋,千万不要出战,只要能挡住刘邦,使他不能东来,就是有功劳。我这次攻击彭越,大约15天便可平定梁地,然后再来与将军会合,切记!”项羽临行,怕曹咎性暴误事,又留司马欣相助。

项羽一走,刘邦认为时机已到,立即领兵南下,兵临成皋城。但汉军前去挑战,一连数日,曹咎就是闭门不出。消息报知刘邦,刘邦欲下令强攻,张良和陈平谏道:“大王勿燥,强攻难破,还是用计取。”

两人深知曹咎性格,经过商议遂决定用激怒之法诱敌出城,然后设伏破敌。于是一面派兵往诱曹咎,一面在城东的汜水两岸设下伏兵,专等曹咎中计前来。

汉军再逼城下,见楚军仍不出战,张口就骂,声声不堪入耳。城中守军见此,纷纷向曹咎请战。曹咎性格暴烈,也想开城厮杀、司马欣在旁劝道:“将军勿忘项王临行之言,免遭汉王诱敌之计。”曹咎听后,也只得强按怒火,下令坚守勿出。

汉军骂了一日,见城中仍无动静,只得撤回大营。但第二天汉军又来到城下叫骂,而且人数更多,指名道姓咒骂曹咎。曹咎气得七窍生烟,坐卧难宁。

中午时分,汉军骂累了,索性解衣松带,席地而坐,取出干粮,饱食一顿,待精神恢复后,起身再骂。曹咎的忍耐已到极限,他大喝一声,召集兵马杀出城来。塞王司马欣来不及劝阻,也得随着曹咎奔出城外。

楚军突然杀出城来,汉军来不及抵挡,丢盔卸甲向汜水方向退去。曹咎没想到汉军如此不堪一击,便下令追击,临近汜水时他又见汉兵纷纷凫水向对岸逃去,他便也催动人马,下水追杀。楚军才渡一半,忽听一声锣响,两岸伏兵四起,对岸有夏侯婴领兵相阻,这边有樊哙趋兵冲杀。

曹咎至此方知中计,他身在水中急令回军,但两岸箭如飞蝗,还没游到岸边,大部将士已被射杀。当曹咎跃马登岸,和司马欣合兵一处时,身边所剩兵马已经不多,又被汉兵团团围住,眼见突围不成,当即大叫一声:“悔不听项王之言!”拔出宝剑自刎身亡。司马欣见曹咎自杀,知刘邦也不能轻易放过自己,也举枪自刺,断喉毙命。 刘邦见曹咎、司马欣已死,立即挥军直扑成皋城下,没费吹灰之力便夺回了成皋。

两人相斗,暴躁之人容易输;两军对垒,暴躁者易败。故对暴躁之人,易于采用激将法。因为性格暴躁者最易冲动,且一冲动便会失去理智,只图一时痛快,却不顾后果。此种人为领导者,常常会使一个组织遭到失败。

张良和陈平就是深知曹咎为人暴躁脾气,就抓住项羽东返之时,运用激将之法诱敌,将曹咎引出城池,才得以全歼楚军,拿下成皋。所以,性格的修养,不仅关系到个人的前途,还直接关系到事业的成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耳 郑忠谏 郑忠 卢绾 刘贾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