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那些被学术“耽误”的段子手老师

原标题:北大那些被学术“耽误”的段子手老师

北大那些被法学“耽误”的段子手老师

【来源】燕大元照

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写道:“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诚然,教育者所做的,绝不仅仅是理性知识和科学认知的堆砌。在北大这块思想的圣地上,讲台同样是三尺,但那些妙语连珠的老师们,让教育的舞台宽阔了许多。

// 苏力 //

有的时候社会也需要一些无序,比如在结婚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对象是谁。

爱就要具有偏心和歧视,否则就是花心。

恋爱的时候需要激情,结婚后需要「婚姻法」。

你可能在 23 岁零 4 天的时候遇到你的白马王子,你的白马王子的眼睛也可能有白马的眼睛那么大。

现在社会当中长相也是一种优势,你嫁的好不是因为你心底多么善良,而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这就容易在社会当中引发矛盾。当然,我这么说······绝对不是因!为!嫉!妒!

你二十几岁的时候可以跟他去流浪,三十几岁的时候呢?他还有别的二十几岁陪他去流浪,你,就被流放了。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鲜花可能很高兴,因为比水泥地上好啊!

古代男女结婚之前,都要看生辰八字是否相合,这告诉我们如何······委婉地拒绝

3 月 8 日,苏力老师认真地问大家:“今天是你们女生的节日吧?” 清明节,苏力老师依旧认真地对大家说:“妇女们过妇女节,像你们青年们,就过清明节。”

苏力老师上课上到一半,去上衣的口袋里拿了口腔溃疡喷雾, “你们看一看啊”,喷完之后他把药瓶往前推了推,“要不然有人说苏力上课还要吸毒。”

人其实很像刺猬,冬天冷了想聚集到一起取暖,靠得太近被扎到了又想分开。

不要要说高考会扼杀天才,真正的天才根本不需要上大学。

你要离开你的故乡,完成从一个地方性精英向国家级精英转变的过程。

考试不是将学这门课学得好的人考出来,而是将聪明人考出来。所以我们都平时不学习,考前突击。

一点迷信都没有是十分痛苦的,因为要一直自己思考。

我苏力借同学 100 块钱不还,今后还怎么在文艺界混?

“布置的阅读材料都看了吗?”老师问。“看了”,学生们回答。“看了,那我讲什么,要说没看,我才能讲啊”。

以牙还牙,如果报复的对象只剩下一个牙呢?这时牙的边际效用是不一样的。

打群架的规模越大,架越有可能打不起来。

确信只能说明真的相信,而不能说明这个事情是真的。

随随便便流泪的人,往往具有天生知识分子的气质。

要关注理论背后的社会经验,这样我们就会明白一些理论其实是胡扯。

历史上伟大的法学家都是反对法治的,当然我不是说我自己。

本来呢,我是准备就这个问题写一篇论文的,但是有人在这个问题上研究了一辈子,这样抢了别人的饭碗,不好!

法律是没有明确定义的,像一条棉线,没有一条核心贯穿始终,是由一条条小短线头尾相接连起来的。

我们法律人要冷酷地看这个社会,注意是“冷酷不是”冷漠“。

// 车浩//

正义不实现,人间不值得。

大家始终要记住,我们北大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能仅仅是一个批判者或者建设者,而是要能够引领批判和建设的人。因此,你们今天就要学会创造出自己身上的对立面,并容忍和尊重它;将来,你们才会接纳不同甚至对立的人,才可能带领和整合社会中不同的力量,让批判者和建设者一道,共同推动国家和世界的进步。

我从来不怀疑北大学生的理想主义情怀。但是,很多事情,可能需要随着自身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会有切身的体悟。

我训练大家正反说理的能力,不是为了让大家颠倒黑白,而是知识的中立使得裁判者的立场趋于中立。

法官一旦形成了先验的心理,被告人至少是社会性的死亡就几乎不可避免-他在你心里,已经死了。

一个理想的法律人,他不能只是一个技术娴熟的法律工匠,也不能是一个仅凭着精湛的专业技能来冷静分析案件的机器······在作为前提的专业技能之外,他还应该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有一种对人情世故的洞悉。

我还奢望的是,在你作为刑辩律师为一个被告人辩护时,当你作为死刑复核法官决定一个犯罪人的生死时,如果还能依稀想起当年考试中出现过的悲剧人物,由此让你在辩护时多一点耐心,在核准死刑时多一点斟酌,那么这两次考试就是有意义的。作为老师,夫复何求呢。

// 白建军 //

这个最难做到的就是:早睡早起 把微信朋友圈控制在十人以内 拒绝以陪读为目的的表白。这个办法能不能把你弄成精英中的精英,我不知道。但试过的,都说好。

我就理解不了想挣钱为什么要学经济?学法学呀!刑法第三章给你列举了 400 多种一夜暴富的方法!

满怀喜悦地度过一生,就是人生最大的经济。

不温不火,不作不做,敬天,敬地,敬小人——我们该向普通人致敬,也向我们自己致敬。

大学教育就是激活学生体内已有的东西,而不是简单地传承或灌输。要是到你学业走了一半,还没遇上让你心动、让你一辈子可以乐此不疲的领域,以及,跟这个世界说话的方式,那就不妙了。

// 常鹏翱 //

我们这些刚刚接触法律的人千万不要被法律规定充斥了大脑,一定要珍惜自己内心最朴素的认知,因为那些最朴素的认知往往构成了法律中的“例外”。只有懂得了生活才能学好法律,而不是学好了法律才能懂得生活。

同学们答完题的千万不要多写,停下来想一想诗和远方。

不要被分数遮住你行进的方向,只要你善待才华,跟着自己的好奇心努力前进。

你要做一个永远发光的灯火,等着别的飞蛾来扑向你。

你不来,我的世界洪水滔天。

// 周旺生 //

当年我面前起码有三个比较像样的从政机会,我当时很纠结,到底是做学问还是从政。我的导师跟我说,你们谁都可以出去从政,只有周旺生不能出去。他早上出去,晚上就会被人送回来。我的老师这么不了解我的政治才华,心情很复杂。于是我回应老师说,不会的,他们不会晚上把我送回来的。要送。也是第二天早上送——他们是不会为了我专门加班的。

// 强世功 //

我给 99 级本科生做了班主任后,就告诉大家:无论多忙、无论多累、无论多少心痛、多少眼泪,本科一定要谈恋爱。青春美好,架不住未来一声叹息。

// 侯猛//

一般一个人骂人不违法,可能猥琐。

虽然现在我们法治的春天来了,但这种春天大概每十年就要来一次。

// 梁根林//

#讲起公交车坠江案# “那用手拍头算不算暴力行为?很多人觉得算,某某教授说拍头你的头会疼,我说不会”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头“为什么?”“因为我有头发!”

// 江溯//

“你瞅啥的正确回答方式是什么?”同学们:“瞅你咋地“不不不,这样容易掐架,应该说‘你大金链子真好看,避免犯罪’!”

// 陈瑞华 //

任何理论一提出就带有悲壮的色彩,因为总会被超越。先学会用,将来再慢慢超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