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多家上市公司被拖入“深渊” 新德隆系辉煌难续“操控术”失灵

原标题:多家上市公司被拖入“深渊” 新德隆系辉煌难续“操控术”失灵

德隆系的覆灭和转生

多年前,唐万新曾是中国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他一手打造的德隆集团在资本市场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所向披靡。当年,这个一度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和产业帝国,拥有177家子公司、孙公司和19家金融机构。

为了实现滚雪球式增长的金融梦,德隆集团用巨量的资金操控了当年被称为“德隆三驾马车”的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通过反复抵押等手段推高股价。德隆系为操纵股价,控制股东账户一度超过四万个。因德隆系资本运作风格彪悍,当年被称为 “天下第一悍庄”。

然而,德隆“以产业整合之名,却行操纵股价之实”,最终其“产业整合”远未达到其鼓吹的预期效果,无法支撑起上市公司被严重透支的股价。不久,德隆帝国便资金链断裂,毁于顷刻之间。德隆舵手唐万新及一众人员也因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罪而锒铛入狱。

如今,距离德隆帝国覆灭已过去将近十五个年头。当年跟随唐万新的德隆旧部现已散落在资本江湖。他们有的仍活跃在投资行业,组建了多支基金;有的创办与原德隆产业相关的实业;有的在上市公司等企业任高管。

他们表面行事低调,看似已各立门户,彼此间再无瓜葛。但回顾近年来资本市场一些引人注目的资本运作事件,却时刻闪现着德隆旧部合纵连横的身影。一个新的“德隆系”版图若隐若现。它不再是一个完整的资本“帝国”,却转生成了若干“派系”聚合而成的资本运作平台。

市场普遍认为,新德隆系包含“湘晖系”、“当代系”、“梧桐系”、“鼎鑫系”、“特华系”等等。

新德隆系虽然分散,在资本市场上的操作却更加灵活和隐蔽。2009年以来,他们就在资本市场上不断物色上市公司,试图通过收购、资产重组等方式实现资产注入或借壳上市等目的,编织的资本关系网扑朔迷离。

难逃魔咒,多家上市公司屡被新德隆系拖入“深渊”

多方资料显示,2009年至今,通过德隆系惯用的炒作题材、股权代持等手法,新德隆系完成了提前布局、管理层控制、潜行并购、规避监管、掏空上市公司等一系列眼花缭乱操作,最终成功控制了数家上市公司,比如博盈投资(现为*ST斯太)、伊立浦(现为*ST德奥)、中捷资源(现为*ST中捷)、皇台酒业(现为*ST皇台)、新潮能源等等。

尽管新德隆系一度取得了这些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却并未给这些上市公司带来光明的前景。相反,这些被新德隆系控制的公司,或沦为傀儡,或陷入纠纷,或面临严重亏损,或经历重创。最终,斯太尔(000760)、中捷资源被ST处理,伊立浦、皇台酒业则被暂停上市……

1、沦为壳股的*ST斯太

博盈投资(*ST斯太)本是一家命途多舛的上市公司,屡次披星戴帽,股价长期低迷。

2012年,博盈投资忽然搭上德隆系旧部,获得英达钢构的垂青。英达钢构不仅携手硅谷天堂及四家临时成立的投资机构(背后均闪现新德隆系魅影)对其进行高达15亿的定增,还主导操盘了博盈投资对奥地利斯太尔的跨国并购,甚至对博盈投资做出大胆的业绩对赌承诺。

这一系列操作,完成了“产业并购基金+收购境外标的资产+再融资购买资产+实际控制人变更”等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使博盈投资成为新德隆系的囊中之物。

金主加持,海外资产概念炒作,加上大股东的所谓业绩保底,博盈投资瞬间乌鸦变凤凰。不久,更名为“斯太尔” 的博盈投资股价开始一飞冲天。

可惜好景不长,股价可以靠炒作吹起来,斯太尔的业绩却深陷亏损泥潭:2016年之前盈亏交替,亏损居多;2017年亏损1.69亿;2018年巨亏13.08亿。当初英达钢构对斯太尔信誓旦旦地作出业绩保底承诺,却始终拖延着并未兑现。不仅如此,斯太尔还频频面临投资纠纷、债务违约等麻烦,以原德隆系干将刘晓疆为核心的斯太尔管理层回天无力。

当斯太尔股价再次大幅跌落,被收割的股民才发现,当初引入的主要定增发起人早已完成了高位套现的千秋大业。

2019年5月,斯太尔被ST,成为“*ST斯太”。

2、迷失方向的*ST德奥

2013年6月,伊立浦(*ST德奥)的第二、三大股东和创始股东引入新德隆系公司梧桐翔宇。梧桐翔宇买入股份后,成为新晋第一大股东。随后,伊立浦旧臣撤退,梧桐翔宇全面接管公司经营。

梧桐翔宇的目标更简单而直接,通过资本运作进行二级市场套利。接盘伊立浦后,原德隆系欧洲公司总裁朱家钢出任伊立浦董事长,梧桐翔宇便开始推行所谓双主业模式,在白色小家电主业基础上进军通航领域。2015年,伊立浦正式更名为德奥通航。

这种概念上的炒作确实让德奥通航的股价有了短期提振,其股价甚至一度站上百元。但事与愿违的是,2015年之后,德奥通航的业绩基本陷入亏损常态之中。随后,德奥通航又尝试炒作进军婚恋网站、无人机等热门领域。尽管梧桐翔宇数度“画饼”,推动德奥通航重组,仍均以失败告终。其间,德奥通航也成为了停牌钉子户:一年不复牌,复牌就跌停,腰斩再停牌!

梧桐翔宇接手之后,德奥通航始终在“贫困线”附近苦苦挣扎,2017年亏损更是超过5亿元。此外,德奥通航麻烦连连,接连爆出控股股东持股被司法冻结,管理层变动频繁,银行贷款逾期无法归还等负面消息。

2019年5月15日起,*ST德奥被暂停上市。

3、被套路的*ST中捷

2014年6月新德隆系入局中捷资源(*ST中捷)。当时中捷资源的原大股东债务缠身几乎破产。德隆系旧部入驻中捷资源后,随即进行人事大换血,实现全面接盘。

接盘不久,“德隆式”的资本运作便紧随其后。中捷资源的主营业务原为工业缝纫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中捷资源在自有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却忽然抛出一份收购方案,欲以10亿收购江西金源农业。与此同时,还抛出了一份高达81.9亿元的定增预案。

令人浮想联翩的是,收购对象江西金源农业早已被新德隆系的相关投资机构持有多数股份,定增对象也含有多家新德隆系新注册的公司。显然,新德隆系对于这次运作是蓄谋已久。

然而一切却并不像他们计划的那般顺利。两年的时间,中捷资源不仅定增转型迟迟无果,公司亦深陷债务纠纷,无法自拔。在中捷资源的舞台上,最后只剩下悬在半空的定增、被债权人拉扯住的江西金源,还有一跌再跌的股价……

近年来,中捷资源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2017年全年亏损9320万;2018年净利亏损2.4亿。

自2019年4月30日起,中捷资源被实行 “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中捷”。

4、争斗缠身的*ST皇台

皇台酒业(*ST皇台)自上市以来就从未消停过。2003年、2010年、2015年、2019年,控制权四次易主,内部争斗不断。

2015年4月,新德隆系入局。新疆润信通以1亿元取得上海厚丰100%的股权,成为*ST皇台间接控股股东。2015年8月,*ST皇台又抛出33亿现金非公开发行预案,向新疆国鸿志翔等九位募资对象募集资金,同时宣布将进军番茄行业。公开资料显示,新疆国鸿志翔实控人张国玺,乃当年“德隆系三驾马车”之新疆屯河前任总经理。

不过,这次控股权的变更未能给公司带来起色。因毛利过低,一年后*ST皇台就剥离了相关业务。不久,*ST皇台又进军游戏和教育行业,并谋求白酒业务重组,最终都宣告失败。

新德隆系接手后,*ST皇台管理混乱的情况不但没有改善,甚至愈演愈烈。公司与股东、外部机构之间的法律诉讼频频出现,人事“地震”更是频繁。仅2016年、2017年两年里,公司离职高管就有十余人。

在新势力和旧势力的缠斗中,2016年、2017年、2018年,皇台酒业分别亏损1.27亿、1.88亿,0.95亿。

2019年5月13日,连亏三年的*ST皇台暂停股票上市。2019年公司的业绩和净资产如不能根本改善,这家被称为“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曾经辉煌无比的西北酒企就将成为资本市场如日中天的国内白酒行业退市第一股。

5、遭受重创的新潮能源

2014年,新德隆系完成对新潮能源的控制后,频繁的资本运作致使这家公司元气大伤。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6月之前,新德隆系控制的新潮能源至少经历了两届管理层,一个是以黄万珍为董事长时期,一个是以卢绍杰为董事长的时期。在此期间,新潮能源先后参与收购哈密合盛源铁矿、入伙长沙泽洺、为正和兴业提供担保、借款给北京新杰、深圳汉莎资产重组……而哈密合盛源、长沙泽洺、正和兴业均为新德隆系公司,但这些运作不仅均以失败告终,还将新潮能源与其他新德隆系控制的公司一样,拖入众多投资纠纷和违约诉讼中,使新潮能源股价大幅下跌。

不过,新德隆系的棋局在2018年6月遭遇滑铁卢。彼时,经新潮能源股东大会投票,原董事会监事会遭到了中小股东的全面“清洗”。随后,包括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在内的11位董监高全部离职或被罢免,中小股东提名了新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

因为新德隆系控制已久,舆论认为新任管理层仍与新德隆系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监管层也对新潮能源与德隆系是否存在关系进行了重点关注,上交所2018年底多次直接问询新潮能源与德隆系的关系。

新潮能源在回复上交所声明中称:“公司现任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与唐万新、所谓的德隆系不存在任何的委任关系或代理关系。”“公司目前的任何决策和经营不会被唐万新、所谓的德隆系影响。”

新潮能源不但否认与新德隆系存在关联,貌似还从行动上开始了对新德隆系势力的驱逐,注销了一家与新德隆系存在关联的海外子公司,对几起新德隆系主导的项目提起诉讼,将新德隆系的公司告上了法庭,甚至对存疑的纠纷进行刑事报案……

种种迹象表明,新德隆系“先渗透,再控制”的上市公司“操控术”已经失灵。如果确实丢掉了新潮能源,那么,危机四伏的新德隆系接下来会择机反扑,还是会转战新的目标?这一直是笼罩在这家资产质量还不错,但遭受重创的上市公司头上的疑云。尽管近年实现了不错的经营业绩,但新德隆系控制期间的种种纠纷仍然严重影响了新潮能源的发展。

新德隆系遭遇危机 欲施“操控术”力不从心

从新德隆系的一系列操盘结果来看,新德隆系所谓的资本运作逻辑是“控制上市公司、做股价、高位套现再掏空上市公司”。随着监管层力度的加强,其“以产业整合之名,操纵股价掏空上市公司之实”的恶劣行径无处遁形。

近来,新德隆系旗下公司集中爆发多起借款及债务违约诉讼,债权人涉及数家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及投资公司,涉及金额从数千万到数亿不等。与新德隆系有关的上市公司一地鸡毛,纷纷出现产业整合无法兑现、企业经营停摆等问题。

新德隆系控制的几家上市公司,官司缠身,无一幸免。2019年,深交所通报的7家暂停上市的公司中,新德隆系控制的公司就占2家。其他公司要么被ST,要么失去控制,精心编制的骗局逐一被戳穿,投资者血本无归。新德隆系数年来编制的所谓上市公司矩阵已彻底崩塌,新德隆系是否会重蹈德隆系的覆辙?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操控术 德隆系 唐万新 德隆集团 天下第一悍庄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