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母夜叉、丑女、荡妇……水浒中的女人,为何集体“得罪”施耐庵?

原标题:母夜叉、丑女、荡妇……水浒中的女人,为何集体“得罪”施耐庵?

作为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洋洋洒洒百万,自诞生之日起,就注定圈粉无数。它作为中国文学史上英雄传奇的巅峰之作,施耐庵为我们造了一个锄强扶弱、情义千秋的英雄梦,这个英雄梦是怎么造出来的呢?就是通过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江湖儿女角色,比如林冲、李逵、武松、鲁智深等。

不过,你发现没?这“江湖儿女”,说的都是好男儿的故事,讲到女性角色,要么长相丑陋、行为粗鲁,要么淫乱放荡、毒杀亲夫,要么就是男人的陪衬,零存在感。

凭什么这里男性角色个个儿的出彩,一到女性,那就非淫即悍、非丑即蠢,还必须结局凄惨?作者施耐庵是否有“厌女症”?为什么《水浒传》里的“性别歧视”如此严重?

你一定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吧?今天,我就跟大家来掰扯掰扯,《水浒传》里的女子及作者的女性观。

首先,我们先来捋一捋梁山上那为数不多的女英雄。水浒好汉108将,105位都是男性,剩下三位女性:母夜叉孙二娘,母大虫顾大嫂和一丈青扈三娘。

先来说说这母夜叉孙二娘,夜叉是什么?佛教里的一种恶鬼,勇健暴恶,还会吃人。这么凶悍的绰号用来形容孙二娘,可见她是个狠角儿。

话说这位孙女士,强盗出身,土匪世家。自与丈夫张青结为连理之后,就把强盗这工作搁下不干了,在十字坡开了个夫妻店,表面上做些正经的小生意。暗地里,凡是进她夫妻店的,有钱的必定被下药劫了财,她看着不顺眼的,必遭虐杀,剁成包子馅儿。

你说好不容易有个女英雄,怎么还写成这德行啊?难道,女人就只有让人嫌恶的份儿?

我想,这其中一个原因,很现实,假如一个细皮嫩肉的女人混迹在梁山这群阳刚粗汉子中间,你觉得会发生什么?有个话叫羊入狼群,大概是自身难保。因此,丑陋、粗暴、像极了糙汉子的男人婆,才是安全的,才是梁山需要的。

要打造梁山这样一个阳刚世界,上山的女人就只能被男性化。此为客观因素。

说到这儿,估计有些熟读水浒的朋友会出来骂我了,人家一丈青扈三娘不天生丽质?不女性不温柔?怎么说,她也是女神级别啊?可是要我说,扈三娘是不是女神,还值得商榷。为啥?因为不真实,太假了。

扈三娘

这扈三娘,本是扈家庄的千金小姐,与另一大户祝家庄订下婚约。但是这祝家庄和梁山闹了点矛盾,两边一火拼,打得死去活来。扈小姐出手相助,最后还是被梁山好汉活捉去。在这场战役中,梁山将她扈家上下杀了个鸡犬不留,扈家庄从此灭门。

面对这样的灭门惨案,扈三娘铁定与梁山有不共戴天之仇。然而,这事儿在扈小姐身上,不仅没有,还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一门心思地就爱上了梁山这个组织。这扈三娘她不报仇也罢了,她还从此心存感激地替仇人卖命!为梁山事业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和灭门仇人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作者虽然给了扈三娘美貌和武艺,但她仍然是个花瓶,没有独立的思想人格,也没有人类的基本感情。她不会爱,不会恨,没有脾气,没有血性,只是个摆设,就是作者引线操控的工具,强行服务于剧情发展。

那么,施耐庵为什么这么干呢?归根结底,《水浒传》是一部彻彻底底的男性小说。施耐庵要把这英雄世界绝对男性化。

所以,无论是孙二娘还是扈三娘,再怎么跟男人一样英雄了得,都不过是服务于男性化这一主题,都是小说情节的陪衬,她们的存在,只有一个作用——衬托出男性英雄们的英勇和潇洒。

我们再来看看《水浒传》里另一类女性角色,以潘金莲为代表的所谓的“祸水红颜”。

都说潘金莲是水性杨花的代名词,可是按我读书的理解,这简直是对潘金莲的污蔑。

新华字典是这样解释“水性杨花”:像水那样生性流动,如杨花那样随风飘扬。比喻女子用情不专。我们来看看,潘金莲在勾引武松之前,有真心喜欢的人吗?有人说,她不是有个丈夫武大郎吗?各位,武大郎是她喜欢的人吗?不是啊。

潘金莲

先来说说潘金莲怎么嫁给武大郎的。潘金莲曾经的主子张大户为了报复她,在阳谷县海选,故意找了一个超级丑的男人,也就是武大郎,把她嫁了。而潘金莲不仅长得漂亮,身材好,关键是,她识文断字,诗书诸子、针黹女红,无一不通。所以,她跟武大郎,无论从哪个层面上看,都不在一个频道,这样的两人怎么可能长久生活在一起呢?

所以,她一见到武松,这样的高大帅气,这样的威武挺拔,她心动,她一见钟情,那是很正常的,完全符合人性。武大郎本来就不是她喜欢的人嘛,更不是她主动选的丈夫,这叫什么水性杨花呢。

武松

第二个不能说潘金莲水性杨花的证据是,我们得翻翻潘金莲的旧历史。说起来,这姑娘,着实命苦,从小被卖到一个土豪人家当婢女。更惨的是,她这位土豪主人,偏偏是个好色的猥琐渣男,见她年轻貌美起了色心,三番两次性骚扰。如果说,潘金莲真是水性杨花,眼前这就有上位的机会。

可潘金莲怎么选的?不仅不顺从,还把男主人骚扰的事,捅到了正房太太那里。结果就有了后来被男主人打击报复下嫁武大郎。

如果潘金莲真的水性杨花,那她从一开始就会从了张土豪,如果她真的水性杨花,就不会被武松拒绝后那么怀恨在心。

那么,潘金莲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她到底图个啥?问问大家,被潘金莲看中的武松和西门庆,有啥共同点?——长得好看,颜值高,身材好,会拳脚。一个是打虎英雄、县公安局局长,一个是有谈吐有情趣出手大方的中年富商。再来看潘金莲不喜欢的张土豪和武大郎,虽然都可以给她一辈子的安稳保障,但长得不好,年纪又老。

一句话,潘金莲在现世安稳和理想爱情之间,她追逐的是后者,并因此迷了心智,被王婆撺掇着走上出轨并毒杀亲夫的不归路,惨死在武松手中。

再说水浒里另一个出轨女子潘巧云

潘巧云的丈夫叫杨雄,国家公务员,武艺了不得,相貌不差。自打潘巧云和杨雄成婚后,杨雄便总是加班加班加班,一天到晚不着家,即便在家,也是一门心思舞枪弄棒,把新婚妻子丢一边。于是,独守空房的潘巧云一次偶然的庙里进香的机会,认识了和尚裴如海。

后来,奸情败露,杨雄借还愿之名将潘巧云骗到翠屏山,扒光衣服,剖挖心肝,连随同跟来的侍女迎儿也被劈成两半。

死得太惨了,问题是,潘巧云错得这么大吗?出轨当然是不对的。可她为什么出轨?婚姻不幸。临死前,潘巧云怎么说的?“嫁给杨雄那两年,还不如跟师兄在一起的两天。”你想想,她跟杨雄的婚姻生活有多可悲?

如果说,潘金莲婚内出轨还毒害亲夫,杀人赏命,还算死有余辜,那潘巧云呢,只不过是出轨,就被无情分尸,至于吗?这是作者施耐庵心理变态吗?

为什么《水浒传》里的感情出轨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这就要说到时代的因素。

水浒讲的是北宋末年的事情,成书于明朝年间,无论是宋也好,明也罢,对女子的要求是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一个女子,生来就一件事,相夫教子。在法律上,她是男性的财产和生育的工具。别说追求什么爱情了,想出去工作都不可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那么,在这样的价值观下,一个女子嫁人后,如果婚姻不和谐,丈夫可以休妻再娶,也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不行,有个东西叫贞洁牌坊压着她们。

不管是她不喜欢丈夫还是丈夫不喜欢她,她统统只能忍,别说像潘金莲潘巧云那样,喜欢上丈夫以外的男人了,哪怕是被别的男人看了一眼,那都要背上淫荡的污名,全世界的人都要来批评她羞辱她,让她一辈子抬不起头。

所以,施耐庵笔下的女性,要么就是抽离了女性化特征的男人婆,要么就是没有脑子和主见的附庸,要么成为彰显英雄气的牺牲品。因为千百年来中国传统文人对女性的固定形象,贤妻良母是脸谱化的,没有生气的,男人可以敬但不会爱。

造成中国传统文人这种扭曲心态的,理学思想首当其冲。事实上,这种理学的教条不止戕害了女性,把偏离婚姻、家庭、丈夫的女人都贬为洪水猛兽,它同样害了男人。

因为理学里的“色”和“德”水火不容,你只能在爱情和道德之选一个!若你好了色有了情,就做不了正人君子,当不了英雄好汉,所以儿女私情,被儒家士大夫视为洪水猛兽

正因如此,《水浒传》一书,处处千方百计警示读者,女性,特别是漂亮女性,那都是危险的,妨碍人生的,要勇于拒绝、不谈恋爱、保持单身,才是上上之选。

所以,无数梁山好汉视女人于无物,都是这种潜意识的表现,力图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但是这样的男子气概真的好吗?在今天看来,不正视自己的情感、欲望的需求,大概也不会有一个完整的人格。

好了,《水浒传》的内容跟大家分享到这里。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厌女症 孙二娘 张青结 扈三娘 扈家庄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