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花三个月成为健身教练后,我又交了近十万学费”

原标题:“花三个月成为健身教练后,我又交了近十万学费”

图片来源:摄图网

芥末堆 小筱 5月20日报道

张胜男有两个身份:教练和学生,对他来说这两个身份缺一不可。

五年前,张胜男辞去文工团的工作,一心想寻找一个更“积极”“阳光”“有朝气”的活儿。经朋友介绍,他接触到健身行业,通过教练培训机构567go撬开了新的职场大门,如愿拿到教练资格证书。

学生的身份则是他再次工作后给自己定义的。张胜男未曾想到,半年的高密度培训只是他踏入行业门槛的第一步,准确来说,还只是健身教练学习生涯中的冰山一角。

伴随着人们健身意识日渐提升,健身房的数量越来越多。根据青橙数据研究院公布的《2017-2018年健身行业白皮书》,2017-2018年全国健身房数量达71003家,过去一年新增健身房数量18703家,全国健身房增速达27.74%。也就是说,健身房的数量正以每天50家的速度飞速增长。

相应地,市场对健身教练的需求量在成倍扩大。“一开始我们一个校区可能一年也就招200个学生,现在一个月就会有1000人左右进班。”从2014年转型做“零基础”教练培训到现在,567go创始人杨煦明显得感觉到这个市场在快速升温。

以此同时,对教练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于是,众多像张胜男一样的年轻人愿意花费高昂的学费和大量时间在自己的教练生涯中“锦上添花”,甚至学习其专业之外的销售知识,只为适应市场,并在激烈的竞争中不被淘汰。

“一身腱子肉”“激情澎湃”“年轻高收入”,人们所看到的教练是一个短时速成就“幸福感爆棚”的职业。事实上,一张健身教练证的背后,要付出的还有很多。

三个月,从小白到健身教练

2014年,杨煦毅然决然从健身教练继续教育转型做零基础培训,原因是“零基础是块更大的市场”。一般而言,从“零基础小白”到“健身教练”的过渡,大多数学员只需要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左右的培训。这种“短时”“低门槛”的特性让这个职业吸引了无数原本和健身不相干的人。

郝瑞琦是三里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教练,平常一身黑运动装,一头乌黑的脏辫,自称自己是个“很酷的girl”。可倒回三年前,她却是一名朝九晚五工作的牙医。

工作期间她常常翘班去朋友的健身房帮忙带团课。每一次上完课,她都觉的“很刺激”。后来,她索性辞了工作,从大同来到北京报名学习系统的教练课程。

她所在的班级是老师们公认的起点较高的班级。郝瑞琦明显的感觉到,因为没有基础,学起来有些吃力。即便是自己最擅长的团课,别人一遍两遍就能学会,她需要十遍二十遍地反复练习。为此,学习过程中郝瑞琦还在学校附近健身房做起兼职,目的是为了把老师当天讲的内容及时消化掉。

郝瑞琦正在给明星学员王菊上课

与郝瑞琦不同,刘泽园仅仅用了三个月就轻松拿下教练证。虽对健身不了解,但拥有五年当兵经历的刘泽园本身有着较好的身体素质,无论是训练强度还是难度,他都能很快是适应。

然而体能优势是一方面,作为教练,必要的理论也要扎实。在体能训练之外,运动损伤预防与康复、特殊人群训练、包括运动医学等理论知识也是必修课程。而对刘泽园来说,像人体解刨、生物力学、营养学等等原本从未接触过的概念,在短期学习过程里就需要下更多功夫。

“毕竟理论是基础。”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教练都真切的体会到在实际教学过程中理论的重要性。“你练的很好,但是你讲不出运动的原理,就不能帮客户做针对性的分析,后期很多的运动伤害都是由于教练过量训练或者不合理安排造成的。”杨煦如是说。

芥末堆了解到,教练初期入门学费基本在20000元以上,外加健身对饮食方面的高要求,前期所有费用至少要花费在50000元左右。仅此远远不够,除了入门学习外,后期的投入同样必不可少。

高薪资背后的持续投入

张胜男如今既是太原美刻健身连锁的技术总监,同时兼任单店主管,他把自己职位的快速提升归功于“好学”。“健身行业更新很快,不是一劳永逸的,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每个时期训练的重点也会不断变化,因此后期学习非常重要。”

从567go毕业后,张胜男依旧继续“投资”自己,前前后后累计又花了八九万。 他告诉芥末堆,他开始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每三个月学习一次,现在也基本能保持每季度一次的频率。“原先是学技能,当了主管后,还学习了不少管理类的课程,总之是学不完的。”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郝瑞琦认为,虽然健身教练是一个门槛较低的行业,但优秀的教练很大程度取决于后期的学习。“老师教的是十分,你听懂的是八分,吸收的是五分,真正应用的可能只有三分,所以你要一直不停地学,否则很容易被淘汰。”

正是因为教练持续不断的学习需求,杨煦“没舍得”砍掉零基础以外的继续教育课程。“继续教育大概可以占到我们5%的收入。”杨煦介绍,继续教育相对来说学习周期短,基本是两三天的课程,甚至也有一天的课程。

时间虽短,价格却不便宜。去年11月郭星耀才正式入行,直到现在每个月的部分薪资要用来还之前在赛普学习的学费,但对后续的学习投入他仍然不敢松懈。上个月,郭星耀报名学习了筋膜枪(一种用以帮学员放松肌肉的仪器)相关的课程。短短三天,他交了2000多元。

郭星耀工作后仍报名学习其他培训

单项的课程学习之外,拥有国际教练资格认证也是无数教练梦寐以求的。杨煦认为,国际认证对教练来说是一个极具竞争力的背书,“它可以让会员对教练有更强的信任感。很多俱乐部会鼓励教练去考国际认证,是因为国际认证可以给俱乐部增加卖点,同时教练的薪酬也会随之上涨。”

郭星耀告诉芥末堆,接下来他想努力考到国际认证,“这个过程肯定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尽管培训的开销很大,但选择成为健身教练的人却也越来越多。赛普健身2018年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6.2亿元,同比增长 60.07%,财报明确指出,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招生量较去年同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

健身教练之所以有吸引力,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薪资。根据GymSquare和三体云动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健身教练月均收入集中在10000-15000元之间,二线以下城市则集中在5000-10000元,而主流城市普遍在10000-30000元之间。 基于此,健身教练被纳入“年轻的高收入群体”行列。

专业之外还要学习销售

“那个时候我们晚上十点下班,然后挨家挨户发传单到凌晨一点。”郝瑞琦回想起她在上一家健身房的经历,表示只能用“反人性”来形容。

“反人性”的规定归因于教练们背负的销售重任。据芥末堆了解,健身房的销售业务通常分为两种,一类是健身房为了节约人力成本,“教练即销售”,负责拓客并销售私教课程;另一类是健身房虽然拥有专门的销售团队,但只针对普通会员,私教课程仍需教练自己售卖。

健身房月均收入来源占比,图片来源《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

《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从营收来看,不论是俱乐部,还是小型工作室,私人教练都是营收大头。私教课程的销售业绩不仅直接贡献于健身房,还与教练的薪资相挂钩。郭星耀说,他身边有很多教练会因为一两个月不开单而离职,“不开单就没钱赚,主管还不停地催,教练每天都很焦虑。”

提高销售技能的途径之一便是专门报名学习相应的课程,这成为健身教练在专业学习以外的一笔支出。

“销售课程不光教授你怎么说话,说话时候的肢体语言,眼神、说话的留白等等都会涉及”。郝瑞琦介绍到:“这种课会比专业课还贵,一天就得三四千,甚至更贵。”

虽然价格不菲,但学习之后,郝瑞琦承认“真的很受益”——刚学完不久,郝瑞琦就用新本事成交了一笔19000多元的单。“在跟会员交谈的过程中,我就在想,如果是销售老师会怎么说,按照他的套路,果然成功了”。学完销售课程后的郝瑞琦才明白,有时候一个肯定或者疑问的眼神在销售过程中都能起到点睛之笔的作用。

在郝瑞琦看来,“销售是撬开用户心理的钥匙,但引进来之后,最关键的还是如何用你的专业能力留住他们”。

刘泽园所获奖项

连续获得单店4次销售冠军,5次消课冠军,刘泽园认为“消课始终是销售的前提”,而保证消课的一大关键是课程质量。

杨煦也明显地感觉到随着健身市场红利的释放,越来越多“搅局者”的进入带来了许多行业乱象,对健身教练的口碑产生了诸多不良影响。值得欣慰的是,健身行业竞争的加剧,对健身房的获客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的同时,也对教练服务和专业水平抬高了门槛。

“未来,健身教练终究还是要回归到服务为主,技术在先。”张胜男很肯定地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胜男 杨煦明 杨煦 郝瑞琦 刘泽园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