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又一只10倍牛股,出事了!3位高管涉嫌操纵市场,被公安拘留

原标题:又一只10倍牛股,出事了!3位高管涉嫌操纵市场,被公安拘留

曾经的10倍牛股出事了,3位高管涉嫌操纵证券市场,遭刑事拘留、调查。

昨日(5月19日)晚间,恺英网络(002517)再爆"惊雷"。

公司公告,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近一个月以来,恺英网络连续3名高管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

5月6日晚间,恺英网络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4月23日,恺英网络公告,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其中,王悦、冯显超2人均为公司的创始人,最新持股比例分别高达21.44%、12.1%,现均被上海金融法院依法冻结。

遭此一劫,今日恺英网络股价再度暴跌,截止收盘大跌近5%。将时间周期拉长,2017年末,恺英网络股价创出19.19元的高点,此后一路下跌,至今每股价格仅剩3.28元,跌幅近83%,期间市值蒸发约320亿元。

恺英网络股价周K线图

曾经的辉煌:10倍大牛股

恺英网络成立于2008年,由冯显超、钱华二人出资成立,后钱华将股份转让给王悦、冯显超。自此,王悦正式成为公司实控人,持股62.5%。

成立之初,恺英网络专注于小游戏,借助腾讯平台,其研发的小游戏快速获得海量用户。其中,《捕鱼大亨》便是由恺英网络研发,最辉煌时,该款游戏的日活跃用户数百万,注册用户超过3000万。

随着互联网进一步深入发展,恺英网络开始转变经营方向,借助研制的《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贪玩蓝月》等爆款的页游,据恺英网络资料显示,《蓝月传奇》自上线以来持续位居畅销榜前列,最高单月流水突破2亿元。

2015年,恺英网络作价63亿元借壳A股公司泰亚股份(002517),登陆资本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借壳上市的业绩对赌,恺英网络承诺:2015-2017年度预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和7亿元。

据其年报显示,恺英网络自2015年后业绩突然猛增超100%,三年间分别实现净利润6.55亿元、6.82亿元和16.13亿元,超额完成业绩对赌承诺。

在营收、净利润暴增的加持下,借壳时点恰逢A股疯牛,恺英网络股价一飞冲天。自2014年7月18日首次披露借壳公告后,股价在短短9个交易日实现翻倍。

于2015年4月17日完成借壳,精准站在A股牛市的风口上,股价再度暴涨,39个交易日暴涨幅度超345%,并于2015年6月15日创下历史新高23.01元/股,较借壳前的2.33元/股,实现10倍涨幅。

2014/7/18-2015/6/15期间,恺英网络日K线图

在恺英网络股价一路高歌猛进的背后,作为实控人的王悦也迎来了的人生巅峰。2016年,王悦以66亿元的身家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时年34岁,成为中国最年轻富豪。

股价、业绩,双双惨遭"滑铁卢"

在业绩对赌的最后关头---2017年,恺英网络也走到了最后的高光时刻。

当年恺英网络业绩暴增逾136%,归母净利润高达16.1亿元,其股价与“漂亮50们”一同走出慢牛行情,全年最高涨幅一度超85%。

2018年,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政策收紧、游戏版号暂停发放,游戏行业进入至暗时刻,恺英网络也深受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恺英网络旗下手游《阿拉德之怒》因涉嫌抄袭《DNF》,被腾讯告上法庭,导致《阿拉德之怒》遭下架。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该游戏上线后月均流水高达1.5亿元,最重要营收来源被砍掉。

2019年4月末,恺英网络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营收、净利润双双遭遇“滑铁卢”,同比分别下降27.13%、89.17%。

受此影响,2018年恺英网络股价惨遭2度腰斩,全年跌幅达74.73%。

恺英网络股价周K线图

进入2019年,虽然游戏政策正在松绑,但恺英网络的业绩依然不容乐观。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仅为0.88亿元,同比再度大降超64%。

面对喋喋不休的股价,为了避免爆仓风险,恺英网络的实控人王悦一路补充补充质押,直至2018年10月12日,其持有的4.62亿股已全部被质押,质押比例高达100%。

另外,第二大股东冯显超持有的2.6亿股也全数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比例100%。

因其2人所持股票均处于司法轮候冻结状态,暂无爆仓风险。其中,王悦被轮候冻结股数累计高达14.4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314%;冯显超被轮候冻结股数累计达4.3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166%。

13名高管离职!分崩离析的管理层

第一、二大股东,遭法院轮候冻结股数合计超18亿股的背后,二人均已遭公安局刑事拘留、调查。

据公告显示,王悦、冯显超二人被刑事拘留的原因分别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个人经济犯罪。

值得一提的是,在遭刑事拘留公告的前3个月,王悦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此外,2019年以来,高管离职的还有公司财务总监和董事盛李原,独立董事李立伟、叶建芳、任佳和田文凯,以及董事会秘书李硕。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在2019年3月,恺英网络董事会和高管出现大规模离职,离任人数高达13人。

除了业绩“滑铁卢”、管理层分崩离析,恺英网络还将面临天价项诉讼案、巨额商誉等多重危机。

被腾讯告上法庭,30亿商誉岌岌可危

除了上文提及的,腾讯诉讼《阿拉德之怒》侵权以外,恺英网络还面临着多起国际仲裁,更伴随着巨额索赔的风险。

2018年11月19日,恺英网络公告,子公司浙江欢游与韩国娱美德协议履行争议,一旦败诉,将面临将近人民币15亿元的索赔额。

另外,公司2018年收购浙江九翎,也与韩国传奇IP存在争议,要求浙江九翎支付最低保证金、月度分成款等合计人民币1.71亿元。

诸多面临诉讼的子公司,均是由恺英网络于2017-2018年期间疯狂并购而来。如今经营现状堪忧,也将面临巨额商誉风险。

更为关键的是,公司主要运营的游戏项目《蓝月传奇》,所涉授权在2018年10月22日已经解除,未来能否继续运营存在重大不确定因素。

多个游戏项目均牵涉重大争议,不仅存在被迫停止运营的可能,甚至还可能面临巨额索赔,恺英网络经营及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令人担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恺英 陈永聪 券市场罪 冯显超 上海金融法院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