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纪念散文家苇岸逝世20周年:怀念他使我们变得更加朴素更加善良

原标题:纪念散文家苇岸逝世20周年:怀念他使我们变得更加朴素更加善良

  他活跃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北京文坛,被誉为“最后的浪漫主义者”、“二十世纪最后一位圣徒”、“中国的梭罗”。他是大地之子,将自然万物纳入写作,是当代自然文学写作的高标巨擘。他的周围聚集了一群当代著名的诗人、作家、编辑、艺术家,每个人都受到他人格魅力的深刻影响。他三十九岁英年早逝,留下著作仅20万字,肉身虽消亡,他却犹如拥有无限的生命,一直让人追怀、喟叹。

5月19日,在著名散文家苇岸逝世二十周年的日子,“《未曾消失的苇岸》——纪念苇岸逝世二十周年”在北京SKP举行。苇岸的亲人、挚友和读者百余人,共同追忆苇岸的一生与创作。正如苇岸的老师,著名散文家、编辑家张守仁所说,苇岸就像祖国的青山俊水,长留在人们的心中。今后我们会经常怀念苇岸,“怀念他使我们变得更加朴素更加善良,怀念他使我们变得像他那样生活简朴,促使我们向大地做出应有的贡献。”

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未曾消失的苇岸——纪念》一书也于当日首发。

北京文坛因为苇岸有了它崇高圣洁的一面

苇岸,原名马建国,1960年1月生于北京昌平北小营村,1999年5月19日离世。苇岸是一个有独特价值、思想深邃、影响广泛的散文作家,一生关注大地上的事情和“大地道德”,将自然万物融入创作,其风格严谨、克制、谦卑而充满赤子深情,影响了活跃在当今文坛的很多作家、诗人。作品有散文集《大地上的事情》《太阳升起以后》《上帝之子》《最后的浪漫主义者》等。

散文家张守仁先生发言

在纪念活动上,为了表达对苇岸的敬意,年近90的散文家、编辑家张守仁坚持要站着发言。他说:“京北昌平因为出现了孕育了苇岸、海子这样的优秀作家而值得自豪,北京文坛因为有了苇岸就有它崇高圣洁的一面,散文界有了苇岸让我们认识到中国那些在精神上抵达的泥土般纯朴的境界。”

在张守仁眼里,苇岸和徐刚、徐冬林是当代自然文学写作三位杰出的代表人物。他把苇岸的作品比作一个温暖的湖泊。“ 苇岸敬畏大自然,他对工业文明带来的污染喧嚣深感焦虑。他关注大地上的普通事物,他写蜜蜂、蚂蚁、喜鹊、麦子、农田、二十四节气。苇岸生性善良。有一次蜜蜂在他窗外筑巢,他自觉地把窗户关上,避免干扰小生物们的活动,他感谢上苍送给他这个亲密的邻居作伴。”

作家兴安曾在90年代和苇岸、黑大春一起共同编辑了新生代文学的第一套丛书《蔚蓝色天空的黄金》。兴安负责小说卷,黑大春负责诗歌卷,苇岸负责散文卷。回想起编书时的情形,兴安说:“ 他在选择篇章的时候立场非常坚定,以散文家中好的作品作为尺度来编这本书。”

兴安认为,苇岸是一个善良的大地的书写者和守护者。他将苇岸和王小波做了一番比较。两个都是九十年代离世的两个北京杰出作家,“但是王小波相对热一些,苇岸相对孤寂一些;王小波更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对现实充满了批判充满了斗争,这种批判反而迎合了这个时代,迎合了这个时代的大众的喧嚣心理,而苇岸相对孤寂,他提倡的那种自然主义带有节制性的生活人生的状态和追求,在这个充满欲望的现代化社会中是不受欢迎的。”苇岸去世后,他的骨灰撒在了自己生活过的地方,甚至没有立一块墓碑。兴安说:“我感觉他真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然而对他和他的作品而言,我们每个人的心就是他的家乡。”

他把诚实当作一个很深的内在要求

作家周晓枫在纪念活动上说,苇岸编辑组稿的《蔚蓝色天空的黄金》直接影响了她的写作审美的判断和方向的选择。

作家周晓枫发言

这套丛书的散文卷里收入了周晓枫的散文作品。但是苇岸直言不讳地告诉周晓枫,“如果编15个有你,编10个,你写得还稚嫩。”周晓枫回忆,说这话的时候,苇岸显得特别诚恳。

“他在协和医院的病床上,我去看他,他说你这个路子对,可以写好多题材,可以写得比原来广。苇岸对我来讲不仅是一种写作方式和审美方式的影响,他做人这么诚恳,告诉你哪儿不好,对你的鼓励也特别诚恳,这个在当年和今天都是非常稀有的。”周晓枫说。

在周晓枫的记忆里,苇岸就像一株植物。他的产量很少,像植物一样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缓慢的努力的生长。但这植物年年生长年年发芽,它的生长期很长很长。“一个人只要在亲人的记忆里活着他就没有真正的死去,一个写作者只要在读者的怀念里活着他的文字就在开花。”周晓枫说。

诗人、编辑树才也在纪念活动上表示,苇岸对他影响最大的也是做人。“做人可以把认真当做一个价值,把诚实当做一个很深的内在要求,这些年我观察最多的是苇岸这种诚实的品质。”

诗人高兴发言

在《世界文学》主编高兴的印象里,苇岸说话非常缓慢的,缓慢到仿佛要为每个字每句话每个词负责的地步。他在为人为文的时候也确实是这样的。高兴说:“年过半百越来越看重宁静、从容、缓慢,但是回过头来想在我认识苇岸的第一刻,他的身上已经具有了从容宁静和缓慢的气质,这种气质是特别吸引我们的。”

呈现真实而个性鲜明的苇岸

《未曾消失的苇岸——纪念》一书由著名作家、编辑、艺术家,苇岸生前好友冯秋子主编。作为苇岸逝世20周年的纪念文集,该书收录了当下文坛创作活跃而有影响力的众多作家、诗人、评论家、学者、出版人(林贤治、林莽、王家新、黑大春、树才、高兴、刘烨园、冯秋子、徐刚、蓝蓝、张守仁、周晓枫、宁肯、彭程、施战军、耿林莽、谢大光、韩小蕙、陈旭光、西渡、孙小宁等)对苇岸的深度追忆文字,从不同侧面分析和描述了苇岸的文学理念、创作实践和生活状况,从中也可见出三十年来文学艺术创作群体的真实追求和心路历程。

作家冯秋子发言

在纪念活动上,冯秋子谈到编辑此书的心得时说,这本书获得了苇岸生前友人的大力支持。“ 他生前有一群非常出色的作家朋友,他们都对苇岸有非常深刻的准确的认识和理解,对苇岸的创作也有非常准确的把握。当他不幸早逝,这些朋友们每个人都有心愿倾自己之力把苇岸保存好,把我们共同认识到的苇岸的价值和苇岸的贡献认识发掘发现呈现好。”冯秋子说。

她介绍道,《未曾消失的苇岸——纪念》一书尝试为读者呈现真实而个性鲜明的苇岸,一个在思想、艺术的创造和表达中、在生存时世的深刻体验中、在艰难困苦中加深着信仰的苇岸,也不失为是对他的创作的重要补充,或是他执念阅读、思考和文学写作以外的一种镜面或者写照。

嘉宾和读者为苇岸默哀一分钟

在纪念活动上,人们反复提到苇岸在患病的日子里对死亡的豁达和淡定。作家林莽回忆,在最后的日子里,苇岸一直冷静而坚韧。“他整理了自己所有的文稿,把过去文章中不合于自己艺术原则的内容全部删去,为此他耗尽了最后的精力。五月十七日下午,他把它们交代给我和宁肯,当天晚上就开始昏迷,两天后辞世。五月二十三日中午,在昌平北小营那片养育过苇岸的乡土上,亲友们在《安魂曲》的乐曲声中为苇岸送行,遵照他的遗嘱,人们将骨灰和花瓣撒在了麦田、树林和河水中。”

林莽说,苇岸深爱着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他的七十六节的长篇散文《大地上的事情》是对我们最无私的馈赠。“作为他的朋友我们是有幸的,因为在未来的岁月里,他的精神与文字将伴随着我们度过因怀念而带来的感伤与孤独时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地之子 苇岸 张守仁 马建国 大地上的事情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