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话筒手”白举纲: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我是一个歌手

原标题:“话筒手”白举纲: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我是一个歌手

白举纲有3根白头发,他将此视为一个长大的标志。过去的他常常在别人刚开口时就坚决说“不”,而现在他会停一停,想一想,再决定是否听取这个建议。音乐上的转变最为明显,他以前拒绝接受除摇滚以外的所有音乐风格,如今却以做摇滚的融合音乐为目标。白举纲从不避讳承认大多数人是通过综艺节目认识自己的,他甚至觉得有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是个歌手。这一次,他想要以唱作人的身份告诉所有人,自己正在做什么。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录音整理_实习生 朱雯怡

对于综艺没有顾虑

“有的时候就是得走一些其他的路”

对于过往在综艺节目中的形象,白举纲毫不避讳。必须承认,大多数电视观众是在真人秀中了解他的,例如去年,我们知道了小白是个爱做菜的开朗男孩,再往前一点,也许是勇往直前的极速少年。但是他原本的身份似乎在大众心中逐渐模糊了起来,“我觉得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我是一个歌手,更不知道我是一个创作型的(歌手),更不知道我的音乐风格是怎样的。”白举纲选择直面这个事实,所以当《我是唱作人》节目组找上门来时,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口答应,成为节目下半季首发阵容中的一员,“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大家知道我在做什么。”

白举纲不会因此就要刻意在音乐和综艺之间作出一个平衡,“你可能有的时候就是得走一些其他的路,最后才绕回来。”他将音乐视作彼岸,是无法直接到达的地方,而综艺节目就像沿途的风景,他乐于享受,“不同的风景,不同的感受,不同的状态,遇到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故事……(都)可以给自己带来不同的创作动机,我觉得很好,一切都很好。”所有的感受都能成为他音乐创作的灵感源泉,包括演戏。“用短短的三个月体验了人家五年甚至十年的生活,那不是更好。”

但这不意味着顺其自然。白举纲不会,也不喜欢顺其自然,“很多东西顺其自然就没了,或者你自己就消沉下去了。你必须得把自己挺起来,你得继续朝着你自己的方向往前走。”

“那你前进的方向是什么?”

“把属于我自己的音乐风格慢慢找到,现在正在找的过程当中,可能快了,但还没有完全(找到)。然后和自己的乐队一起玩到老,自己多出去旅游,多看看风景,多跟不同的人聊天,感受生活。”

白举纲正在“挺起来”,向着这个目标前行,继续把音乐做下去。

曾经对全世界说不

“摇滚是我的引路人”

白举纲自认是个对输赢特别不在乎的人,所以在《我是唱作人》的舞台上他的期待只有一个:“把自己心里面所认为的好的音乐、高级的音乐带给大家。”但想要歌唱的欲望藏不住,“把更多的作品展现给大家”的愿望就意味着他必须走得更远。

“逼迫”自己已经成了白举纲的一个习惯。第一期节目彩排前,他甚至还没有完整地表演过那首歌,当然,如果在浴缸里独唱能称得上是表演的话,那么白举纲也只练习两次。但他仍然步步紧逼,只给自己两次彩排机会,“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这种逼自己一下的感觉。”这样的“逼迫”还存在于写词上,“比如说明天要录音了,我的词一定今天晚上写,而且基本都是一个到一个半小时写完。”他通常会提前思考好词的方向和关键字眼,然后集中注意力完成完整歌词。

白举纲愿意尝试,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喜欢,不喜欢的就不要去”。这种“任性”比起以往已经算是包容,他形容过去的自己“路很宽,心很窄”,不愿意接受除了摇滚以外的音乐风格,想要对全世界说不,对抗一切。摇滚乐是白举纲的底线,绝对不会退步,“摇滚是我的引路人,摇滚是带领我从低谷走出来的人,我已经把它比喻成一个人了,是一直推着我要向前的人。”

但现在他想要将其他音乐种类融入进摇滚乐,“以30-50%的摇滚重型音乐为基础,做摇滚的融合音乐。”白举纲拒绝用“柔软”来定义这个转变,“该刚的还是要刚”。在他看来只是因为“年纪大了,心放开了”,白举纲用手比出“3”,告诉记者,“我有3根白头发。”

南都娱乐×白举纲

“我希望有一天只靠音乐

就能养活自己和乐队”

南都娱乐:在这8位唱作人里,有没有觉得特别欣赏的,或者说特别想PK的?

白举纲:说实话,作为音乐竞技类的节目,但是每个人的音乐类型又不一样,你真的是没有办法站在所谓相对公平的一个角度上面去进行PK,(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比如说笔畅姐她第一期的歌特别可爱:“该去敷个脸,女生就该对自己漂亮一点。”这句词印象太深了,非常可爱,像动画片那种非常慵懒的歌,非常让你放松的歌。然后像文儿哥(金志文)就是,路途的风景很美,我们要记住看风景,不要只去达到目标。正昊就是(哼唱)旋律非常行了,石头哥(常石磊)就是(哼唱)我感觉每个人的歌我都能记住一点。白安的歌是“在学校,在操场……”,然后海泉哥他吹口琴那一段印象蛮深刻的,还有以太(用)成都话表达自己的态度,不受流言蜚语的攻击。每个人风格全都不一样,如果硬是要我去挑的话,我只能挑我当期投的第一。

南都娱乐:那评价一下自己在第一期的表现。

白举纲:我觉得第一期的话,我对我自己,如果打分,我就打个及格吧。因为对于我自己来说,那首歌是正式录制的三天前才把歌词和旋律确定,编曲还在改。然后到了当天彩排的时候,我们是整个乐队一起合,我们从来没合过,包括我连歌一次完整的都没有唱过,因为时间太紧。我们是在节目组正式开始录制一周前才收到通知,让我们开始写歌。然后到了正式录制那一天的彩排。我彩排前我在冲个澡,然后在浴缸里面,我说不行,必须得完整唱两遍,然后唱了两遍,心里有底了。彩排我说我只要彩两遍,我一定不能再多来了。第一遍听,第二遍带着状态唱了一下,哪些动作可以做,怎样的状态可以做,怎样的状态不能有,会影响我唱。OK收掉,找到状态回来,主要是我觉得自己准备的时间不够充分。

南都娱乐:其实感受生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灵感来源。

白举纲:这些东西其实就是来源于生活的,对我来说,你就像一个信号接收器,你伸出你的天线去感受。有信号发来了,好,123,接触到了。每个人都会接触到一些信号的东西,但画家他会通过画来展示,电影艺术家们会通过电影的形式展示,音乐家们会通过音乐的形式来表现。对于我,我是唱作人,我会通过词曲来表现出来。

南都娱乐:你的微博简介是“话筒手”,为什么?

白举纲:一个乐队有鼓手、吉他手、贝斯手,他们都是鼓手打鼓,吉他手弹吉他,贝斯手弹贝斯。话筒手那不就是拿话筒吗?所以叫话筒手没毛病。

南都娱乐:然后你的头像也是一个全白,但其实不算纯白?

白举纲:米白色,比较老一点,老白嘛。

南都娱乐:你在音乐里想要表达的东西是什么?

白举纲:我给我自己的歌说的是“灰色励志”。

南都娱乐:为什么是灰色?

白举纲:我的歌前面总会写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消极、消沉的东西,但副歌和第二段主歌到后面一定是会绝地反击的。这个励志不只是说关于梦或者什么,还有你自己生活的态度,还有你自己的成长,你自己所做的工作,都会写到,都会有。

南都娱乐:所以这可以说是你的一个精神吗?

白举纲:我希望大家都能够愉快地去生活,开心地去生活。你在这个世界上,从出生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不就是一直在生活吗?所以我希望人生几十载,别过得太难过、太痛苦,真的就是开心最重要了,一定要开心。鼓励自己,哪怕没有人给你鼓掌,我给我自己鼓。我就要有这个劲儿。

南都娱乐:你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有哪些?

白举纲:说实话,我真的希望有一天我只靠音乐就能够养活我自己和乐队,只靠音乐和演出,希望能够有这一天,这是我终极目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陆茜 朱雯怡 我是唱作人 文儿哥 金志文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