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北洋军阀禁烟:看人下菜的执法,自欺欺人的演戏

原标题:北洋军阀禁烟:看人下菜的执法,自欺欺人的演戏

在北洋史上,老头子死后留下的遗产中,除了“北洋团体”得以继续盘踞中枢十余年,那就数“袁大头”这种光洋生命力强大。其实在北洋军阀眼中,除了与枪杆子相关的地盘与人马,还有一项“硬通货”,那就是烟土。但是北洋军阀执掌中枢期间,屡屡出台禁烟令。禁鸦片一个确凿证据,即对于种植罂粟收取高税率的“罂粟税”,其税名为“亩罚”,即种植罂粟的罚金。对种植罂粟实行重税,一段时间也起到过明显效果,在一定时间里很多地区放弃了种植罂粟。实际上“禁烟令”对军阀之类毫无约束可言,据随笔叙述,有军阀公开声称,从十九岁开始吸食鸦片烟,到五十三岁时,三十四年来总计吸食鸦片12240两。

但是,再以均价八元一两计算,吸食鸦片合计费用十万银元。且不论该军阀到底吸食了多少鸦片,仅就他公开炫耀吸食鸦片的数量,可见北洋军阀时期,禁烟令对于这种盘踞一方的实力派而言,恐怕真是一纸空文。民国八年闰七月,发生在宁波城的一件事:“午后,王统领来拜,谈悉章吉士被人搜出身带烟泡,送入禁烟公所。”看到这里,可知这时候的宁波禁鸦片烟,负责机构是“禁烟公所”。然“章吉士以道署科长面子,得以放归”。吸食鸦片烟的人,按照禁烟规定是被抓进公所去了,但是托人找了个科长的关系后,就无罪释放了。在鱼龙混杂的北洋宦海,比科长大的人实在很多,可见当时的禁烟显然是看人下菜、敷衍了事的。

民国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媒介报道“警备司令部侦查队拿获大批烟土”,说是得到密报:“招商局江安轮将由汉口私运大批烟土于21日晚上到沪。”共查获烟土二万两许,即移载小轮运至大达码头,再用搬场汽车运回队部。其实现场是二十二日凌晨一时许,侦察队三十余人,在大达码头起卸烟土。巡官李存正率警查拿,当以人少,反被掳劫,迄今仍拘于侦查队队部。所有烟土被运往租界,无法阻止。武装运烟,被巡警发现,反而将巡警抓起来关进了侦查队,侦察队的身份不言而喻,数量巨大的鸦片去向是被公然运往租界。

这种自欺欺人的演戏,明知鸦片荼毒苍生,却没有做到令行禁止、严格执行禁烟,中枢容忍各地阳奉阴违,为攫取私利而罔顾家国天下社稷,出现“法外之地”,这是北洋军阀禁烟事倍功半、也是晚清以至民国鸦片一直屡禁不止的关键。当然,彼时的社会风气萎靡,民众普遍缺乏健康向上的心气,精神空虚,这也是鸦片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这有时代因素,然而,当时的北洋军阀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引导责任,那个比拼枪杆子的混沌乱世,烟土其实也就是和饷银挂钩的筹码,在诱惑面前,也就不缺背叛的代价。

参考资料:《文史天地》、《菜根谭》、《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北洋军阀禁烟 北洋团体 罂粟税 宁波城 王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