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谷歌限制华为使用安卓,但华为还有plan B

原标题:谷歌限制华为使用安卓,但华为还有plan B

科技有温度。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路透社5月20日报道,按照美国政府要求,谷歌已经暂停了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谷歌将不再为华为提供硬件、软件产品业务和技术支持协作。

最直接的影响是,华为手机将无法获取安卓操作系统的更新,下一代智能手机将无法访问流行的安卓应用程序和服务,包括Google Play商店和Gmail、谷歌地图等应用程序,这对华为手机的海外市场来说将是致命打击。

不过,谷歌官方在推特强调,“Google Play商店和通过Google play提供的安全服务将继续在现有华为手机上运行。”

如果此次封杀不是虚张声势,那么,华为手机的海外业务基本就要黄了。

根据谷歌的禁令,华为只能使用安卓的开源项目AOSP,这一部分是安卓系统基于AOSP Apache 2.0开源协议提供的完整版操作系统。而被禁止的部分是Google基于商业授权协议提供的GMS,全称为“Google Mobile Service”,也就是业内俗称的“谷歌移动服务全家桶”。

Google Mobile Service

GMS提供包括谷歌搜索、地图、YouTube、Google Play商店等一系列服务,由于这些服务并未进入中国手机应用市场,也未在国内用户的华为手机中启用,因此这对华为的国内手机业务影响不大。

但对海外市场用户来说,GMS提供的服务几乎没有其他APP可以替代,没有“全家桶”的安卓手机,在他们看来与一台功能机无异。

YouTube上,UP主们已经第一时间发出消费预警:“Don t Buy a Huawei P30 Pro: Google Kills ALL Android Updates!”

2018年,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高达2.06亿台,其中1.01亿台来自海外,是仅次于三星、苹果的第三大手机厂商,而谷歌这一招釜底抽薪,最糟糕的结果,会让华为消费者业务业绩腰斩,而消费者业务占到华为去年总营收的48.4%,总的来说,华为会伤筋动骨,但不至于被要了性命。

华为2018年总营收分布图

市场垄断来钱太快,谷歌似乎忘记了,安卓今时今日的江湖地位,并不是谷歌一家打下来的,从软件层看,离不开安卓开源系统和生态系统的无数开发者,包括华为在内的手机厂商为安卓系统的完善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从硬件层看,安卓和手机厂商也是相互成就的关系。

谷歌不应该忘记,去年,全球卖出的近12亿台安卓手机中,仅中国市场就占到3成。而在中国市场以外,卖出的8亿多台安卓手机中,华为一家就占到了12.1%。

2017年Q4-2018年Q4个季度全球手机市场份额

华为每卖出一台手机,谷歌就多了一名用户,这是一种双赢,而且很明显,占便宜的是谷歌,因为他们既不用承担拓展销售渠道、产品研发和市场营销的巨额投入,也不用承担机型失败的风险,几乎等于坐享其成。

去年10月,谷歌计划对预装安卓GMS应用的手机厂商收取一定的授权费用,据多家海外科技媒体透露为每台4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77元。如果此授权费用实行,那么每年华为将给谷歌带来数十亿美元的营收,而这笔营收将也随着禁令生效不复存在。

另外,没有了华为,这一亿台智能手机的空白市场谁来填补?虎视眈眈的苹果?还是其他安卓手机厂商?

谷歌也不应该忘记,所谓其他安卓手机厂商,除了三星之外,还有一水的中国品牌。在欧洲,去年32%的智能手机出货量来自中国品牌,如果刨除苹果25%的市场份额,中国品牌在安卓机出货量中占比超过40%。放眼全球(不包括中国),除了华为出货量过亿,OPPO、vivo、小米、传音四家的总出货量也超过1.7亿台,这还没算上联想、TCL、中兴、一加……保守估计,安卓手机全球出货量的4成,是由中国手机品牌贡献的。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中国手机厂商肯定明白这个道理,谷歌封杀华为,让看似铁板一块的安卓阵营,出现了无法弥补的裂痕,等同于在打破自身的垄断。

当不成伙伴,那就是对手。

今日下午,华为发布官方声明:“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然而,早在之前“实体清单”消息出来时,华为就已对当前处境做出了阐释,华为很早就为了应对极限情况准备了备案,包括处理器芯片,操作系统等等都有Plan B。包括海思麒麟芯片、方舟编译器等已经用在了华为产品上,还有消息称,华为操作系统“鸿蒙”也会在必要时启用。

对华为来说,研发手机操作系统并没有太大难度,难点在于OS生态的营建。不过,在国家博弈的背景下,谷歌对操作系统封锁力度越大,华为操作系统成功的可能性越大,如前所述,中国手机出货量占到全球市场三成,四成安卓手机是中国品牌,这样的市场容量,再加上大量成熟的国产APP应用,足以成就一个新的系统生态。

哪怕在海外市场,搭载国产APP的华为操作系统也不是毫无机会,尤其在印度、东南亚乃至非洲这些新兴市场,正是因为国产APP的存在,谷歌移动服务全家桶并未完全奠定胜局,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在印度和印尼这两个亚洲人口大国和新兴互联网市场,UC浏览器的市场占有率完胜谷歌Chrome。

欧洲人,恐怕也乐见有人打破谷歌垄断——因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谷歌两年内三次被欧盟罚款,总金额达到82亿欧元。谷歌封杀华为之后,YouTube上一条来自欧洲网友的回复获得高赞——“I m gonna give US the middle finger and still order the Mate 30 Pro when it s out.”

欧洲消费者重视自由选择的权利,华为手机凭借出色的性能和性价比赢得了他们的青睐——2018年第4季度,华为在欧洲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达到23.6%,同比增长55.7%,只是这种自由选择的权利,如今再次被谷歌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剥夺了。

任正非曾经说过:“极端困难的外部条件,会把我们逼向世界第一,到那时世界将无法离开华为。”谷歌封杀华为,也许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黄天然 aosp gms q4 tcl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