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2019年互金缩影:裁员 爆雷 备案 圈内人纷纷出走

原标题:2019年互金缩影:裁员 爆雷 备案 圈内人纷纷出走

作者:步摇

编辑:丫丫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经历了2018年的爆雷潮,活下来的平台以为行业的“春天”即将到来,而在2019年开年,团贷网点燃了新一年的“爆雷”,且是重量级的雷。

直至2018年年底,团贷网都是行业公认的头部平台。据网贷天眼发布的《2018年网贷行业贷款余额TOP50平台》排名,团贷网位居第11名,10月待收余额达到158亿元。其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已安全运营6年258天,团贷网借贷总余额145亿元,当前出借人数22万人。

仅仅在几月之后,团贷网一夜坍塌,彼时的头部平台成了缉捕对象。据东莞公安部门通报,截至2019年4月27日,“团贷网”案件累计冻结资金33.511亿元,累计追缴冻结转移隐匿资金12.1亿元,冻结股票市值和资金余额共9.226亿元。

2019年4月26日,东莞检察机关以涉嫌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批准逮捕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唐军、张林等4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批准逮捕叶衍伟等37名犯罪嫌疑人。

头部平台瞬间倒下,创始人从福布斯富豪沦为阶下囚,几个月时间,世间变幻。“如果说去年爆雷潮倒下的小平台是行业闹剧,那团贷网的倒下就是行业悲剧。”某同行说。这种悲剧来源于,当2018年爆雷潮结束,所有人都靠着相信“头部平台不会有问题”的执念继续负重前行,而团贷网事件把这最后一丝的“安慰”也毁灭了。

“2019年的互金行业可以说是透心凉了,出了这个事情之后老投资人的数量一直在减少,我们整个部门都裁掉了。”某个行业从业者吐槽说。

该同学叫苦不迭,她恰好负责市场业务。

“今年,我们老板明确表示,市场业务的预算为零,一切靠刷脸。”一个同行说。“刷脸市场”或是互金部分平台的未来的关键词。

这几乎相当于整个部门要歇业一年,毕竟实在没啥业务,公司也不能养闲人。

出路到底在哪里呢?

“或许就等着备案政策的最后出台吧,靴子落地了,该死的死,该活得活,大家心里都踏实了。”该行业从业者表示说。

然而,备案真的是互金行业的救命稻草吗?

备案及监管临近:互金行业的生死关头

犹如还未落地的另外一只靴子,能否备案也成为所有互金平台的“”达摩克利之剑”。

事实上,在备案政策出台之前,互金整治办已于2019年1月向各省互金整治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实P2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下称《1号文》)。

关于1号文的核心内容,据公开资料显示:

“将启动全国P2P平台的实时数据接入工作,实现对各家网贷机构交易数据的全量、实时接入。统计监测数据报送至由网安中心与网贷整治办联合开发的「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网贷机构统计报送系统」。各省级整治办还要组织实施本辖区完成行政核查的P2P平台加强信息披露工作,委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开展信息披露,对新发布产品进行产品登记披露。”

也就是说,控制风险这才是重点,对于很多网贷平台能否备案则取决于整个行业风险的控制进展。

或者严肃的说,或许对于很多网贷平台来讲,能否通过备案这是生和死的区别;然而,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推出备案及备案细则则是根据风险的控制程度,当然,这对于整个行业也是殊死有关的事情,因为备案能否在2019年顺利出台及落地决定着各方对P2P的信心,落地后备案平台的数量和结构,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P2P行业的规模和潜力。

“整个行业所有的人都在焦虑,想尽办法来解决这个身份问题,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甚至很多公司开始拼命也要上市,起码先做出名声和规模来,或者为了备案多一个筹码。”某行业内从业者表示,很多互金平台的创始人都是拼了命的找各种关系及门路,希望能够变身备案内的企业。

然而,他们能够成功吗?

关于备案的行业情况,据《证券时报》最新消息显示,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专题会议,总结2018年工作,研究部署2019年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专项整治重点任务。

在会议当中,也充分明确了2019年是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的攻坚之年,要充分把握时间节点,在实现存量风险化解、机构转型方面取得重大进展。要压实属地整治责任,有力有序化解存量风险。要完成将符合一定条件的在营机构接入有关信息系统,加大数据监测和信息披露力度。要稳妥有序推进分类处置,引导机构转型或良性退出;要严格标准,稳步推进备案准备工作;要严厉打击严重违法违规平台。

显然,稳步推进备案工作,这个已经在顺利进行当中,而无论这些互金平台用何种手段,控制行业风险,合规合法的平台才能够最终通过备案。

不过,这还有另外两个不确定因素:

1、备案的落地时间点并不明确。

团贷网事件让整个行业再次雪上加霜,行业是否还有其它雷会爆?

这是个未知因素,当然也决定了备案的后续出台,或许只有风险充分暴露之后才有能出台相关政策。

2、备案会加速市场洗牌。

毫无疑问,备案出台之后会加速市场洗牌,没有获得市场准入的公司会迅速被市场所淘汰。

当然,这还不包括一些来自银行的竞争,公开资料显示,银行仍在发力消费金融,截止2018年11月末,银行个人短期贷款余额13.66万亿元,同比增长20%,在合法开展业务的准入机制之下,备案的出台时间为这些银行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开展此类业务,而在博弈过程当中,互联网巨头借助开放平台模式成为银行最亲密的伙伴,它们通过为银行提供获客、运营、数据支持甚至一站式解决方案等,尽享银行零售转型红利。

因此,可以判断的是,备案的出台则会加速行业洗牌的时间,互金的下半场比现在还要竞争激烈。

互金的下半场:向左走 向右走?

从2013年开始起步的P2P在过去的五年当中经历了从崛起到发展的过程。

2013年6月13日,余额宝诞生,这打开了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大门,随后,理财类P2P风起云涌。

2016年,伴随着贷款端及消费金融的崛起,P2P也是开始遍地开花。

在2016年行业最高峰的时候,P2P平台以每天1到2家上线的速度,疯狂增长,最多的时候,行业平台高达3000多家。

”那个时候,投资什么行业都不如投资P2P,我们看了某个P2P项目没有投资,后来该企业半年实现了盈利十个亿,真的是吓人,该项目后来也上市了,我们也无法判断这是否是成功还是失败“某个投资人谈起P2P当时的火热,至今印象尤新,不过由于当时公司稳健的投资风格,最终否则了该项目,不过,他们并不后悔。

这些时期的互金行业可以说是豪门。

2015年和2016年,在重量级的博鳌论坛上,多家平台争相在论坛上不惜重金争取曝光机会,互金行业一片财大气粗的景象。

在过去两年,某些互金平台为了市场也是大手笔。

不过,2017年、2018年是一个分水岭。

此时,度过了高峰期的P2P开始逐步下滑进入了洗牌期——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2月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降为1931家,2018年更是秋风萧瑟,据第三方数据显示,2018年退出行业的平台数量为1279家,相比2017年增加了556家。其中问题平台数量占比达到51.45%,涉及金额超过千亿元。截至2018年12月,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021家。

另据上市公司相继发布的年报数据显示也可窥探到,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不管是公司股价表现还是实际盈利增长,都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2018年或是盈利巅峰年,互金的“暴利”时代在慢慢结束,而不断合规化之后,盈利将进入平稳增长期,钱赚的慢,花起来自然也更多考量。

花了5年时间,互金完成了一个完整闭环,开始进入了下半场,他们期待身份的确认,然而在行业日趋竞争激烈的背景下,所有人都不好判断未来,明天到底是黎明还是黑暗?

这种迷茫的心态也体现在了日常的工作当中。

比如,这些P2P平台对于品牌投放的态度。

GPLP犀牛财经消息,某平台2018年年末做了一波市场动作,该动作在当时得到了公司内部高层的一片赞赏,尽管2018年年末受到爆雷潮的冲击,但老板认为该市场动作还是带来了不少正能量,然而到了2019年年初的时候,新年伊始的市场投放却遭到了大老板在会上的点名批评。

或许受制于行业“三降”(降存量降借款人降门店)的要求,广告投放有“拉客”之嫌,容易引起监管注意,引火上身,也或许行情真的不好,未来也不好判断,所以一切都在坚持当中煎熬着,甚至可以说在很多平台内部,风向变动之剧烈,令人难安。

“既矛盾又想坚持,或许,这是这些行业从业者的真实心态吧。”

艰难的行业情况让整个行业的从业者开始迷茫,毕竟自身平台能否通过备案,还能活多久,自己可能都没数。

平台清盘、裁员已成常态,曾经的业务合作群现在最热聊的内容是“寻坑”,如今,这是互金行业的常态。

“2018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无事可做,刷微博就是工作的日常,项目经历立项又流产的反复,最终去年一整年都没做出一个项目,本以为今年能行情好转,但‘新年’开始,公司就已明确告知,一切照旧。”这让行业从业者小燕心如死灰。

两年前进入互金平台的从业者小燕,2018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无事可做,因此,2019年一过年,她就一直在投简历找工作,但2019年整个行业并不好,很多公司在经历裁员,找了几个月的工作,小燕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也就只能在现在的公司每天过着无聊的日子,起码还有一份工资可拿。

“简历投了几个月,只收到了一个做垃圾回收的公司的回复。”小燕说。互金行业由盛到衰,其从业者也经历着过山车,“行业不好了,感觉出去找工作都有种垃圾回收的挫败感。”小燕自嘲到。

那么在2019年的下半年,能否伴随着资金的宽松而上演行业大逆转?

据业内人士分析,互金机构的经营困境大半来源于资金端的收紧。

对P2P平台来讲,大量投资人逃离整个行业让其断了资金的源头,对于消费金融的企业来讲,虽然消费需求旺盛,然而机构资金在整体资金面紧张的情况下也是步履维艰。

那么,一旦市场资金面宽松,是不是P2P平台就能起死回生?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经历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雷之后,显然,备案与监管势在必行,毕竟这是涉及千万人的一个行业。

2019年下半年,互金将迎来备案,跟着行业起伏的从业者们,又将经历怎样的惊险离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gpl p犀牛 pcn 叶衍伟 刷脸市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