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谷歌,总是让你产生‘不作恶’的错觉

原标题:谷歌,总是让你产生‘不作恶’的错觉

作者 | allen

为了积极响应美帝号召,谷歌(Google)向华为开火了。

据路透社报道,鉴于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谷歌已停止与华为之间除了开源以外的一切业务。虽然华为仍可以通过AOSP使用安卓的开源版本,但诸多谷歌的产品,如Gmail、Youtube、Google play将对华为手机关上大门,这将直接对华为手机的海外销售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欧洲市场。

谷歌,俨然成为美帝实施经济霸权的马前卒。

真正讽刺的是,多年来谷歌一直高调标榜自己“不作恶”,似乎因为百度的存在,我们也就轻易信了。

恍然反应过来,总觉得有些不对,所以不妨撕开谷歌华丽的袍子,看看内里的真面目。

谷歌的恶,出乎想象

说是不作恶,其实早已恶行累累,四处遭指控和处罚。

2011年,谷歌被查出为加拿大非法在线药房做广告。这起案件中,谷歌为其几种在美国不允许被线上推广的药物进行了推广,并且对包含禁药链接的伪合法网站进行了推广,因而受到了美国司法部的重罚,谷歌为此向美国司法部支付5亿美元的罚款。

来源:面包财经,谷歌承认发布虚假药品广告的指控

显然,谷歌在卖假药方面并不想输给百度,它证明自己也是OK的。

从那时开始,谷歌几乎每年都因为各种恶行而遭遇重罚。

来源:面包财经

2017年,欧盟对谷歌开出24亿欧元的创纪录罚单,原因是该公司不公平地歧视与之竞争的比较购物服务。

2018年,欧盟继续对谷歌处以43.4亿欧元的反垄断罚款,惩罚谷歌对Android设备厂商和移动运营商做出的非法限制。

一个个的谷歌式黑幕,相继被爆于公众视野之下,但这些还不是真正令人毛骨悚然的恶。

2018年3月,谷歌遭遇了一场自创立以来最大的抗议风暴。

事件的导火索是谷歌与美国国防部的合作项目-Project Maven信息泄露,该项目本来是致力于将AI应用在无人机的视频检测、目标识别等领域,旨在建立一个类似“谷歌地球”的监测系统,让五角大楼的分析师能“点击建筑,查看与之相关的一切”,并为“整个城市”建立车辆、人员、土地特性和大量人群的图像。

咋一看,好像也没什么稀奇。但国际机器人武器控制委员会(ICRAC)的一封公开信,却让人不寒而栗。

这封由曾在联合国就自动武器问题作证的权威专家--Peter Asaro和Lucy Suchman,以及一位科学教授、前谷歌员工Lilly Irani共同撰写的信件,明确指出谷歌对Maven项目的贡献完全可能加速全自动武器的开发,催生新的更为强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出现。

作为AI技术最为顶尖的科技公司,你能想象,它正在参与开发出一架架比你手掌还要小、可以四处杀人于无形的无人机吗?

来源:瘾工厂,无人机精准击中目标演示

一家口口声声说“要为社会、为人类福祉而奋斗”的公司,背地里被干着杀人机器的活儿?

这显然令全人类,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

就连谷歌自己的员工,都看不下去,近4000名员工在内部请愿书上签名CEO桑达尔·皮查伊,要求公司停止这个“杀人”项目,甚至有数十几人而不满公司行为愤而离职。强大的公众舆论面前,谷歌才不得不终止Maven项目。

谷歌不为人知的一路,屡屡作恶,屡屡被罚,却又继续屡屡作恶。

这到底是怎样一家公司?

谷歌,真的变了

谷歌,或许曾经善良。

1998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共同创建了谷歌。

1999年,公司创始人提出了非正式的公司口号“The perfect search engine, do not be evil”(最完美的搜索引擎,不会作恶)。

2004年,谷歌成功IPO,创始人如此写到:“不要作恶。我们坚信,作为一个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从长远来看,我们会得到更好的回馈—即使我们放弃一些短期收益。”这被视为谷歌的“不作恶宣言”。

此后,谷歌将此信条变为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每位谷歌员工最重要的行为准则。

无可否认,在这一行为准则下,谷歌开发出了全球最好的互联网搜索技术,也开发出各种超酷的互联网产品,为用户和社会创造价值,以至于几乎所有用户都相信谷歌就是“不作恶”的,当中就包括了不少因为谷歌退出中国而扼腕叹息的中国网民。

可真相充满讽刺意味。

此后,谷歌屡屡出现的垄断、侵权、非法收集信息等罪名,不少人对谷歌产生了怀疑。

不断地签署和解协议,交钱了事的处理方式,似乎又总向外界传达一个简单的信息:

我,谷歌确实干了这些丑事,并解决了这些丑事。

如果说之前的作恶还只是遮遮掩掩,那到了2015年,谷歌则彻底撕破了遮羞布。

2015年8月,谷歌实施重组,将上市主体正式更名为Alphabet,转型控股公司,将搜索、视频等业务统一收至麾下。在很多人眼里,这或者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对谷歌而言,意义非凡,因为它将不再是单纯的搜索公司。

与之而来的,是新公司Alphabet向员工发行的新行为准则“做正确的事——遵守法律、行为端正,相互尊重”,而当初雷打不动的“不作恶”准则却销声匿迹了!

查看最后更新于 2018 年 4 月 5 日的Alphabet行为准则页面上,一直写在最前排“前言”中的三个“不作恶”彻底消失。

来源:Alphabet行为准则

这似乎在向外界传达出一个信号,Alphabet早已摒弃“不作恶”这一核心价值观,再也不是从前的谷歌了。

或者,在它的眼中,相较于“不作恶”的行动口号,“做正确的事”更符合Alphabet发展需要,也更能招揽生意。另一面,Alphabet的股东也并不会在意谷歌是否作恶,他们更在意的是利润、回报。

其实,早在规则变更前,谷歌内部就早已对“不作恶”有所非议,曾有人表示:“谢尔盖说什么是邪恶的,那便是邪恶的。”一言堂画风明显。而2010年,当时还在世的苹果教父乔布斯,就曾总部员工内部会上公开地抨击过谷歌:“谷歌的所谓‘不作恶’信条完全是‘扯淡’(bullshit)。”

来源:苹果网站

如此看来,谷歌行为准则的变化,不过是将已有的现实进行如实转述罢了。

这里不得不说的是,而谷歌后来画风的转变,还多多少少和一名印度人有关。

2015年10月,即更换上市主体两个月后,谷歌迎来高层变动,桑达尔·皮查伊正式成为谷歌公司新任CEO。

来源:谷歌搜索

这位曾经长期执掌Chrome、谷歌工具栏和安卓操作系统的印度人,同时也是一位相当务实的管理者,作为CEO,在他眼中,或者也只有商业利益才最具诱惑力。

桑达尔·皮查伊上台后,尽管遭受史无前例的欧盟罚款,但谷歌却一路开疆辟土,营收增速逐年加快。

来源:wind

就拿被人诟病的Maven项目来说,谷歌曾表示:该合同仅价值 900 万美元,对于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公众无需过度反应。

可一转头,马上被媒体 Gizmodo 戳穿,谷歌明显是把这份合同当作获取更多利润丰厚的五角大楼合同的重要途径,这份合同涉及向政府提供谷歌的开源软件 TensorFlow 平台,谷歌的业务发展部门预测,与军事无人机相关的人工智能项目带来的收入有望从每年 1500 万美元增加至 2.5 亿美元,这绝对是一笔大买卖。

同时,这哥们去年也公开表示,谷歌已经在开发符合中国政府要求的搜索引擎版本。据说这项代号为 Dragonfly 的计划始于2017年春季。

一张一合间,当年把自己塑造成普世价值的传播者,坚决不作恶,坚决离开中国的谷歌,不过就是一个商业利益驱动的公司,仅此而已。

而这位务实的印度人,不过就是坚定的谷歌“新价值观”的践行者。

结语

不可否认,谷歌在某些维度有其卓越,甚至伟大。

所以,我们才担心谷歌这种层级的企业做出小小的恶,都会对世界造成大大的伤害。

而今很多谷歌的铁粉依然相信着谷歌“不作恶”,至于谷歌在美国政府的淫威下跃马冲锋向华为,当然只是王命不可违?

但无论如何,国人对谷歌的观感已经再也难言愉悦。

这个曾经的复杂过客,再次窜入我们的视野,脸上伪善的面具,掉了。

过去多年,或许谷歌最应该感谢的就是,百度这个锚定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llen aosp 伪合法 icrac asaro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