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17岁女生参加高考冲刺班轻生未遂 家属诉教育机构索赔

原标题:17岁女生参加高考冲刺班轻生未遂 家属诉教育机构索赔

新京报讯(记者 刘洋)在京参加高考冲刺班期间,17岁的小华(化名)独自离开宿舍,在一家宾馆喝下农药自杀(未遂)。因认为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责任,小华家长将北京非凡美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教育公司)告上法院,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近17万元。今日(5月21日)上午,该案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教育机构代理人表示,案发时属假期,学生离开无需报批,但如今相关制度已经加强。该案未当庭宣判。

被告委托代理人庭上向审判长提交证据。实习生 陈婉婷 摄

自杀女生父亲落泪。实习生 陈婉婷 摄

家属诉称事发次日才知道孩子离开宿舍轻生

上午,小华父亲王先生和一名代理律师出席庭审,小华本人和母亲没有出现。王先生起诉称,此前看到涉事教育公司宣传其冲刺班是“小班教学”,每班15人,每人每天可以得到20次以上单独辅导,军事化封闭管理以及百分百升学率等,遂为孩子报名参加高考冲刺班。主要学习美术。

2016年前后,小华只身从外地来京学习。王先生说,家里花了大量人力财力供孩子在辅导班学习,但教育机构现实情况和宣传差距大,冲刺班实际为每班30至40人,每人每周只被辅导一次。孩子成绩一直上不去,之前就曾表达过“我没有希望了”,但是机构方面没有重视。

王先生表示,2017年9月2日,小华离开宿舍喝药自杀,但机构当天没有和家长说明孩子离开情况,直到9月3日凌晨家人突然接到孩子电话。“她电话里说‘妈妈我不想死了,救我’。听完我一边报警一边急着到处找。” 后被送到医院抢救,其间20多个小时里,机构都不知孩子去向。

小华家属认为,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对孩子造成了极大伤害,甚至险些丧命,直接影响高考和人生规划。故诉至法院,要求机构支付医药费15860.4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

自杀女生照片与其在上课期间向培训方填写的请假条。实习生 陈婉婷 摄

机构当庭称事发属假期 学生可自由离开

庭上,一名自称当事机构行政管理的工作人员作为被告代理人出席庭审。其答辩称,案发时小华所在的冲刺班正值三天假期,期间学生可自由离开。

对于涉案班级情况,上述工作人员否认虚假宣传。“一班15人是指一个老师带一个组的意思,当时孩子班里三十左右人,有两个老师带,没问题的。”这名工作人员称,冲刺班的学习很辛苦,学生特别累,此前曾与家长说明过该情况。“你说你接过孩子,我是行政管理,我在机构从来没见过你,都是妈妈在负责。”其当庭指出,小华父亲未尽责,并表示事发后,机构方面已经将剩余学费退还给当事学生家长。

庭审辩论焦点在于机构是否尽到教育和管理的职责。原告律师认为,小华未成年,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机构没有尽到教育管理义务,应当承担责任。小华当晚不在宿舍里,机构应该了解清楚孩子去向,找不到孩子,应该和家长交流。而事发后是家长通知机构孩子轻生。因此事实证明机构未尽责任。

被告不同意调解。该案未当庭宣判。

被告委托代理人庭上发言。实习生 陈婉婷 摄

追访:孩子正接受心理辅导 机构加强假期学生管理

庭后,王先生情绪比较激动,眼圈泛红。他说,孩子三四岁开始学习美术,初中利用寒暑假来京学习,希望能考上中央美术学院附中。高中时,听说当事机构升学率特别高,交了5万元后,便来此备考。

王先生说,家里人对孩子的学习非常重视。在当事机构上了一段时间课后,孩子表达了该机构不好、想去更好机构的想法。“孩子说屋里都坐满了,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不愿意学,也学不进去。”但家里考虑到换机构可能会对孩子有影响,便劝孩子坚持下来。没想到孩子轻生。

家人回忆,接到孩子电话时,便立刻驾车赶往北京,赶到后发现小华已经躺在医院。“孩子从网上买的农药,找了个宾馆想自尽。因为难受从宾馆出来,出租车司机发现孩子全身都是药味儿,就赶紧送去医院急救。”

机构表示,次日凌晨5点接到家长电话才知道孩子出事。事发后,机构方面加强了管理,要求学生假期也要按照正常请假流程递交假条,在班主任老师同意后,向行政老师报批,同意后给家长打电话,征得家长同意。

目前,小华一边复读,一边接受心理辅导治疗。

编辑 潘佳锟 校对 郭利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抚慰金 北京朝阳法院 时小华 陈婉婷 潘佳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