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紫鑫药业(002118.SZ)再遭问询,蹭“热点”蹭过火了?

原标题:紫鑫药业(002118.SZ)再遭问询,蹭“热点”蹭过火了?

近日,工业大麻概念股紫鑫药业(002118.SZ)的股价走势引人注意:从2月1日到4月10日,短短两个多月时间股价涨了近240%,随后股价有所回落,截止今日收盘,该股继续上扬至9.18元,涨幅为1.66%。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但值得一提的是,与公司股价活跃表现不同,紫鑫药业近日却因经营状况掀起了不少风波。

5月20日,紫鑫药业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后者再次就市场关注的紫鑫药业玩概念、年报数据等问题提出质疑,并要求公司在5月28日之前进行回复。除此之外,该公司大股东爆仓是否涉及资金链断裂,公司财富是否涉及关联交易等问题也成为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

而对于紫鑫药业此次遭遇问询的消息,还有业内人士表示:

爱蹭热点的“故事大王”

成立于1998年的紫鑫药业,于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其主营业务是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及人参产品的生产及销售,且以治疗心脑血管、消化系统疾病和骨伤类中成药为主导产品。

实际上,紫鑫药业被外界广泛熟知,主要还是从八年前其因涉嫌财务造假遭受证监会调查的事情说起。

2011年,该公司被质疑存在大肆注册空壳公司,隐瞒关联交易进行自买自卖,然后因涉嫌财务造假而遭受证监会调查。到了2014年其被定性为未披露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被罚70余万元罚款便收场。

不过,虽然涉嫌财务造假让紫鑫药业获得了不少关注,但真正让其抓住市场的“眼球”的还是在于其炉火纯青地蹭热点,玩概念技术。下面,我们来捋一捋紫鑫药业一路走来的蹭热点故事。

2010年,吉林省政府推出了人参产业振兴规划,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人参产业的产值由现在的一百多亿做到一千多亿元。于是在政策的激励下,该公司大举进军人参产业,布局相关产业链。彼时,因为人参概念其股价一度翻了两番。

2013年,基因测序概念受到了热炒。于是,该公司在当年的6月便表示要布局基因测序相关产业链,打算与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基因测序仪项目。受此消息影响,该公司股价在那两年亦是水涨船高。

2018年,紫鑫药业再沾上区块链热门概念,公司发布公告称将与链火信息合作促进区块链与大健康领域的科学研究。不过这一次,二级市场并未买账,其相关区块链项目很快就熄了火。

而进入2019年,紫鑫药业又搭上了“工业大麻”这一辆车,蹭热点的水平可谓是“炉火纯青”。

1月10日,该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其荷兰全资子公司Fytagoras B.V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合作开展工业大麻研发工作,并称将用于制药等产业。5月20日,其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确定首次引进的大麻种子为荷兰全资子公司Fytagoras品系内部编号FG029070002号的纤维大麻种子,公司或全资子公司吉林紫鑫汉麻将尽快通过多种途径将大麻种子引进国内。

于是,得益于大麻概念的暴涨,紫鑫药业今年来的股价行情十分可观,从2月份至今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股价涨幅逾107%,总市值达到119亿。

可频频蹭热点的它,能安然无事不翻船吗?答案显然是不能。

在此次提的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并直指紫鑫药业基因测序相关业务。年报显示,公司除中成药、人参业务外其他业务营业收入占比为1.2%,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公司自开展基因测序相关业务以来的具体收入及投入情况、业务开展情况、前五大客户情况,并结合实际情况说明公司年报关于基因测序相关业务的描述是否客观或存在夸大宣传的情况。

此外,这也不是深交所第一次问询该公司的热点概念了。

3月28日,正当紫鑫药业因工业大麻概念而大涨之时,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5个事项认真自查并做出书面说明。包括详细论证说明公司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上述合作的可行性、与公司主营业务的关联性、存在的风险以及对公司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的具体影响。而去年的9月,紫鑫药业跨界进入区块链时,随后也很快收到来自交易所的问询函。

“疑点重重”的经营状况

实际上,紫鑫药业除了蹭热点,玩概念获得了来自深交所的问询之外,该公司的经营状况也频频受到了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

其一,净利润遭腰斩,现金流连续三年大幅下降。

据年报显示,2018年紫鑫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3.25亿元,同比下降0.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4亿元,同比下降53.1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7亿元,同比下降 41.88%,且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经连续三年为负。

至此,针对该公司净利润和现金流的大幅下降,深交所还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所在行业竞争格局、公司市场地位、主营业务开展情况和报告期内销售营业利润率、期间费用、经营性现金流等财务指标的变化情况,说明公司营业收入下降幅度相比净利润、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下降幅度差异较大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

其二,存货高居,“缺钱”却是绕不开的话题。

据年报数据显示,紫鑫药业2018年存货61.0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61.59%,且公司前五名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15.06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的83.29%。而需要注意的是,而需要指出的是,这样的存货记录也算得上刷新A股上市公司的记录。

值得一提的是,与存货高居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其“缺钱”这一话题。据相关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该公司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4.16亿元,长期借款10.31亿元,两项借款共计约44亿元。

至此,针对该公司存货和缺钱的情况,交易所还追加了一条问题,即公司从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在现金流如此紧张、人参品毛利率下降情况下,公司仍继续采购导致存货大幅增长的合理性,这样的采购是否符合一般的商业惯例。

其三,股东质押爆仓,业务关联交易受关注。

除了诸多财务问题之外,紫鑫药业也深受股东质押爆仓及业务关联交易受质疑的苦恼。

5 月 9 日,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敦化市康平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仲维光未能按照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交易协议约定购回股票,相关质权人可能对康平公司与仲维光已违约的股票进行平仓处理,导致康平公司及仲维光被动减持其持有的股份。

据数据显示,截止5月9日康平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仲维光持有公司股份合计563,853,791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4.02%;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563,853,759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占公司总股本的44.02%。

此外,除了股东股权质押被爆仓之外,该公司的业务关联交易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据问询函显示,由于紫鑫药业出现供应商采购集中度较高,采购结算中预付账款大幅增长的情况,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其是否同为公司客户,相关供应商与公司5%以上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同时,说明预付款前十名公司与控股股东、实控人及董监高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小结

至此,根据以上种种可知,紫鑫药业股价一路走强的背后绝不是那么“简单”,而频频遭到深交所问询的事件,也变相地说明了一个现象:一个公司,玩概念蹭热点并不是长久之计,把财务状况真真实实地提升上来才是“王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紫鑫药业 吉林紫鑫汉麻 紫鑫药业基因 a股 仲维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