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陆正耀“烧”出来的瑞幸咖啡,会是下一个神州“双车”么?

原标题:陆正耀“烧”出来的瑞幸咖啡,会是下一个神州“双车”么?

从创立到IPO,拼多多用了三年,趣头条用了800天,而瑞幸咖啡仅用了一年时间。如果不是因为拥有一个共同的后台老板陆正耀,或许大家很难将网红咖啡瑞幸与神州”双车“关联起来,想当年神州”双车“也是靠着补贴烧钱很快冲入网约车市场,但如今没有了补贴收入双双大幅缩水,大势已去。而如今大火的瑞幸咖啡和神州”双车“不仅系出同一个老板,连资本运作的手法也是同出一辙。一旦撤下补贴,瑞幸咖啡会步下一个神州”双车“的 后尘么?

在2017年底只有9家店的瑞幸,到了2018年底已经有了2073家店,而同开店速度相媲美的是,成立仅一年零6个月的瑞幸竟然上市了!

5月17日,瑞幸咖啡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从成立到上市仅19个月,成为全球最快IPO公司。从创立到IPO,拼多多用了3年时间,刷新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最快速度,而后趣头条又刷新了拼多多的速度,仅用了两年时间,如今这一记录已被瑞幸打破。

根据瑞幸咖啡的招股书,2018年全年营收8.4亿,对应亏损16.2亿元。2019年1季度,营收4.8亿元,对应亏损5.5亿元。收入增速很快,亏损在缩窄但依旧很惊人。瑞幸CEO钱治亚近期称,瑞幸还会继续补贴用户至少3到5年,而按照近两个季度瑞幸补贴开店的烧钱速度,当前现金只能支撑10个月,更别提在短期内盈利。

事实上,瑞幸咖啡能够在短时间里迅速发展起来,离不开资本的加持。在这场资本盛宴中,最大的赢家并非是作为投资人的腾讯而是陆正耀,目前持有瑞幸咖啡26.06%的股票,为瑞幸的第一大股东。敲钟现场,瑞幸咖啡的创始团队悉数上台,深情激动,容光焕发。

董事长陆正耀,虽然没有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代表瑞幸咖啡敲钟,但第一个上台发言,脸上从始至终凝固着相同的微笑。

这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在瑞幸之前,陆正耀还控制着两家上市公司,是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两家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双车“背后的实控人,瑞幸咖啡可谓系出神州一派。神州租车也曾威风凛凛,靠着烧钱补贴搅动网约车江湖,昙花一现后如今收入大幅缩水,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业绩危机。而今瑞幸咖啡的这种运营模式,像极了当初神州“双车”,“ofo”,摩拜等移动互联网新兴公司的经营方式。塑造一个相对简单的产品,炒作概念,烧钱争抢市场。

一旦撤下补贴,瑞幸咖啡会步下一个神州”双车“的 后尘么?

//

与神州优车的千丝万缕

//

虽然陆正耀是瑞幸咖啡的实控人,但创始人却是钱治亚,曾跟着陆正耀打拼了十多年。坊间传言,钱治亚辞职创办瑞幸咖啡非但没有感到惋惜并加以挽留,反而举双手赞成,还托付大家关照老部下的事业。

根据南方周末描述,2017年11月8日,还是神州优车COO的钱亚治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杯瑞幸咖啡、一张神州优车工牌、以及一盆叶子泛黄的绿植,这是她在神州优车的最后一个日子。

此时的神州优车,已经陷入前所未有的业绩困境。2018年年报显示,神州优车营收从2017年的98.56亿元大幅缩水至59.49亿元,下滑幅度高达39.65%,不过得益于多项“副业”的给力表现和成本的大幅削减,神州优车去年仍然取得了2.70亿元的账面归属股东净利润。然而,2019年一季报显示,神州优车重回持续性大额亏损轨道,其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度亏损了1.45亿元。

自2014年以来至2019年一季度末,神州优车账面净利润累计亏损净额已经超过了72亿元,烧掉了投资人近一半的资金后却仍看不到盈利的希望。

而神州租车比之有过之而无不余。神州租车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0亿元,较2017年更是同比大幅缩水了67.10%——这是神州租车自从有公开财务资料可追溯历史(2011年)以来,首次遭遇营收下滑的严峻局面,其归属股东净利润下滑幅度同样也创下了IPO以来之最。

2017年因个人原因辞去神州系的职位之后,钱治亚便在神州系的写字楼下开启了瑞幸咖啡的第一家公司。钱治亚创业,陆正耀不仅将神州总部的部分办公室借给瑞幸,还主导了天使轮投资。事实上,除了陆正耀和钱治亚,瑞幸咖啡的高管大多来自神州优车。

//

烧钱打法如出一辙

//

从2018年1月1日试营业开始,瑞幸咖啡在资本的加持下一路烧钱补贴。实际上,在还没有试运营之前,瑞幸就邀请了张震、汤唯代言,2018年又频繁在电视、电梯里做广告。这一打法亦是与神州优车如出一辙,2009年,在租车市场大战时,陆正耀几乎将其全部广告费投向电梯。

瑞幸还借助了互联网手段,通过打折优惠,拉新奖励,电梯广告,新媒体广告等方式,大量烧钱补贴,快速获取用户。根据瑞幸对外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瑞幸共销售8500万杯咖啡,预计销售额为7.63亿元,平均一杯售价为8.9元,差不多是标价的三分之一。

瑞幸惊人的扩张速度,也加剧了烧钱的速度。2017年底时瑞幸的门店只有9家,到了2018年底增长至2073家店,其中超过90%是快取店。也就是说,一年之内,瑞幸开了2000家店,而星巴克一年大约五六百家,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才开出3000多家门店,瑞幸咖啡在一年的时间里面做到了星巴克的三分之二。

瑞幸咖啡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净收入8.4亿元,净亏损16.2亿元;2019年截止3月31日,一季度净收入为4.8亿元,净亏损5.5亿元,是上季度的四倍多。今年一季度,瑞幸的运营费用超过10亿元,约为去年全年运营费用的41%。按照近两个季度的烧钱速度,瑞幸咖啡当前现金只能支撑10个月。

或许正是因为此,很多人对其模式出现了担忧和质疑,有人指出,瑞幸咖啡可能会是下一个神州“双车”。

而维系瑞幸扩张和烧钱的,只有融资。

4月18日瑞幸宣布,在2018年11月完成的B轮融资基础上额外获得共计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1.25亿美元。此次完成B+轮融资后,瑞幸投后估值达到29亿美元。

这次投资引起格外关注,是因为投资方贝莱德是瑞幸对标的竞争对手——星巴克第二大股东,也是其最大主动投资人,透过多家子基金合共持有星巴克8180万股,占比6.58%。

可能星巴克不曾想到,在进入中国市场近20年后,他的竞争对手竟是一群“外行人”。不过,迅速发展的瑞幸让星巴克感到了“威胁”,星巴克老股东的入股意味深长。实际上,敢于叫板比肩星巴克的瑞幸,除了资本却无更多的护城河,即便烧钱补贴,瑞幸的复购率仍不容乐观。

根据披露的数字,瑞幸付费用户1200万,同期共卖出8500万杯咖啡,平均一人一年购买了7杯咖啡,如果一次买2杯(很长一段时间,2杯免运费),购买频次为3.5次/年。当然,这个计算因为涉及新增客户的快速增长可能会有所问题,但即便按照线性增长的模型,复购率估计也可能不到10次,已经能略窥一斑。

由神州专车前COO一手操办的瑞幸咖啡,不难想象其走向“互联网化”的道路,那些互联网企业留下的痕迹,我们似乎都能在瑞幸找到一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陆正耀 ipo 神州优车 新兴公司 coo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