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败家子写照:辛苦基业竟然被这样葬送!

原标题:败家子写照:辛苦基业竟然被这样葬送!

可还记得前些年红遍中国大江南北的那首《董姑娘》?“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 唱出的不仅仅是现实与理想的纠结,更有着一份穷汉子的痴情。

原作者没有“草原”,所以他可能根本hold不住向往自由,如野马般奔放的姑娘,但是马杜非中学可以自豪的说,没有草原依然可以吸引野马,因为我们有玉兰,因为《玉兰之歌》已经在马杜非中学唱响了一百年,而那匹吉祥物野马也成为马杜非所有运动队共同的名字。

在美国所有拥有悠久历史的私立中学当中,由夫妻共同创办的似乎凤毛麟角,要么是文化水平低,但是常怀教育梦的富商,要么是本身具备教育经历,渴望将自己的理念服务于大众的知识分子,要么就是以天下为己任,慈悲济世的教会长老。那些以夫妻形式共同创校的创始人集团,更多的是因为两个人之间共同的教育价值观,而默契是其他类型的创始人集团所不具备的优势,马杜非夫妇当初或许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选择了一条艰苦的创办教育的道路。

相对于那些创办于美国独立战争前后或者19世纪初期的学校,19世纪末的美国中学教育已经渐趋成熟,已经有很多丰富的经验模式可供借鉴,这让马杜非夫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为了节省校园建设成本,他们决定以购买现有学校为主要模式,不久他们就看中了位于马萨诸塞州西南部的斯普林菲尔德市的一所中学,之所以选择这里,不仅因为这里是繁华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其紧邻康涅狄格河的区位优势,再加上这座城市早在1636年就已经成为英国殖民地,无论是教育还是当地居民的觉悟都是比较开明的。

这所被马杜非夫妇看中的霍华德女子学校,这所看起来不起眼的学校,其背后的金主却不是普通人,正是共和党派的《斯普林菲尔德日报》的老板萨缪尔·鲍里斯,有人接手学校,自然让萨缪尔高兴,他不仅佩服马杜非夫妇对教育的热情,也确实认为他们有办好教育的能力。稍加整修,一栋属于马杜非夫妇的教学楼成型了,也成为新学校的主楼,仅仅有主楼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夫妇俩又收购了旁边的一座由当地著名设计师FrederickLaw Olmsted设计的公园,这座公园连同之前的主楼构成了最初的中学校园,学校很快更名为马杜非中学,这不仅是夫妇俩梦想的见证,也是爱情的结晶。

因为收购的是一所女校,所以马杜非中学索性就将自己定位为一所大学的女子预备学校,随着校园面积的扩充,马杜非中学也逐渐成为斯普林菲尔德的市中心,一所中学就是一座城市的市中心,这在全世界都属罕见,毗邻枫树山和林荫大道的学校吸引了不少当地人的光顾。

其中不仅有来此就读的女孩,斯普林菲尔德的工业和商业巨子们也将这里当做自己的沙龙,学校为此还特意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屋子,以供他们谈论商业计划,结交朋友,可以说此时的马杜非中学相当于斯普林菲尔德的商业中枢,无数的商业决策和合作协议从这所学校飞出,影响着当地乃至美国的社会进程。

本身位于开放地区,再加上见多识广的富商巨贾的影响,马杜非中学已经突破了旧有思想的束缚,脱离了旧式学校的保守模式,它的管理者们期望通过这所学校通过聘请哈佛等美国名校的教师来校任教,以给予女孩们更卓越的教育,妇女参政和民主权利,是这所学校灌输给女孩们最多的思想,他们希望女孩们要怀揣着对这个世界未知领域的探索欲望的同时,还要懂得全世界的人,包括男人女人都是平等的,这就决定了马杜非中学始终将学生看做是学校发展的核心因素,“以学生为本”的理念贯彻在学校每一项决策和制度之中。

1936年,欧洲的战火已成山雨欲来之势,而中立主义作用下的美国还在享受和平的阳光,学校顺利完成了权力交接,马杜非夫妇的儿子马尔科姆及其妻子玛格丽特成为学校新一届领导,他们虽然继承了夫妻办校的传统,但他们却没有将其维持下去的意愿,他们的兴趣似乎完全不在教育方面,在马杜非夫妇创造的辉煌庇荫下,学校勉强维持了5年,5年之后的1941年恰好赶上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正式卷入二战,小夫妻决定趁此战火纷飞时将马杜非中学卖掉,此举引来不少当地人的非议,想当年马杜非夫妇辛苦创下的基业就这样葬送在他们最疼爱的儿子手上,这不得不让人感到唏嘘。

不过从马尔科姆手上接手马杜非中学的Rutenbers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和管理者,在他1941年开始管理马杜非中学到1972年卸任,无论在校园建设还是学校声誉的提升,他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学校在他的领导下,生源数量大幅负提升,6、70年代学校已经有360位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寄宿生在此就读。

Rutenbers的作为多少位马尔科姆挽回了一些颜面,也让质疑售卖学校的人偃旗息鼓,不过还是有少数人质疑Rutenbers,认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假的,而且还侵吞了不少马杜非学校的校产,不过好在有相关的证人驳斥了这一观点,这一谎言完全是那些嘉嫉妒Rutenbers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野马被玉兰花所驯服,靠的并不是什么神奇的魔法,而是一首再简单不过的歌谣,一首诚挚的歌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董姑娘 马杜非中学 玉兰之歌 马杜非 联盟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