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手机厂商一年采购7亿元,这家周杰伦入股的耳机公司即将登陆A股

原标题:手机厂商一年采购7亿元,这家周杰伦入股的耳机公司即将登陆A股

记者 | 林腾

编辑 |

1

5月13日,共达电声发布公告显示,将发行6.2亿新股收购万魔声学100%股权,交易价格为33.6亿元。这意味这家新兴的国产耳机公司即将登陆A股。

共达声学在公告中表示,吸收合并万魔声学实现了万魔声学整体上市,公司将形成“组件+整机+品牌”协同发展的业务格局。在此之前,共达电声面临着亏损的情况。

万魔声学承诺,在登陆A股市场之后,2019年至2021年净利润分别要达1.45亿元、2.2亿元、2.85亿元。

万魔声学成立于2013年,前身为加一联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耳机、音箱、智能声学类产品以及关键声学零部件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

公告显示, 2018年万魔声学收入9.32亿元,同比增长51%,实现净利润7599万元。万魔预计,2019年营收达到17.1亿,利润1.45亿元。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万魔声学5年销量超过6500万只。

万魔主要客户为小米、华为、京东、OPPO、努比亚(中兴)等全球知名企业打造TWS真无线耳机或解决方案。

同时万魔还拥有旗下自有品牌1MORE,覆盖有线耳机、无线耳机、游戏耳机三大细分产品线。1MORE品牌海外市场已拓展至美国等28个国家。目前也在国内覆盖了完善的销售渠道,国内外销售各占50%。

从2013年至今,万魔声学总计经历了多轮融资,相继引入小米、顺为资本、IDG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纪源资本GGV等明星资本,。2016年,周杰伦成为了万魔声学的股东。2017年,万魔声学还获得了中金、国投、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旗下-南山鸿泰等国有基金的投资。

在估值方面,随着营收及利润的增长,万魔从2016年估值16.5亿到2017年估值23亿,再到2018年估值33亿。

天风证券调研报告预计,全球耳机市场规模在2016年仅为498亿元,到2020年将达到1372亿元。

谢冠宏是万魔声学创始人和董事长,曾在富士康集团任职十年,是最年轻的事业群级总经理,主导过Apple iPod、Amazon Kindle等知名消费电子的设计生产。在之前的创业过程中,他还作为美格科技联合创始人带领公司实现了上市。

公告显示,得益于自主品牌42.36%的产品毛利率,作为一家耳机ODM业务为主的公司,万魔声学的综合毛利率仍达到了27.88%。而作为OEM/ODM为主的公司,富士康旗下的工业富联的毛利率仅为8.64%,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这家国产耳机公司的掌舵人谢冠宏,了解了他的上市历程,以及耳机为什么能成为一门好生意。

界面新闻:为什么万魔声学选择在A股上市?

谢冠宏:其实比较起来,在A股上市的难度和挑战比港股和美股上市要大更多。我们认为A股上市的法规和财务健全等要求方面更严格,能让公司走得更好,这也能体现我们优良经营的结果。

其次,因为我们在中国遇到很多好的投资者,政府对我们支持非常好。在中国上市,最合乎回馈社会的一个方向,这对市盈率也有很多帮助。

界面新闻:从主要是美元基金的投资,到过去一段时间有国有资本进来,为什么有这个转变?

谢冠宏:近两三年,国内大的产业基金、国资背景的基金很多都来考察我们,他们对公司业务发展评价都还蛮健康的,所以最后国内的大基金带来资金支持。

他们认为我们是少数能到国外竞争的国产耳机品牌,因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耳机品牌几乎被海外品牌霸占,比如索尼、森海塞尔,Beats、Boss等。

另外,国资认为我们是注重社会良心的企业,我们做的产品即使在中国,都是用欧盟无毒标准,完全没有放松过任何细节。

最后,我们生产制造的订单也安排在湖南省国家级贫困县-炎陵县,湖南当地政府对我们的评价就是“山沟里面做高科技,在革命老区做扶贫。 ”

界面新闻:你觉得上市对万魔来说意味着什么?

谢冠宏:万魔有“产品、行销”两把斧头,像一只螃蟹,钳子很大,其他部分都很小。我们是轻资产的企业,扁平化管理,组织效率比较高,人员很精简。现在的员工也只有240多人,例如人力资源前几年只有1个。公司大部分是研发、销售、设计人员。

所以上市对我来讲,就只是上市,是我们企业进入健康经营的阶段。我们每个进入公司的高管都是时间很久的,而且上市后对股票的锁定期也很长,所以我们不是追求财务上短期获益。

我们公司一向也没缺过钱,前几年都没有申请过银行贷款,他们说所谓的借壳,其实我们都是稀释股权增资,拿现金去投入,所以我们自己对金钱游戏,不热心也不专业。

我曾经带领过一家公司上市,叫美格科技,做彩色显示器的。当时上市之后,突然变成一个财务管理公司,每一个人都只重视财务数字,打官腔,每个人都膨胀起来,认为自己已经很伟大了,结果在短时间内公司就被其他公司收购。所以上市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需要警醒的,上市后依然保持创业心态,维持在技术与行销的优势。

界面新闻:外界有人质疑万魔的33.6亿估值偏高?你怎么看这个说法?

谢冠宏:我们这种科技公司一定是轻资产的,所以连车都没买过,都是租的,所以看净资产是完全不对的角度,评估法不一样。

万魔一个品牌做到二十八个国家地区,产品全球都得到36项音频和设计大奖,然后得到国际上的认同,这样的品牌本身就很有价值。在我心目中,我的品牌价值可能就应该不止这个价钱。

我认为万魔被低估了,在生态链公司里面,好多优秀公司很早就估10亿美元,但同期我们只给自己估值1.07亿美金。我不敢说我跟他们比起来是比较强大的,但我起码是稳健的。

我估值保守一点,我的股东一路都是赚钱。很多人认为我吃亏了,我觉得我承诺的一定办到,估值要跟你的盈利和收入成正比才好。像我最近这次增资,才花一个半月就完成了,所以我一直没有资金困难。

客户结构方面,现在小米、华为、OPPO等都是我重要的ODM客户,他们也都在手机行业里面一直增长,这也伴随了我们的成长。

产品结构方面,也一直进化。产品从原来有线耳机为主,转换成无线耳机,又转换成真无线TWS耳机为主。2019年我们会进入做智能声学为主,未来主要专注在“智能穿戴、智能家居、智能车载、智能健康”方向。

最后是我们的技术,声学部分从主观声学到客观声学,我们招了一堆声学专家,艺术家、听力学家,基础打得很深,技术门槛还是相当高。国内这么多声学公司,能去国外对抗并拿奖回来的,基本上很少。

换句话说,我是一个耳机行业里面的“Nike”等级公司,不是福建某家鞋子代工厂,所以我们认为这30多亿是被低估了。

但是我接受,因为保守估值可以保护投资人,还有尊重专业,不过这样的估值在我心里,是个小小的遗憾。

换句话说,我是一个耳机里面做Nike等级公司,但别人把我当做福建某家鞋子代工厂。所以我们认为这30多亿是被低估了。由于要保护投资人,还有尊重专业,A股的估值体系可能对传统制造业的公司就偏低,不过在我心里,是个小小的遗憾。

界面新闻:你如何看待外界说你们是“借壳上市”?

谢冠宏:万魔声学收购共达不是借壳,而是帮助共达纾困维稳和音频产业的整合,而非杠杆资本运作的借壳上市。我们都是用稀释公司股权融资款收购共达,参与者均是知名和国资背景的大基金担任战略投资人。

另外,万魔声学先把共达原来所有的对外负债担保清理完毕,并在收购后第一年扭亏,保证共达新旧客户稳定维护,还被山东政府授予“功勋企业家“称号。

所以此次收购行为是产业整合,避免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的疑虑。另外是把优质资产(万魔)装入上市公司,如果万魔单独上市对其股东的股权稀释会更少,股东获利益更大。

界面新闻:万魔声学是一家深圳的公司,为什么会找到一家山东的公司做股权合作?

谢冠宏:是他们找的我,华芯资本说共达电声公司历史悠久,但经营状况不好,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他们认为我是同一个行业的高手,只有我才能救得起来,是对社会的回馈。

界面新闻:这两家公司如何融合?

谢冠宏:第一个策略就是先稳住所有共达电声的好客户,不管是奥迪、苹果、华为,这些客户都非常有价值,我要把这些客户都做稳。

第二个是寻求团队融合。尽量让人能够到集团里面去发挥,所以现在连深圳都有好多是山东来的,他们表现都很好。

第三个财务维稳,我们要帮忙还债,所以现在银行跟往来已经非常正常,非常放心。

界面新闻:万魔声学早期算是小米生态链,你们如何吸引到华为、华硕这一类的新客户?

谢冠宏:很多创新科技,许多公司不敢用,我们就自己品牌当小白鼠就先去做,成功了之后,客人一看这好像不错,他们就愿意跟你合作。

原来ODM在做99块人民币为主的产品的时候,我们出去海外自有品牌打99块美金到199美金,我们在国外得奖的都是单价99美金、199美金的产品。ODM客户看到国际上还可以打那么高的价格,他们就愿意合作,另外我们的专利积累还能让客户的产品出海。

客人的思维很简单,你东西设计得漂亮,质量特别好,又不贵,而且对客户的知识产权及商业机密都充分保护,答应的事情都能做到,不管你是什么生态链,人家都愿意跟你合作。

界面新闻:为什么万魔声学的综合毛利率可以接近30%,这在许多手机ODM公司中都不可能实现。

谢冠宏:音频门槛可高可低,做一个十块钱的山寨耳机,当然门槛不高,但是要做一个外形好、声音好、还有声学技术的门槛是非常高。要调个音全世界都说你好,是不容易的。

所以我们最初做ODM的时候,有个原则,坚决不做数量大的手机盒子里内置的配件耳机,一定要做的是独立销售的产品,我们跟手机行业并不是强相关,买耳机的人,并不一定会去买手机。另外我们连声学元器件,算法都是自己研发。技术实力上,本身有着比较多的溢价。所以我们耳机客单价相对高。

其次我们合伙人有的是富士康出身,在供应链上有非常高的效率,以及公司的内部的运作效率上,都节约了不少的成本。

界面新闻:ODM的应收账款时间比较长,你们如何管控存货和流动资金?很多手机公司的供应商都曾遇过这样的问题?

谢冠宏:第一个我们的付款条件都还蛮好的。第二个是我们反应速度很快。我们绝不会,这个东西卖不好,过了半年我们或供应商才知道。

手机是6个月备货期,我们就短很多,只需要2-3个月。 比如最近的一个大客户,我们只备了每月10万的货量,但因为卖得好要备货量增加四倍,而我们两三个月迅速就达到了这样的产能。另外我们的所有零配件都不依赖国外,从传感器到声学配件、芯片、算法等。如果其他公司要扩产,光开模具、招募工人都需要6个月。

界面新闻:万魔并入A股后,公司整体发展策略是战略是什么?

谢冠宏:现在两家公司已经融合了。接下来,我会把核心技术和关键零组件打的更深,现在光算法我们就有三个团队:半导体射频和与天线、软件、机构都不断加码,打基础。然后在智能声学技术的基础上,我们要做智能穿戴,智能家居,智能汽车,智能健康。我们未来的策略还是会专注声学,我们对现在的客户群很满意,我们会尽力和他们一起打造音频爆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股 林腾 tws gic ggv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