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谁是2018年石油界“打工皇帝”?

原标题:谁是2018年石油界“打工皇帝”?

作者: 蒙苏

来源: 石油圈(ID:oilsns)

石油行业CEO年薪一直走在各行前列,即使前些年在油价低迷的艰难时刻,大佬们的薪酬也能秒杀许多行业。2018年行业回暖,石油公司实现了利润增长,一扫前些年低油价带来的亏损。CEO们2018年拿到相应的收入了吗?他们的薪水涨落或许能从一个侧面反应行业的现状与未来趋势。

壳牌CEO:薪酬增加一倍多

壳牌首席执行官Ben van Beurden的薪酬在2018年增加了一倍多,达到了2010万欧元(约合2240万美元)。其中包括153万欧元的基本工资和福利以及300万欧元的年度奖金。价值32000欧元的福利包括汽车补贴,家庭和办公室之间的交通,配偶旅行和医疗保险。不过,最大一笔来自2016年的长期激励计划,该计划支付了1520万欧元。

这已经是壳牌首席执行官的薪酬第二次累计超过1500万欧元。2017年,Van Beurden的薪酬是其富时100指数的首席执行官平均薪酬的三倍,是壳牌英国员工平均薪酬的143倍。

薪酬中心负责人Luke Hildyard 表示,这些高薪支出表明公司治理模式存在缺陷,并且扭曲了企业文化。股东们也反对壳牌CEO的高薪。2017年,超过四分之一的投资者投票反对Van Beurden当年890万欧元的薪酬方案。

道达尔CEO:石油巨头老板中薪酬最低

法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道达尔董事会提议2018年为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e支付310万欧元(约合355万美元),而2017年为380万欧元。文件显示,总薪酬包括140万欧元的固定薪酬,与2017年相同,年度可变薪酬为172万,而2017年为240万,其他福利为69,000欧元。

尽管公司2018年全年利润增长28%,达到136亿美元,但由于严格执行规则,CEO Patrick Pouyanne在2018年的现金薪酬减少了17%。

Pouyanne经常打趣说,他是全球石油巨头老板中薪酬最低的人。

BP CEO:薪酬小幅下滑

尽管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利润翻了一番,但BP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的薪酬从2017年的1510万美元下滑至2018年的1470万美元。

这位63岁的老人在墨西哥湾泄漏事件发生后不久掌舵,近年来该公司产量大幅增加。尽管如此,Dudley的工资仍然受到投资者越来越多的关注,尤其是在2014年油价暴跌之后。

在大多数股东的反对下,Dudley 2016年薪酬减少了40%。由于BP在此期间的股票价值发生变化,他2017年的薪酬从先前报告的1340万美元上调至1510万美元。该公司在2018年度报告中表示,2018年一揽子计划的减少是年度奖金和养老金减少的结果,部分抵消了该公司股价上涨的影响。

埃克森美孚CEO:薪金提升 总收入下降

据salary.com显示,作为埃克森美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D. W. Woods 的总薪酬为1580万美元。其中140万美元为薪金,246.4万美元为奖金,0美元股票期权,1164.8万美元为股票,28.8万美元为其他类型的薪酬。这些信息是根据2018财年提交的委托书得出的。

据路透社报道,D. W. Woods 2017年的薪酬是1750万美元,其中薪金120万美元,奖金180万美元。2017年也是他上任CEO第一年。由于原油价格上涨以及该公司在巴西、美国和圭亚那的主要扩张, 2017年埃克森美孚的利润增长了一倍以上。

雪佛龙CEO:上任首年薪酬大增

据salary.com显示,雪佛龙公司2018年初上任的首席执行官MK Wirth去年年薪为1941万美元。其中146.8万美元为薪金,360万美元为奖金,331.2万美元为股票期权,1010万美元为股票,92.7万美元为其他类型的补偿。这些信息是根据2018财年提交的委托书得出的。

据外媒显示,雪佛龙上一任CEO John Watson2017年的总收入是2180万美元。MK Wirth在上任CEO之前,2017年的薪酬为1170万美元。

康菲/阿纳达科/西方石油CEO:年薪不逊色五巨头

受美国二叠纪盆地活跃发展和页岩油繁荣的影响,美国本土石油公司2018年作业繁忙,钻机数量在下半年达到峰值,产量大幅增高。这让多数美国油气生产企业都拿出了漂亮的财报,CEO们也拿到不错的收入。

康菲石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R. M. Lance2018年总薪酬为1794.7万美元。其中170万美元为薪金,486.8万美元为奖金,0美元为股票期权,1100万美元为股票。阿纳达科董事长兼CEO R. A. Walker,2018年总薪酬为1516.8万美元。而刚刚在阿纳达科收购大战中取得胜利的西方石油公司总裁兼CEO——铁娘子Vicki A. Hollub,2018年总薪酬为1410.5万美元。

传统油服CEO:收入直降 挑战巨大

作为斯伦贝谢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Paal Kibsgaard的总薪酬为1518.5万美元,这个数字明显低于他2017年1840万美元的收入。

哈里伯顿CEO Jeffrey A. Miller在2017年以2300万美元雄踞行业CEO收入的榜首,不但超越了斯伦贝谢,还把壳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巨头公司都远远甩在后方。但在2018年,他的薪酬下降至1695万美元。

这两个数字在业界横向比较尽管并不算低,但自从今年威德福宣布申请破产重组,三大油服都尽显疲态,尤其为首的斯伦贝谢在一季度财报中下滑严重,并接连传出卖掉中东钻井资产、关停基地以及裁员的消息。不禁让人感叹传统油服的命运和CEO面临的巨大挑战。

三桶油“一把手”:年薪国资委核定

作为央企一把手,三桶油老总的年薪就“平民范儿”很多。2018年最后一个月,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家分别在其官网晒出各自领导班子成员2017年年薪:

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税前薪酬72.42万元人民币,另外2015年度为央企负责人第四任期经营业绩考核最后一年,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实施任期激励,王宜林2015年度任期激励收入12.51万元;

中石化董事长戴厚良税前薪酬74.5万元人民币,2015年度任期激励收入16.6万元;

中海油董事长杨华税前薪酬为74.88万元人民币,2015年度任期激励收入18.55万元。

与其他央企领导人一样,三桶油一把手年薪均由国务院国资委核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石油圈 woods 圭亚 雪佛龙公司 watson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