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诗词曲赋话文房四宝之砚

原标题:诗词曲赋话文房四宝之砚

中国文人书房里常备有四件文具——笔、纸、墨、砚,合称文房四宝。磨润色先生之腹,作为与毛笔和墨配合使用的工具,很古的时候就有了。 从古至今,砚台深受历代历朝文人雅士喜爱,被收藏家视为珍品。赏砚、赠砚、蓄砚、制砚的奇闻趣事,流传不衰,脍炙人口。

苏东坡平生爱好文房四宝,对砚台爱好有加,作诗铭曰:“残璋断璧泽而黝,治为书砚美无有。至珍惊世初莫售,黑眉黄眼争妍陋。苏子一见名凤味,坐令龙尾羞牛后。”查其文集,一生作铭69篇,其中砚铭就有29篇之多, 砚君若砚台奴似墨,不离不弃从君侧。墨方残悴砚依然,惟愿君心留一刻。案头边上傍,笔墨是同乡。传世无我影,研磨雅堂香。

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赏一方砚,知一段史。正所谓,武夫宝剑,文人宝砚。“文人之有砚,犹美人之有镜也,一生之中最相亲傍。”历朝历代都有诗词曲赋赞许,宋 ·王安石《相州古瓦砚》:“吹尽西陵歌舞尘,当时屋瓦始称珍。甄陶往往成今手,尚托声名动世人”。宋 ·方回《惜砚中花》:“花担移来锦绣丛,小窗瓶水浸春风。朝来不忍轻磨墨,落砚香粘数点红”。

携一缕清风,袖手千年。踩着古韵悠悠的诗词,笙歌墨咏话石砚。《 酒泉子· 砚之宝》:“坚润研芳,心绪流连池里。事端生,风乍起,也因郎。退回文案无人缺,得闲情意惬。捧方圆,君已歇,梦时常。”

书香,墨趣,砚韵。高情雅趣类,与文人、美人、读书、温馨、浪漫、风雅有关的石砚。近代田遨先生《浣溪沙·和鉴老残砚》词曰:“谁向端州截紫云。家藏片石有残纹。墨痕水渍气氤氲。阅世石能开鸲眼,临池笔欲戏鸿群。劫余文物永流芬”。风流未惯隐名山,故与骚人结翰缘。 研墨润毫多乐趣,爱观纸上走云烟。

拂看五千年的历史长廊:隔世恍惚中,走过秦时明月,汉时城关,穿过魏晋遗风。一蓑烟雨任平生,融了世俗的尘埃,纵横阡陌的心事,明灭闪现。将缱绻的旧事伴着月色的辉映,肆意泼墨写意着相聚的渴望。屏障起尘埃飞扬的俗世,掬着天河之水,细磨一纸砚香。《浣溪沙·藏砚》:“玉质苍凉濯墨莹,一方极品裹红绫,身无所用冷如冰。简朴石工侪辈杵,豪华门第胤孙盯。庸才启梦价连城”。

歙砚产于古徽州婺源龙尾山,尤以老坑石为最佳。宋代大书法家米芾曾得一方长约尺余的歙砚,砚上刻有36座山峰,中琢成砚池,诗曰:“千雕万刻婺坑奇,卅六峰峦拥墨池。弱水乌山出龙尾,眉纹金晕赛琉璃。一湖黛色描烟雨,满腹经纶酿雅诗。案上春秋铭史迹,研磨浓淡润情思”。佚名·砚诗:“胸藏辞墨卧幽窗,借笔抒情乘夜朗。咏絮才思高一等,萦香钰体绕千肠。 一池水韵初成赋,万卷诗书已作章。世代珠玑出此处,只因四宝聚文房”。如玉润绵绵,澹泊方寸间。辗转多蹉跎,墨香鉴文苑。

文房四宝书香氤,丹青雅韵纵万情。翰墨书香留兴意怀,大江东去浪淘沙,墨宝兴亮剑,品律听声吟。诗作赋填,文房四宝竞风流敲韵推篇。一曲《行香子· 梅之砚》让人难忘:“ 冷蕊吹箫,暗香逸飘。西湖畔,一宇天娇。雪中倩影,美不轻佻。看神之韵,骨之傲,品之超。百卉妖娆,唯我疏骄。风云聚,何说空寥。古今骚客,重墨轻毫。慕林中鹤,樽中酒,玉中雕。”

信是娲皇补天物,遥随圣匠紫云珂。“端歙澄泥汉代砖,研情磨性养心田。休言小砚汪中浅,洒写胸襟海阔天”。填一阕阕相思词,欲将遗恨,写入婉约的旧章中。兀的不是文房四宝?你这先生自揣做的好,写的好便写,不然,你莫写,省得人笑你痴呆。“书字梦魂牵,师尊赠砚田。羊毫留手迹,秋水著文篇”。

超然物外,自得其乐,提杯把盏,在暮落黄昏、在金风玉露的夜色中,抿思在晓风残月里。笔,多少烽烟从此起? 弹指间,战火千万里。墨,入我笔下成五岳,五岳高,雁飞不得过。纸, 留住梦中的唯一,人生如白驹过短隙。砚,岁月消磨成眷恋。得心应手有“笔,书写千年黑墨香,纯情竹管换新装。舒筋活血龙蛇动,蘸水挥毫手腕狂。不管春秋常兴奋,愿随天地不思量。平凡造就幽思句,卷卷诗文万古扬”。

砚台,对于现代人而言,已经陌生成了爷爷书架上的一块方石头。砚为文房四宝之一,其材质坚固,难于损坏,存留千古却亦如初。“传万世而不朽,留千古而永存”。以笔蘸墨写字,笔、墨、砚三者密不可分。四大墨宝缘, 南方爱端砚。 笔墨纸轻点, 砥砺文字延。石方载水水不流,空有虚名难行舟。池浅乾坤沉日月,慧香墨雾染春秋。诗曰:“风花雪月展旗风,春夏秋冬纸笔从。老死胸腔生墨水,无闻默语乐其中”。(姚老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磨润色 黑眉黄眼 苏子一 相州古瓦砚 甄陶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