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这些谷物你见过几种?

原标题: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这些谷物你见过几种?

含能量和营养的谷物,是七十多亿地球人类不可或缺的食粮。无论是远古还是今天,无论是平原还是山地,谷穗累累的田地都象征着丰饶和希望。在超过一万年的农耕岁月中,在世界每一块大陆的田野上,勤劳的农人们不断发现和培育着种类繁多的谷物。许多极具地域特色的谷物种类,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少有人知,却用独一无二的滋味充实着千百万人的一日三餐。

古老亚洲的“珍珠”:薏米

形如水滴的薏苡种子(图源:naturalpedia)

年复一年,薏苡在亚洲温暖地区的山间田地中岁岁枯荣。这种禾本科植物高大繁茂,结出的种子形如光滑的水滴形串珠,因其坚硬的白色胚乳神似大米而被称为薏米。由于富含蛋白质和膳食纤维,口感筋道的薏米还有着“世界禾本科植物之王”的响亮噱头。

外形圆润的薏米可以充当主食,也用于制作甜食、汤羹或是酿造谷物酒类。在讲究天人合一的传统中国饮食中,薏米还被视为祛除湿热的食养妙品。有着特殊外形和光泽的薏苡种子,在西方有着“约伯的眼泪”的别名,东方的人们则把它们视为一种菩提珠子,薏苡种子也因此成为用来制作装饰珠串的奇妙谷物。

五大湖区的财富:野米

黑褐色的北美野生菰米(图源:维基百科)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又名雕胡的菰米,是禾本科植物菰的种子,一度贵为中国主要粮食作物“六谷”之一。感染真菌之后,菰的茎杆会生长得十分膨大,变身为名为茭白的美味蔬菜。从唐宋时期开始,中国的农人渐渐不再重视菰米,脆嫩清甜的茭白成为种植菰的唯一目的。

然而,菰米的谷物身份并没有就此终结。从史前时代开始,北美五大湖区的印第安人,就会划着小舟穿行于水畔的野菰丛,采集自然成熟的野生菰米充实粮仓。最近几十年来,这种细长的黑褐色谷物更是身价百倍,在健康食谱中牢牢占据了一席之地,并以北美野米的商品名称来到了中国菰米的故乡。

南亚西非的奉献:珍珠粟

繁茂的珍珠粟田地。(图源:world-crops)

一些种籽细小的谷物种类,常被人们统称为“粟”或者”谷子”。这些谷物可能亲缘关系甚远,却都有着不畏干旱贫瘠的惊人生命力。高粱和小米,是中国粟类谷物的代表。有着蜡烛状谷穗的珍珠粟,却是世界范围内种植最为广泛的粟类。

在南亚和西非的一些地方,珍珠粟的种植历史长达五千年以上。这种貌不惊人的禾本科植物,能够适应严酷的高温和干旱,顽强地结出一穗穗细小饱满的粟粒。在如今的印度和非洲,珍珠粟的种植面积约为26万平方千米,大约奉献了全世界一半的粟类谷物产量。虽然在产地之外几乎默默无闻,珍珠粟却养育了干旱地区的无数贫苦家庭。

日出之国的传承:紫穗稗

又名日本粟的紫穗稗(图源:markblomster)

一万年前的长江流域,我们的先辈曾经把稗子当作主食之一。随着稻作的兴起,稗子渐渐沦为稻田中令人讨厌的杂草。不过,在亚洲其他的一些地方,稗子在很长时间里依然扮演着重要谷物的角色。

在中国的近邻日本,又名日本粟的紫穗稗有着长久的种植传统。即便到了明治维新时期,能够适应贫瘠土壤和恶劣气候的稗子,还是日本各地和水稻分庭抗礼的主粮,在饥荒的年份更是底层人民的救命食物。富裕和繁荣延续多年之后,口感不佳的稗子饭和稗子面才日益式微。然而,随着人们开始追求天然食物,长久以来象征贫困卑微的紫穗稗,又摇身一变成为有着特别文化含义的高端杂粮。

萨赫勒荒原的馈赠:福尼奥

福尼奥谷穗(图源:roadsandkingdoms)

横贯非洲的萨赫勒地带,是地球上最荒凉贫瘠的地区之一。灼热干旱的萨赫勒荒原几乎不适合任何农作物生长,两种纤弱的禾本科马唐草属植物却是少见的例外。它们慷慨馈赠的白福尼奥米和黑福尼奥米,能为这片不毛之地带来奇迹般的丰收。

历经数千年的探索,萨赫勒西部地区的当地居民,学会了利用短暂的降雨季节种植福尼奥米。这些作物能在六到八周的时间里迅速成熟,结出细小而营养丰富的谷物。每年收获的数十万吨福尼奥米,保证了数百万西非居民的生存必需,成为他们战胜干旱和饥饿的唯一保障。当地的多贡人是如此依赖福尼奥,以至于坚信福尼奥种子就是整个宇宙的本源。

埃塞俄比亚的瑰宝:苔麸

收获微小苔麸谷粒的当地居民(图源:NYTimes)

东非的埃塞俄比亚高原,曾经孕育了一个灿烂的文明古国,养育了这一文明的却是一种微小的谷物。植物名为埃塞俄比亚画眉草的苔麸,有着地球上最为轻盈的谷粒,1000粒苔麸种籽的重量还不到半克,以至于“苔麸”的原意就是“容易丢失。”

尽管苔麸的谷粒小如微尘,却含有丰富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微量元素,是当地居民

几千年来最重要的食物来源。从海滨到高原,苔麸都能够茁壮成长,一直是埃塞俄比亚的主要粮食作物,近年来还被列为不得随意出口的战略物资。苔麸磨粉制作的“英吉拉”薄饼,既是一种享誉世界的特色美食,也是埃塞俄比亚饮食乃至国家的重要象征。

阿兹特克的味道:谷粒苋

千穗谷是出产谷粒苋的苋科物种之一(图源:naturalfoodseries)

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谷物指的是禾本科的植物的种子。不过,以荞麦为代表的一些植物,其种子有着类似于禾本科谷粒的外观和营养,因此也被视为广义的谷物或者“伪谷物”。苋菜在中国是一种美味的春夏蔬菜,它们的美洲远亲却是产出伪谷物的重要作物。

老鸦谷、尾穗苋、千穗谷……中美洲的阿兹特克人,曾经培育出种类繁多的苋科作物。这些植物有着茂盛的紫红色花穗,深藏其中的细小籽粒也呈现紫红色。这种色彩漂亮的伪谷物营养丰富,不仅是阿兹特克人的主粮,还被用来制作混合了蜜糖、可可的美味爆米花。历经历史的沧桑变幻,谷粒苋在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它们的清香就是永恒的中美洲味道。

印加帝国的密藏:藜麦

依照品种的不同,藜麦谷粒有三种常见的色彩。(图源:huffpost)

曾经辉煌一时的南美印加帝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原之国。大多数印加古城和农田,都位于海拔数千米的安第斯群山之上。如此独特的印加农耕文明,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种奇特的粮食作物,那就是曾经帮助印加武士缔造强盛帝国,今天又被人们誉为“超级谷物”的藜麦。

出身于苋科藜亚科的藜麦,是一种能够长到三米高的草本植物。藜麦非常适应高寒气候,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顽强的它们也能结出繁多而饱满的谷穗。绝无仅有的水土和气候,造就了藜麦种子神奇的营养成分。它们能为人们提供充足的热量,还含有人体必需的所有氨基酸种类,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最完美谷物之一。联合国大会因此宣布2013年为“国际藜麦年”,以此彰显藜麦在保障粮食安全和营养健康方面的独特作用。

些古老而稀有的谷物,从来不曾被它们的故乡遗忘,代表了农业生物多样性最具活力的一部分。然而,在现代农业大潮的席卷之下,我们的粮食来源正在变得单调乏味。过去的100年中,90%的农作物品种已经从农田中消失,许多历史悠久的特色谷物同样处境堪忧。有鉴于此,联合国确定的2019年5月22日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主题,就是“我们的生物多样性,我们的食物,我们的健康”。但愿多姿多彩的谷物芳香,能够永远洋溢在我们的田野和餐桌之上。

作者:秦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跪进雕胡饭 六谷 五大湖区 crops 稗子饭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